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摸鱼不声不响

wink k赫 羽七

事不过三

衍生K赫勿上升我还是喜欢写这种作天作地的狗血HE梗,嘿嘿嘿。我就是这么个三俗的人啊摊手。看文愉快!

 

千智赫拎着菜下班回家,心情像三月的风筝越飞越高,今天的孩子们都很听话,菜市场阿姨看着他依然笑的慈爱,楠楠打电话说想念哥哥,千智赫笑笑,发生的一切都让他由衷的感到满足,好心情一直持续到他转了个弯看到自家台阶上坐了一个人。

 

长手长腿的缩成一团,下巴放在膝盖上看着就觉得有点委屈,夕阳下侧脸被加了滤镜,看起来居然有点毛茸茸的萌感。真是夭寿了,千智赫心想,射手座的死颜控属性真是不分场合不分地点的发作。千智赫长叹一声,之前就听天宇文偷偷给他打过小报告,最近男神炸毛打听他行踪无所不用威逼自己利诱马思远,每次都恰好赶在自己和女朋友拉小手的时候出现,光明正大的当电灯泡耽误别人谈恋爱真是一点也不男神了,他听了也就笑笑,好马不吃回头草,开弓没有回头箭,他不想陪着karry作天作地了。

 

晃晃悠悠思绪回笼,再抬眼的时候刚好和那人水波潋滟的桃花眼对上,逆着光倒是看不清人表情,千智赫眯了眯眼,还是决定大步上前直面自己人生的惨淡要害。千智赫,稳住,淡定,这才是真正展现你技术的时候。在心底反反复复给自己加油打气,目不斜视从karry身边过去,绕过他身边时有意拉开了一段距离,karry的指尖离自己衣角就差了那么一点点,掏出钥匙开了门以后看那人依然蹲坐台阶上,一副“全世界我最可怜”的气场,路过的几个小孩已经探头探脑看了半天。真是夭寿了,千智赫心想,我特么才是被骗情被抛弃的那个可以吗。

 

“你,要不要进来坐?”我只是因为这人窝家门口实在是影响有点不好,才不是因为他委屈的跟一只猫一样啊绝对不是这样啊!千智赫面无表情的在心里疯狂咆哮。

“我,我腿麻了。”“......”

千智赫远目,望着夕阳下排队飞走的乌鸦,往后退了一步,“你起来,蹦一蹦就好了。”

“哦。”karry委委屈屈的答应了,一双桃花眼眼尾耸拉抬头看人带了点欲说还休的埋怨,看的千智赫直磨牙,真特么夭寿了。千智赫一边咬牙切齿一边伸手把人拉起来,结果却被力道极大的反握住惯性作用踉跄了下被人拦腰死死抱住,力气大的千智赫有点想吐,可能是勒到胃了。千智赫面无表情的想。

 

“智赫。”karry把头埋在千智赫肩膀,鼻息打在千智赫脖侧。

“我终于找到你了。”满腔劫后余生的喜悦让karry的声音听起来像是要哭不哭的颤抖,回国后的一年,四季,十二个月,三百六十五个暮暮朝朝,他终于又能结结实实抱住这个人。他的小学弟他的小智赫他的小尾巴,智赫的气息智赫的温度智赫的声音智赫他慢慢搭在自己身上的手臂,karry刚想开口说点什么却被大力推开,力度之大让他晃悠了几下连退了几个台阶才堪堪稳住身形,想说的话猝不及防在嗓子里拐了个弯,带出点滑稽的尾音,他本想说点什么,但他的小学弟白着一张脸红着一双眼狠狠瞪着他,“滚。”

字正腔圆中气十足毫不留情的表达了对自己的厌恶,karry满心的喜悦在那一瞬间支离破碎。门被狠狠的甩上,仔细听空气中似乎还有回音,几个趴围墙上看热闹的小孩心满意足的笑着跳着跑开,karry回头看了一下,夕阳要下不下只落了个边,出师不利。karry想了想,摸出了手机。

