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摸鱼不声不响

wink k赫 羽七

大艺术家

无文笔速打,wink无可上升,流水账。 



 “尹柯,我爸让我和邢姗姗订婚。”邬童咬着后槽牙说这句话,一双桃花眼一瞬不瞬盯对面人看。


“那你怎么拒绝的?”尹柯收拾东西的手一顿,抬头问邬童,面色淡然,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你又知道我拒绝了?”邬童气不打一处来,想挂视频,又舍不得,继续看尹柯收拾东西,继续生气。


“你要没拒绝,我就不用订飞机票了。”尹柯把手机拿近了看邬童,俊脸瞬间放大吓的邬童一个后仰。


“怂货一个。”尹柯一笑挂了视频通话。轻轻松松按下关机键,不然邬童非得打电话过来咆哮。


被莫名diss的邬总在反应过来以后随手就扔出去一个枕头,打了半天电话没打通火气更大,第二天上班看得一众下属心惊胆战。


邬童很生气,他很想把尹柯从电话那头揪出来,但是揪出来该干点什么,他也不知道,他不舍得打尹柯,但是骂他的话也骂不过他,好在尹柯快回来了,邬童翻出手机看上次两人视频的截图,图很糊,比尹柯的自拍还要糊,但这是最新鲜的尹柯,邬童看了一会觉得更生气,这玩意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啊,这么大的事他要真不回来,自己就真得抽他一顿了,算起来也有两三个月没见了,见他第一面得说点什么?邬总把玩着手机,光明正大的发起了呆。这个问题要好好想想,指不定尹柯什么时候就背个包进来了。


邬童断断续续想了一天也没什么结果,尹柯手机还一直关机没动静,邬童气压低到一天都没有秘书进来给他送咖啡,看他的状态也没人敢给他安排应酬,下班就直接回了家,躺床上两个手机来回摆弄,一个查世界地图做参考,一个用来百度航班,最后得出结论就算在南极这个时间点都应该回归祖国怀抱起码手机该开机啊,邬童一扔手机气呼呼的去刷牙,刷牙的时候恶狠狠盯着镜子,见到尹柯第一面一定要抽他一顿。


洗漱完邬童继续躺床上摆弄手机,昨天就瞎想了一个晚上,今天一天又神经紧张各种脑内剧场,迷迷糊糊就睡过去了,等门铃响的跟要救火一样的时候,他正在梦里拎着尹柯领子准备要个说法。


大半夜的门铃疯狂的响,一般人估计都得害怕,但邬童什么时候走过一般路线,美梦被打断的他满腔怒火大有哪怕对面是个鬼也得把他揍到后悔不去轮回,“你他.妈有,”


病字还没说出口,就被人按在了墙上亲,尹柯挺强势的拎着邬童的领子把他亲了个爽,而除了性向以外哪哪都直男的邬总这时候想法却是,卧槽,果然梦都是反的,卧槽,这个比梦还美,卧槽,光天化夜的美人送货上门。邬童搂住尹柯的腰,觉得又细了一些,一个用力转身反客为主把人往床上带,见面第一面说些什么?君子动手不动口,别BB就是干。


尹柯一路长途跋涉看起来是不止一点累,衣服皱皱巴巴都成了梅菜干,邬童一边脱一边嫌弃,直到被尹柯踢了一脚问他那是什么表情,才又露出两个小虎牙笑的没心没肺。


“准新郎官的表情。”


一夜嗯嗯啊啊一室旖旎。


邬总临睡过去还心满意足的搂了搂怀里人,想着今晚先睡觉,毕竟一“日”之计在于晨。尹柯说过,有的吃的时候要抓紧吃,不然没得吃的时候就会饿肚子,但显然邬童并不明白整个道理,也学不会吃一堑长一智,所以当他第二天早起再一次看床铺空荡荡的时候,就觉得昨天自己是不是做了一个3D的春梦,邬童骂骂咧咧握拳打算这次一定要满世界找尹柯,这时候却感觉手上有点异样,一看却发现手上多了个戒指,邬童看了会戒指觉得艺术家品味就是不错,你看这戒指,卧槽这怎么还他妈是个女戒。


