安静摸鱼不声不响

wink k赫 羽七

有中生无(一)

有中生无(一)

wink组,相依为病的售后狗血狗血,迟钝炸毛攻X腹黑温润受,应该不,也不会太长。大家九月快乐!


邬童曾经认真考虑过自己和尹柯的关系,一共有三次大的危机,一次是初三毕业之前因为尹柯不做解释就消失的一干二净;一次是高考后自己要出国前夕,尹柯突然冷漠让人招架不住;还有一次就是现在这种迎面走来视而不见碰头说话听而不闻的局面。tell me why可以吗???


邬小总抖着腿捧着脸认真思考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这个别扭是有周期的?之前隔了三年,现在隔了九年,那下一次要隔多久。


秘书小哥进来送咖啡,看了眼邬童犹犹豫豫的发问,“您是不是又惹尹先生生气了?”


尼玛真不知道这些到底是谁的秘书,邬童冷眼看人,尹柯的办公室在下一层好吗?一天天的有点风吹草动就去跟尹柯打报告,该说的不说不该说的瞎说,怎么不去告诉尹柯我已经好几天不吃维生素了搞不好尹柯还能上楼来说我两句,不过毕竟尹柯说对待员工要如同春风般和煦要耐心为员工答疑,所以邬童嘴角挂上和善的微笑,指着门口语气活泼,“没有,滚。”


打发走了秘书邬童继续思考,他和尹柯合开了两家公司,两个毛头小伙子凭借一腔热血加贵人相助白手起家生生从一开始只有一个出租屋当据点弄得跟个黑窝点一样到在市中心里上下包了两层写字楼。


公司见邬童都喊邬总,喊尹柯是尹先生。邬童曾经纳闷过为什么是这么个称呼,前台小妹捧着脸花痴道,“因为尹先生好气质啊,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特别不像商人而是像温文尔雅的教书先生,就民国时期,会撑着油纸伞的那种。”邬童当时就翻了个白眼,不过没人在意就是了,邬总脾气不好使人尽皆知的,就像尹柯脾气好也是人尽皆知的一样。


不过前台小妹有一点倒是没说错,如果不是邬童,尹柯本来的人生角色就应该是大学教授,在三尺讲台上教书育人而不是在商场谈判桌上尔虞我诈勾心斗角。


邬童大学毕业以后拖着尹柯一起创业,蒋老师本来对尹柯不好好读研跑去创业就心生不满,看到合作对象是邬童更是一口气没顺上来,卡的翻了好几个白眼。


那时他俩可以算是爹不疼娘不爱,老邬总不给邬童一点经济支持美名其曰历练,而蒋老师恨不得倒贴钱让尹柯回去读书离邬童远点,只有尹老师隔三差五用自己攒的私房钱贴补贴补两个孩子,起到的作用也就是改善改善伙食,还要瞒着蒋老师。那段时间尹老师的啤酒肚日益消瘦。


后来邬童赚了第一桶金,带着尹柯回去看尹家二老,尹叔叔热热情情做了一桌好菜,蒋老师夹枪带棒冷嘲热讽指桑骂魁管他是不是亲生的儿子都讽刺的一视同仁,弄得俩人最后灰头土脸的出了门。


“尹柯,蒋老师是不是讨厌我讨厌到极限了?”


“没事,她以后会更烦你。”邬童还记得那天尹柯伸手揉了揉自己脑袋,笑的倒是很漂亮。


所以那么困难那么波折的岁月都一起过来了,现在是闹哪样?好兄弟之间为什么会有隔夜仇?想了一圈又一圈的邬童觉得自己完全没有做错,所以雄赳赳气昂昂的杀到尹柯办公室,一脸理直气壮要说法的模样和当年高二把尹柯堵角落里问为什么不参加棒球队训练如出一辙。


所以两人共同好友班小松曾经发过感叹,时光啊,你到底带走了些啥。为什么邬童还是幼稚的一比。


而此时尹柯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人也在心里默默吐槽,邬童长得精致,一双眼睛本来就大,桃花眼又含情脉脉,这双眼睛就算刻意瞪大以示生气都带了点撒娇的意思,有一次尹柯和秘书这么说,一抬头却看见秘书笑的一脸看破红尘的模样,“尹先生,你开心就好,真的。”


邬总生气瞪眼时人挡杀人佛挡杀佛三十六路神仙来了也做过客旁观的气势您是怎么理解成撒娇的?秘书真心实意的困惑了。


“尹柯,你到底怎么了?你说有什么话不能直说?这么多年了你还是只会说我没事,小骗子。”


尹柯看邬童气鼓鼓的模样本来要出口的话生生的咽了回去,摘了眼镜揉了揉眉心满脸都写着心累,“小骗子你个头,我今年都28了。”