 

真是作孽,千智赫把自己扔沙发上缩成一团,上下牙不停的打颤,那人就算多久不见都是一样的恶劣,karry最大的优点就是有自知之明,他太清楚自己皮囊的魅力,也太善于掩藏骨子里的顽劣,他也太清楚他对自己的影响力,无论做了多少心里建设,与karry肢体相接的那一瞬间,千智赫依然听到了已方水晶被攻陷的声音。手机铃声大作吓了千智赫一跳,一时大脑短路呆愣的看着屏幕上晃来晃去的马班长,就是无法伸手去按接听键。

 

天色很快暗了下来,黑夜浓稠的有些过分,就像极了当初那个夜晚,那个夜晚karry带点醉意,靠在自己寝室门口的路灯下,像整杯苦咖啡里唯一一块蜂蜜硬糖,看着自己笑的眼神温柔,“智赫,你要不要和我交往?”

 

如果不是当时的心跳来的过于喧嚣,如果不是那天晚上karry的眼神太过温柔,如果自己不是早就对karry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如果真的有如果的话,他巴不得穿越回去把那个愣了一会就点头的自己掐死。

 

回忆是个沼泽,趁人脆弱的时候将人拖陷至深,千智赫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只是梦里翻来覆去都是当年不想提及的陈年旧事,明明就是不算久远的曾经,千智赫却总是喜欢用当年来形容,“毕竟经历了karry一次,就觉得自己好像经历了沧海桑田。”一次智赫这么和马思远说,那边只是长叹一口气。

 

其实凭心而论,他和karry在一起的那段时光还是很快乐的,因为太喜欢这个人了,看他唇边含笑就知道什么是春意盎然,看他眉眼舒展就知道什么是人间四月天,看他眼波流转就知道什么是心动难耐。

 

那时的千智赫总觉得自己是做了一个过于完美的梦,两个男孩子在一起未必会有什么结果,千智赫也觉得快乐的时光是偷来的,但是,如果,如果是karry学长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去尝试着去争取,毕竟喜欢是没有错的,只是千智赫千算万算没想到,那个黑夜的灯下告白,其实都是源于他们推杯换盏间的一句玩笑,马思远特意请天宇文吃了火锅严刑逼供有关karry和千智赫的事情,天宇文拗不过他,一字一句交代,“那天我们几个都喝多了,隔壁校花来和男神表白被男神拒绝了,我们都有点得意忘形,跟男神说魅力大的人都是男女通吃,你有本事勾搭美女你有本事勾搭个小男孩回来,你要可以的话,我们就怎么怎么样,嗨,我们也没想到第二天男神就和千智赫在一起了。”

 

只是他们都没想到,那天千智赫就坐在他们隔壁桌吃饭,所有的话听得一清二楚,朋友问他那张桌是不是提你了,千智赫咬着舌尖笑笑说没有,你要不要吃肥牛,再加一盘?千智赫突然想起,那天karry那句话根本就不算是表白,连我喜欢你都没有说。

 

千智赫这顿火锅吃的心不在焉,他听到隔壁桌马思远破口大骂拍桌离去,他也听到另一张桌男孩子女孩子在浓情蜜意,他还听到他朋友坐他对面叹了口气,“智赫,你其实可以想哭就哭的。”

 

梦就到此为止,窗外已然大亮,窝沙发上凑合了一夜,身上的衣服都皱皱巴巴没眼看,千智赫坐起来揉太阳穴,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拿手机打算看一眼时间够不够洗个澡的,刚巧马班长电话进来了,顺手就接了,那边大嗓门响起来千智赫瞬间神志清明了。

 

“我的小千千哎你可是接电话了,我还以为你把karry杀.人分.尸忙了一晚上,今早还在想我要怎么掩护你逃走出国。”

“马班长,你少看点电视剧......”