“所以你又跑,你特么跑什么跑?我能吃了你?”又一次接通视频的时候,邬童劈头盖脸一顿发火,尹柯把手机扔一边该干嘛干嘛完全不受影响,邬童甚至都怀疑他关音量了,直到他委屈巴巴问出这个问题后尹柯才给了点回应。


“废话,你可不得吃了我。”尹柯打个哈欠揉揉眼睛。


“你还走的挺利索的。”邬总脸不红气不喘的继续控诉。


“可不嘛,你技术好啊。”尹柯笑眯眯的凑近了屏幕,意料之中看到邬童一张脸瞬间爆红。


“做都做了你害羞个P啊”尹柯实在不理解邬童的脑回路,折腾他的时候不见脸红,这时候脸红的比硬的都快。就看邬童哼哼唧唧的又捂脸又玩手的最后破釜沉舟喊了句。“你等有一天我让你下不了床!”


尹柯都没来得及夸一句邬总好志气,视频就被挂断了,倒也是稀奇,邬童极少先挂电话,尹柯挑挑眉,笑的像只小狐狸。


邬童挂了电话美滋滋的在床上打滚,已经脑内把尹柯做到泪眼朦胧搂住他一口一个哥哥老公的求饶,大男子主义的虚荣心无限膨胀的时候,微信震了两下,邬童随意拿起来看了一眼,瞬间弹了起来,锁骨大腿下颔,赤果果的勾引,尹柯,你好样的。邬童捂住了鼻子默默蹭床单。


于是被安抚好了的邬童美美的睡了一个晚上,梦里尹柯软糯糯的搂着他反复承诺,再也不走了。



家有一宝如有一老,老小孩小小孩,大人不能跟小孩一般见识。邬童叼着吐司看一大早就上门来的自己琴爹,反复默念这几句话,邬父倒是进入角色进入的很快,从进门就开始假咳,试图营造一个弱小可怜又无助的老父亲形象,看的邬童眼皮一跳一跳的,没好意思说昨天还见自个老爸发朋友圈晒高尔夫成绩,自己点个赞以后老爸居然把朋友圈删了,一看就是忘了屏蔽自个。


“邬童啊。”邬父颤抖着压低嗓音开口。“爸爸年龄也大了,也没什么别的希望,就是希望你能有个美满的家庭,有人陪着你,邢姗姗是爸爸看着长大的,人小女孩对你也好,这么多年痴情一片的,爸爸迟早是要去看你妈妈的人,爸爸......”


“得得得,打住。”邬童举手示意,无论什么时候他都不太喜欢自己妈妈被提起,“咱们家公司没什么财务危机需要和邢姗姗他们家联姻吧?”


“想什么呢你?”老头子从进门就开始营造的角色一秒掉皮,声调高了八度中气十足,“别说我邬氏不需要,就算真有那天,我也绝不会拿你的幸福开玩笑。”


邬童靠着料理台不说话看他爹,一双桃花眼似笑非笑,看的邬父缩了缩脖子。“就是,老邢最近总是磨我让你当女婿,邢姗姗那孩子也总来看我,我这也不好意思,你看你这也单身......”