“也知道自己28了?遇上事情还跟小朋友一样只靠不说话解决。”邬童起身绕到尹柯身后给他揉太阳穴,两人刚创业的时候,尹柯经常熬夜看文件学政策,久而久之落了个头疼的毛病,邬童急的跳脚也没什么办法,后来不知打哪打听了个老中医,自己跟老中医学了套按摩方法,然后回来美滋滋的给尹柯按摩,邬童的手有点肉,老人说这是聚财的手,那段时间邬童每次这么给尹柯按摩都会说这话,然后再加一句,“会好的,尹柯,我们能赢。”


尹柯不说话,只是笑笑,他当然相信邬童,从以前的球场就是,到现在也是。


今天邬童肉爪爪一按上来,尹柯心里本来预备好的万字嘲讽散了大半,他仰头看着邬童,邬童也低头看着他一个没忍住露出两个小虎牙,这傻子,尹柯也没忍住笑了。


“最近没什么事,就是我妈说了我几句”尹柯调整好姿势开了口,邬童一听就放心了,以蒋老师的功力是很容易让尹柯这么不开心的,尹柯转着手里的眼镜转了一圈又一圈,最后邬童看不下去了把眼镜从尹柯手里解救出来,没了眼镜尹柯看人带了点朦胧感,邬童觉得这样的尹柯看起来要顺眼多了,他把眼镜给尹柯戴上的时候听到尹柯问了一句,“邬童,你要追刘艳芳是认真的吗?”


眼镜戴上去的那一瞬间,尹柯看清了邬童的笑脸,笑的带点羞涩但却是真心实意的,“当然啦,我还想跟你讨论讨论怎么追她呢。”


“哦。”尹柯扯了扯嘴角,看向别处。以前觉得飞鸟与鱼的故事矫情得让人遍体生寒,而今天自己也经历这种心情才觉得文字苍白,所描述出来的难过不及现实苍凉的万分之一。


“邬童。”尹柯听到自己的声音一字一句的,“你丫傻到家了,这个我真帮不了你,你想都别想。”


邬童跟刘艳芳的相遇其实是个不大不小的意外,邬童车坏了随便跑了家奶茶店门口躲雨等尹柯来接他,淋的落汤鸡一样在人门口来回跳脚,刚想回身进店待会店铺门突然就开了撞了邬童脑门,疼的邬童嗷呜一声蹲下去。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先生我只想让你进来躲雨,真是不好意思。”邬童疼的龇牙咧嘴本来要火山爆发结果一抬头对上一双琥珀色眸子,满是焦急歉意,被他看久了,女孩面上耳尖带了点红。邬童愣了愣,不经大脑脱口而出,“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从奶茶店出来的一对小情侣回头看邬童笑,都什么年代了还用这种搭讪方式,邬童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女孩眨了眨眼,不好意思冲他一笑,露出两个小小的梨涡,轻轻嗯了一声,邬童也不自觉笑了起来,尹柯来的时候就看见这么个局面,尹柯皱了皱眉没多想,拉起邬童跟人女孩道了谢就走了。


上了车以后坐在副驾驶邬童还懵懵懂懂了好一会开口,“尹柯,五分钟内,我要那个女孩全部资料。”


一声刺耳的刹车后尹柯把车停在路边,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邬童,事实证明邬总第一次行驶霸总特权就是差点让尹柯赶下车,只是尹柯自己都没想到,邬童真的上了心,每天都过来和他悄声讨论那个叫刘艳芳的女孩如何如何,还要环顾四周一副怕被别人听了去的模样。


尹柯最近对付完全进入情窦初开模式邬童连敷衍都懒得敷衍,能鼻音搭话绝不开口,所以邬童才会觉得他闹别扭。


我有什么可以闹别扭的资格,邬童几分钟前怒气冲冲从尹柯办公室出去了,留尹柯站在落地窗前笑的甚至有点想哭。


其实邬童真的不会追人,找尹柯帮忙也是真心实意的,邬童一直很萝莉的想最大的秘密要和最好的朋友分享所以他马上就告诉了尹柯自己有喜欢的人了,而尹柯当时就黑了的脸色不在邬童的考虑范围之内,邬童一腔热血在尹柯那遭遇了一盆冷水,自然是非常忿忿不平,没他我还办不成事情了吗!


邬童坐办公室里和自己较劲,从那天开始,邬童公司多了个福利,每个员工每天一杯奶茶。对此邬总语重心长的解释是,每天一杯奶,强壮公司人,每天一杯茶,苗条又健康。回应他的是一排排飞过的乌鸦以及尹柯很有气势的把奶茶扔了出去,一道弧线过后正中垃圾桶。


“不好意思,我不吃甜的。”


“你骗人,我小蛋糕你都吃,奶茶你不喝?你个小骗子,哎哎哎,你回来。”


众人看着追着尹柯出去的邬童,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刚刚尹先生的脸色真的好难看啊。


“卧槽你知道尹柯都多少天没给我好脸色看了吗?”邬童坐karry对面磨叽,“甚至为了避开我他都不去食堂吃饭了,你有本事避开我,你有本事辞职别跟我在一个公司啊。”