“看样子没事?”对面声音低缓带了点笑意,“昨晚karry每隔一个小时就给我打电话,手机打不通打座机,座机打不通打天宇文电话。我可是杀气十足,不过我听他那边有风声雨声倒平衡点,你们那昨晚下雨了?”

 

“我睡着了,还真的不知道。”千智赫咬咬嘴唇,“早知道昨天下雨我应该把花都搬进屋子里来。”

马思远叹了口气,“千千,你是真的不在乎了,还是在装不懂。总之,不管你在乎不在乎的,就当学长求你,你出门看看那傻子,他知道你的消息直接就飞过去找你的,昨天在电话里听着声到最后也不对劲了,别的不说,他死你家门口你也晦气。”

 

千智赫想了想,或许他不应该拒绝马思远,马思远对他真的是很好,当年因为他们的事,差点和天宇文一干人以及karry反目成仇,他还记得那天karry来找他的时候眼角泛青,“智赫,我一直在想怎么能把对你的伤害降到最低,智赫,我不知道怎么了,你点头的时候我看你眼睛我就不忍心说这是个玩笑。”

 

那今天,他是不是得还给他一回不忍心?千智赫起了身打开门,嘴角带点冷笑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门口滚进来的不明物体碰了个瓷,“我说你该不会发烧了吧。”千智赫皱了皱眉蹲下来伸出食指戳了戳karry的脸,嗯,温度确实很高,这人还真是拿的男主剧本,这种时候都能顺理成章的发个烧。千智赫甩了甩手,觉得头更痛了。

 

karry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刺鼻的消毒水味提醒自己终究还是没能进小学弟的门,强撑着坐起来眼前阵阵发黑,门被推开进来的却是马思远。

 

“我真是哪辈子做的孽,要过来收拾你们的烂摊子?”马思远大咧咧往床上一坐,“别这么一副失望之极的死人脸行不行,小千千给我打的电话要不我真的懒得管你。”

 

“他是不是说已经把我送医院了,多余的事情他不想管。”karry看着马思远瞬间难言的神态笑了笑,下床拉开了窗帘,夕阳把他的侧脸轮廓打磨的无比温柔,“你还是不太了解智赫,他如果真的不想管我,不会给你打电话的。”

 

“好好好,了解还是您了解。”马思远举手做投降状,他微微眯眼打量karry,第一次觉得这个人透露出疲态,感情是世界上最算不清楚的账目,是阿克琉斯的脚后跟。他认识karry太久了,记忆里几次的颓废慌张都和智赫有关。

 

马思远还记得好久好久以前的那天,karry刚得知千智赫已经清楚了他表白的来龙去脉,那时候的karry满身满脸写着慌张,让本来怒气爆棚的马思远无端有几分心软。

 

那天马思远还是狠揍了karry几拳,karry没有还手,谁都不知道他和小学弟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小学弟照旧上学念书交朋友,而karry却一天比一天寡言易怒。

 

回忆被karry收拾东西的动作打断,马思远慌里慌张起身,“你干嘛去?”

 

“我去找他好好谈谈。”karry头都不抬。

 

“你,还是把事情的真想告诉千千比较好,毕竟你有前科,这又一走这么多年,回来了又没及时联系他......”

 

“我回来不及时联系他?我回来不及时联系他怪谁?马思远今天吊灯棚顶都在这你跟我说我不联系他到底怪谁?”本来沉默的karry突然像被踩了尾巴一样的猫一样声调凄厉,“我他.妈堵了你们多久的门,缠了你们多久你们都他.妈不告诉我。”karry微微哽咽,“你们每次不告诉我我都得再去查一次他婚恋登记情况,是不是结婚了,是不是连孩子都有了,是不是真的不要我了。”karry抬手抹了一把眼睛。太过激动微微喘着粗气,额头冒了层细密的薄汗,一双桃花眼死死盯住马思远。直盯的马思远受不住避开视线。