“行了,您别说了,邢姗姗那边我心里有数了。您接着去打高尔夫吧。”


邬童端起牛奶喝了一口,据尹柯说这是他从新西兰的牧场上亲手挤下并亲手做成的奶干,所以每次在冲泡的时候都得心怀对他的感恩,牛奶什么的,真的是很适合开车啊,邬童第一次泡的时候面红耳赤,喝进口就吐了,邬童严重怀疑,尹柯分不清牛和羊,这也太他.妈膻了。


邬童还是事业心很强的一个人,不忙起来他忍不住想尹柯,他觉得今天自己去见邢姗姗这事得跟尹柯说一声,但是说吧,怕尹柯吃醋又是个把月不视频不发自拍,不说吧,万一尹柯从其他地方知道了,就是几百集的家庭伦理剧标准开头。邬童叹了口气一边脑补一边美滋滋的把玩手上的戒指,笑出一脸猫纹,看的助理脸上笑嘻嘻心里MDZZ,又一天没给邬总送咖啡。


夜幕降临的时候,邬童起身给尹柯发了条信息,“我要直面邢姗姗的攻势了,祝你好运。”手机一直握在手里,微信提示音也没关闭,但一直到邬童到了约定地点信息都没回,邬童的脑内小剧场又开始奔流不息,差点都忘了给邢姗姗拉椅子。



开场白总是无趣且漫长,邢姗姗似乎知道邬童想说什么,一直岔开话题,尹柯没回信息本来就让邬童有点心神不宁,俩人太极打了半天邬童有点不耐烦,皱着眉黑着脸看着邢姗姗,“我说我们也......”话说一半微信提示音就来了,邢姗姗亲眼看见邬童表演变脸绝学,笑的跟个叉烧包一样。尹柯的微信很简单。“给你奖励。”邬童捧着手机研究这几个字笑的有点蠢,打了不下五遍的谁稀罕要。但最后对话框里躺着一只大眼猫眨巴眼睛卖萌。


“邬童。”邢姗姗看不下去开口了,自己还坐在人对面却被忽视的很彻底,邢姗姗喜欢邬童,喜欢了很久,从他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就是,那时候总有人说他们两个是金童玉女,邢姗姗这么听大的,也这么相信的。“尹柯吗?”


“嗯。”虽然邬童心情实在很好,但面对邢姗姗时还是收了对尹柯时的温柔,声音冷淡且疏离。“其实,邢姗姗,我们认识这么久了,你一直都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也一直都知道尹柯是什么样的人。”


“是,我知道。”邢姗姗勉强笑了笑,她一直是个很骄傲的女孩子,从小到大一直优秀,家世显赫,外貌出众,也是被人众星捧月一样的长大,走到哪里都是众人目光的焦点,喜欢的她人很多,而她喜欢的只有邬童一个,从高中开始一次次靠近接触矜持试探,到后来自暴自弃直接死缠烂打,到底是得不到所以更想要,还是真是爱他爱到自己都放弃骄傲,邢姗姗自己也在想这个问题。


她知道尹柯,她从一开始就知道,她承认她欣赏尹柯,甚至嫉妒,尹柯总是有本事让邬童方寸大乱,邢姗姗记得有一次邬童答应了自己会陪自己过生日,却被尹柯简简单单一句话给激到当下跳脚走的头也不回。


“尹柯,我这边有事走不开。”“那好,我看看这边杜棠也在,我们先练习着。”“卧槽尹柯你故意的是不是。”


那天邢姗姗就站在邬童旁边,清楚的听见他和尹柯的对话,邬童匆匆扔下一句对不起有急事就走了。对于他们那段感情,邢姗姗时常觉得自己比他们俩看破的都早。


邢姗姗找上过尹柯问过同样的问题,问尹柯是不是故意的。尹柯眸子里的惊讶藏都藏不住,然后低笑着跟邢姗姗说了句抱歉,唇边安静的两个梨涡,紧接着邢姗姗就看见邬童出现从后面搂住尹柯,问他笑什么。


那是半个身子都差不多挡住了尹柯,动作强硬但是语气却是温柔的,邢姗姗一直觉得自己是天生的女主,却在别人的故事里当了配角。


不甘心,有的时候不甘心这三个字是最会让人冲动的。比如那次她去找尹柯,又比如现在对邬童,她觉得自己过分,但阻挡不了自己开口。


“邬童,我一直想问,你是喜欢男人,还是只喜欢尹柯,尹柯现在在哪你知道吗?就像你说的,我们认识这么久了,尹柯是个多自我的人大概你也清楚,他扔下过你一次去了月亮岛,他好好的保送经济学研究生不去念又扔下了你一次去环游世界满世界画画,尹柯是大艺术家,大艺术家的感情来的快去的也快,邬童,你就这么确定尹柯对你认真?”