“……”karry扶额,这得是气到什么程度才能口不择言乱立flag。


邬童和karry在美国认识的,邬童创业的第一桶金就是从karry这赚的,两人属于互相欣赏又互相嫌弃的损友,每次千智赫夸邬童的时候,karry都会觉得邬童不顺眼,而每次邬童倒了霉的时候,karry都会觉得邬童特别顺眼,尤其是这种跟尹柯有关的时候。


karry其实并不是一个好的倾听者,但是班小松是尹柯的脑残粉,邬童只能跟karry吐苦水。就在邬童唠唠叨叨同时又夹带了无数私货比如尹柯虽然不理我但是和班小松出去玩的很开心之类的终于把来龙去脉说清楚以后,karry笑了,笑的甚至有点慈祥。


“你为什么像看傻X一样看着我?”邬童咬牙,他觉得karry看自己的眼神让他很火大。


“冷静点,兄弟,有些事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karry往旁边歪头躲过了邬童砸过来的抱枕,“这件事真的是你的不对,你为什么要去找尹柯帮忙?尹柯根本就不可能帮这个忙啊。”


“为啥?”邬童想了会一脸惊悚,“卧槽他和刘艳芳不是有点什么吧。”


karry差点被刚进口的酒呛死,“你特么傻吗,尹柯喜欢男孩这事你不知道吗?”


“......”邬童一时无语,这事自己确实知道,只是一时半会儿真的没想起来。


那是邬童大一的时候,那时邬童还在美国念大学,刚认识karry不久,每天被他和千智赫闪瞎单身狗的眼,回国后第一时间找尹柯抱怨,结果吐糟着吐槽这尹柯就云淡风轻的当着邬童的面出了柜,语气非常随意,表情极其淡然。简直就像说,邬童我今天又养了一只猫仔一样,甚至都没有那个雀跃。


其实这还不算糟糕,而更糟糕的是邬童被karry那个白痴荼毒不轻,条件反射的直接蹦出了一句,“卧槽尹柯你有毛病吧你恶心不恶心。”


而尹柯一瞬间的眼神凌厉让邬童现在想想还觉得后背发凉,仿佛下一秒就能拎着自己领子把自己按到面前红汤。


邬童的世界开始海浪呼啸火山喷发星球爆炸,当理智做不了主的时候,本能就占了上风,等邬童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留下了尹柯一个人落荒而逃了。


这事特么的不怨我啊,那年的邬童在床上翻来覆去,等回家冷静一会想起自己居然扔下了尹柯后,担心懊悔战胜了那点别扭感,邬童给尹柯打了三个电话尹柯都没接,再打过去就直接关机。事情大条了,邬童开始反思,尹柯可能只是开玩笑,自己无论如何都不应该说尹柯恶心,也不能说他有病,邬童认认真真上网百度同性恋,却被各种触目惊心的治疗方法吓的直接扔了手机,想都不敢去想尹柯有可能被蒋老师送去接受那种治疗,邬童一想就觉得自己胸闷气短,绝对不能让蒋老师知道,怕她是会活活掐死尹柯。吓得邬童直接飞回了美国,大半夜哐当哐当站在karry家门口砸门,差点被打扰好事的karry一枪爆头。


“怎么了?喜欢男孩就不是你兄弟了?喜欢男孩就不能当你朋友了?”那天karry还是很好心的当了个人生导师开导了邬童一番,本打算收拾个客房给邬童住下,结果就看这小子风风火火掏出手机订了回国的机票。


“三天折腾了两趟美国,你特么家里有矿啊?”karry忍不住爆了粗口。


“你咋知道,我家好像还有个小油.田。”邬童一边穿鞋一边说被karry用抱枕打出了家门。


后来邬童就可怜巴巴在尹柯家楼下站成了一个雪人,冻得瑟瑟发抖的时候尹柯才下来,邬童都不太记得自己说什么了,毕竟当晚就成功发烧住进了尹柯家的客房,只记得那晚尹柯可能是熬夜的缘故,眼圈泛红,看起来整个人不是一般的憔悴,说了一句,“邬童,就按你说的来吧。”


所以我到底说了什么。邬童挠了挠脸把自己从回忆里扯出来,“尹柯根本不会因为这点事生气,肯定还有点别的原因。不行,我非得问出来,你说这小骗子怎么过了这么多年还这么别别扭扭的。”


karry搓了搓胳膊,“你丫真肉麻。”邬童翻了个白眼起身打算回公司找尹柯吃饭,刚站起来就被karry喊住。


“邬童,你有的时候确实又蠢又瞎,你想没想过一个问题。”karry站起来盯着邬童的眼睛,“尹柯说他喜欢男孩,那他到底是因为谁才产生了这个认知?”


TBC

 

 

好久不见啦,祝大家天天开心,拜拜啦

评论(30)

热度(376)

  1. 徵水安静摸鱼不声不响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