“邢姗姗......”


“你让我说完,邬童,如果我是尹柯,我绝对不会拉着你走这条路,走这条有可能被人戳着脊梁骨说不正常的路,他是大艺术家他离经叛道别人觉得他酷他炫,但你是个生意人,邬童,你需要正常的社交环境和社会的正面评价。我到底哪里不如尹柯?尹柯到底是多狠的心,非要......”


刀叉划过盘子发出巨大的噪音打断了邢姗姗一厢情愿的愤慨也引得众人纷纷侧目,邬童摆手示意没事阻止了服务生上前。等他们慢慢不在是众人焦点的时候,邬童开口。


“尹柯长得比你好看书香门第多才多艺学历胜过你品行胜过你皮肤比你好就连腰都比你细,你不用瞪眼,我前几天刚手动量过。”


“邢姗姗,闭好你的嘴,同样的话我绝不想听你说第二遍,我也不想在私下见你第二面。”


邢姗姗觉得自己有点眼花,她居然看到邬童眼里微微带了点泪光。


“我爱尹柯。”这是邬童起身离开之前和邢姗姗说的最后一句话,邢姗姗第一次觉得听一个人说话的语气就能听出他爱的有多甜蜜有多幸福也有多心疼。很多很多年以后邢姗姗和尹柯提过这件事,尹柯笑笑“他从来都不当面说我爱你,今晚回去我得把他假牙藏起来。”


邢姗姗看着邬童的背影走的决绝,抬手整理了下头发,继续在周围的侧目中优雅的用餐,好吧,也该死心了,也该把失去的骄傲一点点找回来了。



“怎么不开大灯?你吓了我一跳。”邬童前脚进门尹柯的视频电话后脚就跟上了,邬童连衣服都没得及换,就着壁灯看着尹柯,尹柯笑的轻轻浅浅两个梨涡,有一点点长的胡茬,不知道是不是上次熬夜折腾的缘故,还有淡淡的黑眼圈。邬童不说话,趴在自己胳膊上一直盯着尹柯看,尹柯知道他心情不好,不疾不徐的开始讲最近几天他遇到的好玩的事情,在哪条河的附近遇见了打鱼的汉子,满是老茧的手却灵活的很,编了草帽扣在给他送饭的姑娘的头上。在某个夕阳下的广场遇见过成群的白鸽,阵阵飞过白色海浪褪去后是对白发夫妻手拉手一起慢悠悠回家。还在某个山脚村落里遇见过手拉着手笑哈哈疯跑的两个小娃娃,一个摘花戴在另一个头上。


“也很奇怪,看到这些就会想起你。”尹柯低笑。听风时想你,落雨时想你,日出时想你,月升时想你,人间悲欢离合于我只是看客。在你不在身边的日子,我也只剩下思念一种感知能力。


“尹柯。”邬童带着颤音开口,“我很想你。”


尹柯环游世界快三年了,这是邬童第一次开口直接表达思念,以往哪怕被思念这把刀割的鲜血淋漓,嘴上也要笑着说没事,我没有那么想他,我只是有点闲而已。


邬童了解尹柯,他甚至比了解自己都了解尹柯,但上帝是公平的,他不了解的自己有尹柯了解他。


尹柯本科毕业直接被保送上了研究生,这在邬童意料之内。但他却申请了休学,邬童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隐隐有些不安,旁人走一步尹柯看十步,他做事一定有他的道理,只是邬童没想到会是这么大的惊喜。


那天尹柯是狼狈的,被他妈打的够呛,据说他爸都没拉架,尹柯背个包拉个拉杆箱就出现在邬童家门口,邬童一边上药一边唠叨尹柯怎么经常剑走偏锋好好上学多好你都不想和我继续在一个城市吗之类的话。


邬童说完这句话后唇上一软,尹柯的味道还是好闻,哪怕带了点氧化水的味道。


“我大概不止想和你在一个城市。”说完这句话尹柯又亲了上来,邬童觉得自己是疯了尹柯身上还有伤,但自己就是放不开他,越来越亲昵的拥抱,越来越深的纠缠,说不清道不明却又顺理成章的发生了该发生的一切。只是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尹柯就不见了。


自此大艺术家开始出去流浪,自此邬童开始认真成长专心长大。


十几岁时候的邬童因为尹柯欠他一个解释走的不明不白而折腾的全世界陪他一起糟心炸毛跌宕起伏,二十几岁的邬童吃了尹柯以及尹柯给他的定心丸沉稳下来安静的等尹柯的答案,等他靠岸回家。


“我也快回去了。”尹柯敲着屏幕就好像在敲着邬童的额头,“不会再呆很久,你放心。”


“好。”邬童点点头,凑过去认真亲亲屏幕,“我等你回来。”


邬童是个行动派,挂了电话就一脚油门开车开到了邬父楼下,邬父也是有点惊讶,怎么大半夜找上门来,父子两面面相觑冷场好一会后,不约而同冒出一个念头,不如给小王打个电话。


最后还是邬童打破了僵局,“爸,你最近血压心脏都还好吧?”


“好啊。”邬父点了点头,“你有话直说,我受得住。”


邬童直接把爪子往他爹面前一伸给他人看戒指,“我定下来了,和尹柯。我俩要在一起一辈子。”


“哦,挺好的。”邬父打个哈欠点点头,“戒指也挺好看的,等尹柯从国外回来,咱俩家见个面吃个饭。”


“爸,你就这么接受了?”已经做好一跪二闹三出走准备的邬童面部表情略微有些复杂。


“啊,有啥不能接受的?”邬父看着邬童目瞪口呆的模样,眼底带点发自内心的笑意,“老爸对你只有一个要求,你有人陪,那人能让你快乐,何况,尹柯是个多好的孩子,我放心把你交给他。”


“毕竟,那是个考虑你比考虑自己都多的孩子。”邬父背靠沙发,没有一个父亲会对自己儿子喜欢上同性爱人这件事情无动于衷,哪怕对儿子有再多的亏欠也会私心想要儿子过世人眼中最正常的生活,只是人非草木,情谊更重。有人能让你不再孤苦,有人能陪你到老,有人能让你心安,爸爸也就安心了。


邬父看着长大成人的儿子,眼眶突然有点发酸,想了又想还是开口说了那句话,“你妈要还在的话,也会替你开心。”




《对付丈母娘的七十二招》 《第一次见岳母我是这么准备的》《与岳母大人斗智斗勇的那些岁月》邬总最近夜以继日勤学苦读,拉着还在倒时差的尹柯一起探讨心得。困的不知今夕何夕的尹柯满脸都写着不乐意。


“邬童你对自己的定位是不是有什么错误理解?”尹柯皱着眉有点想换个对象,自个刚从飞机上下来累的七晕八素画展都没来得及办,但对上对象那双亮的过分的桃花眼还是咬咬牙决定舍命陪君子,本以为要过上几天颠鸾倒凤的日子结果却没想到对象拉着自己沉浸在知识的海洋,嗯,尹柯低头看了一样书,还特么是个死海。


“我紧张。”邬童贴在尹柯身上哼唧,“尹柯我是真紧张。你知道从小蒋老师就看不上我,每次她跟我说话我都想立正稍息顺便敬礼,现在我又把他儿子骗回家了。”


“不会。”尹柯有一搭没一搭理顺邬童头发,像撸猫一样,“这次就是跟蒋老师说好的,我才回来的。”


“???”邬童亮起满脑袋问号,看的尹柯哈哈大笑,捧起邬童的脸亲了下。


“我三年前就跟蒋老师出柜了。”


蒋老师不是不同意尹柯学艺术,艺术出身的蒋老师有那么一点小众派别特有的清高,她甚至觉得自己儿子这种行为很有点为艺术献身的味道,真正惹恼蒋老师的是尹柯说自己喜欢邬童。


“妈,我会成为一个很伟大的艺术家,艺术家都是疯子,邬童在我身边我还能清醒清醒,你儿子追他这么多年了,这辈子估计也就这么一个,不换人了。”


那天尹柯背着自己的行囊,结结实实挨了蒋老师一顿打,然后远走高飞,在外漂泊这几年,偶尔想起还是觉得对父母有愧,蒋老师是什么人,估计上辈子是维纳斯女神,一向主张公平,个性就是赏罚分明,按照尹柯的说法就是他带坏了邬童,蒋老师对邬童哪怕再不待见,也会多多少少有些不好意思。而邬童是什么人,顺杆爬的功力舍他其谁?尹柯觉得,蒋老师的心结,岁月会慢慢一点点解开。


“其实想想,我还挺不孝的。”尹柯戳着邬童的脸,神色黯然。


“不会的,尹柯。”邬童捉住尹柯的手,放在唇边根根吻过,“以后我会和你一起,对蒋老师好。”


“光蒋老师一个?”尹柯挑眉。


“不会的,还有叔叔。”邬童趴在尹柯身上蹭啊蹭。


“其实,尹柯,你刚走的时候我也不明白你为什么又要走,直到后来有一天,我自己出门看电影,你别这么看着我,就我自己,那个电影就是讲一个艺术家的一生,坐我前边的那对情侣,就在讨论,艺术家动心都特别快而且男女不限什么的啊,艺术家追人就没有追不到手的,艺术家是不是都这样啊,再不正常的事放他们身上都觉得正常了。我那时候就模模糊糊有些答案。”


邬童抬起头一下一下亲尹柯的唇珠,“我一直没问,我的艺术家是不是想抗下所有的不正常,才做出这么个决定,才硬生生的走了三年。”


尹柯看着邬童的眼睛,他从以前起就最喜欢邬童的眼睛,更喜欢这双眼睛里的自己,满满当当,只有自己一个人,被满是心疼与深情包围着,情是尘网,但尹柯却跌的心甘情愿。


“一半一半吧,我总得给蒋老师点补偿,有一个行事乖张的儿子也总要这个儿子更优秀一点,而且邬童,没有人可以说你。”尹柯亲亲邬童的眼睛,“你只顾着朝前走就行,其余的有我。”


“尹柯。我会好好朝前走的。”邬童其实还有后半句话没说,我会好好朝前走,把你护的好好的,不会让你受一点点委屈,邬童没说的原因是,尹柯这么骄傲又这么强大,需要谁保护,但是自己真的好爱尹柯。


胡闹了一通后邬童紧张感暂时消散了不少,但见到蒋老师以后立马翻倍回笼,蒋老师神色淡淡的跟他点个头,然后就问尹柯画展的事情,尹柯说邬童包办的,自己没参与。邬童清楚的看见蒋老师开始咬后槽牙了。


尴尬了半天后蒋老师勒令尹柯和尹老师出去买菜,吓的邬童立马弹起结结巴巴,“阿阿阿姨我送他们去。”


“不用,你坐。”蒋老师硬邦邦一句话吓的邬童立马规矩坐好,可怜巴巴的朝尹柯使眼色,尹柯递给了他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就出了门。


两人面对面静坐,面前两杯清茶轻烟袅袅,好像两大武林高手一触即发,但邬童知道自己毫无战斗力只能被吊打。过了好半天,蒋老师开口。


“小柯一直说你能说,怎么今天一句话都没有?”“我不是我没有阿姨我……”否认三连还没结束,蒋老师继续开了金口。


“小柯一直说,是他带坏了你,他先追的你,我自己的儿子我还是了解的,我儿子长的好性格好学习好,邬童,怎么可能是他追的你?他喜欢你,想让我接受你,所以什么话什么事该他承担的不该他承担的都做满了十分,邬童,我今天说些话就是告诉你,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一门心思都在你身上,他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我也想让他高兴,我不喜欢你,但我可以接受你。而同样,你也不需要顾忌我,毕竟你是要跟小柯过一辈子,没人规定,你跟他是一家人,跟我们就得是一家人。你明白了吗?”


蒋老师小口饮茶,她清楚自己此刻没什么风度而言,不然不会如此尖酸的对待一个小辈,只是归根结底还是有些恨意,尹柯本来该有的人生是光环加身无可挑剔的。


“阿姨。”邬童起身给蒋老师倒茶,“我很感谢您接收我,我们都爱尹柯,我们都想他快乐,所以就算您再不喜欢我,我也会努力和您成为一家人,因为尹柯想看到其乐融融的一家,阿姨,您放心,尹柯是您的亲生骨肉,他也是我的命。”


青年语气轻缓但态度坚决,句句声声砸的坚绝,蒋老师一个恍惚,仿佛看见了当年尹柯爸爸站在自己爸爸面前求亲时的模样,蒋老师沉默半晌,叹了口气。


“你要好好照顾小柯。”



“我妈没难为你吧?”尹柯坐副驾驶一脸忧心忡忡。


“没,只是交代了一些你的生活细节,不是我说,我比岳母还了解你喜好。”邬童打着方向盘,笑的情真意切。


尹柯小声嘟囔了两句,邬童没听清,凑过去问什么却被亲了一口。


“小同志,你这样总搞偷袭是不对的。”邬童一本正经,“好刚要用在刀刃上,床上主动一些比什么都强。”


“可闭嘴吧你。”尹柯朝天翻了个白眼。


尹柯的画展订在了邬氏的会展中心,盛名远扬的年轻画家又有一副姣好皮囊,谁都想来多看两眼,画展人头攒动,举办的十分成功,还特约留出了半个小时的采访时间。


“尹先生,在我们心中艺术家的形象总是与普通人有些出入,但您看起来却像个清爽的大学生。”


“我的离经叛道都用在了其他地方。”


“尹先生,有人说您的画有梵高的想象但却比他多了更旺盛的生命力,对此您作何回应?”


“实在是谬赞了,不敢与前辈名师相提并论,如果说我的画具有旺盛的生命力,那么因为我热爱这个世界。”


“大多艺术家都是愤世嫉俗的而且大多艺术家都情感波折,请问您的灵感来源也是因为感情吗?”


“我是很幸运的,我从一开始就遇到对的人并被他珍惜对待,感情得以回应,而且从始至终,都只有那一个人,我热爱这个世界,也是因为热爱着他存在的这个世界。”


记者小女孩还想多问些什么却听见门口一阵骚动,邬氏年轻的总裁逆光而来,走到尹先生旁边毫不避讳的抬手揉了揉尹先生的头发,动作举止说不出的亲昵,小记者微微皱眉灵机一动把话筒递了过去,“据我所知,邬氏是第一次承接个人艺术展,那么想请问邬总是怎么评价尹柯先生的呢?”


邬童看了眼人清浅梨涡,露出两个虎牙。


“是大艺术家,也是我一个人的盖世英雄。”


THE  END


阿拉阿拉,八月第一天要吃小甜品呀,虽然不怎么甜,嗯!八月争取填满六个格子,拜拜啦。祝大家八月平安喜乐!


评论(34)

热度(8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