 

“千千他说,你要来找他他就换个国家,嗨,karry,你们俩这事根本怪不得别人,你想想前前后后四年,奥运会都又办一茬了,你们俩,这回就往开了说,你也别瞒了行不行。”

 

Karry顿了顿,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我没办法了。”身材高挑长相精致的男人撑着额头满是无助的要哭不哭的叹息,“我没办法了。”

 

他的人生目前为止仅有的三次没办法,都是因为千智赫,第一次是千智赫知道了他们的口头玩笑,去找小学弟摊牌的时候,那双琥珀色的眸子冷的可怕,千智赫整个人也静的可怕,点点头说了句,我知道了学长,那再见。

 

如果不是我见过漾这蜜糖的梨涡,我还真的不知道这样的你有多拒人于千里之外。Karry那天看着千智赫一步一步远离自己,背影挺拔却决绝。

 

“事情能这么解决还不好?还非要像之前那些人一样缠着你?”刘志宏不怕死的开口,karry沉默,不想说话。他知道智赫是真的不想见他了。不是没再度道过歉,不是没小心翼翼的邀请他去看他爱的电影,不是没特意在他宿舍楼绕圈假装偶遇,只是小学弟都是冷冷淡淡的。偶尔的傲气作祟让karry觉得,那就算了吧。谁离了谁都可以过,只是突然午夜梦回的时候,他会想起千智赫。

 

理智和情感真的不能混在一起,不然不会他在千智赫寝室楼下看着他对别的女生笑的开心宠溺有加的时候无法抑制嫉妒疯长。后来据刘志宏说,他差点拉不住他。

 

那天karry喝了很多酒,越喝越清醒,越喝越觉得自己完了,他要千智赫,后来发生的事情他有意忘记,他也只是能想得起来他抱着被马思远硬拖出来的千智赫物尽其用的撒娇,要他们再重新在一起,后来据刘志宏说,那天男神超常发挥,表白的肉麻程度生生让烧烤摊老板免了单。只求这尊大佛快点走。

 

他唯一记住的就是那天早起头疼欲裂,小学弟立他床边表情严肃。

 

“昨晚都说了什么学长你还记得吗?”

 

“记得。”他呐呐低头不语。

 

“那你喵一个。”

 

“哈?”karry抬头一脸不可置信,却看见小学弟露出漂亮梨涡,蹲下来戳了戳他的脸。

 

“你昨天晚上可说以后都要当我的乖猫。”

 

“啊?”

 

“啊什么啊,你还说以后都不瞒我事情。”

 

“啊?”

 

“所以,”千智赫微微发抖,“你能做到的话,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

 

他们又重新在一起了,这次是在认认真真谈恋爱,karry觉得谈恋爱真的是一件好事,每天都会更喜欢这个人一些,每天都会因为他去更温柔的对待这个世界,甚至每天送他回寝室都会觉得是场无法忍受的分离。

 

所以他们搬出来同居了,把钥匙交给千智赫那天karry手心直冒汗,说话都不利落,karry觉得简直就是求婚演练,但小学弟笑笑,一句话轻飘飘的却让karry周身冰冷,“我以为你要说分手呢。”

 

Karry这才知道,他的小学弟没有安全感。他自己酿下的苦果要自己尝,那天他看着小学弟的安静睡颜看了很久,叹了口气,低下头亲亲小学弟的唇珠。

 

“智赫啊,我是真的喜欢你,我会好好表现的。”

 

只是没想到,他还是搞砸了这一切。

 

千智赫到家的时候毫不意外看到karry倚着自己门口,只是意外的看到他脚下一地烟头,karry这种重度洁癖,到底什么时候学会的抽烟?

 

或许因为自己的眼神太惊悚了,karry看到自己时倒是笑了,笑的一如多年前,只是眼底的疲惫藏都藏不住。

 

千智赫听见他说,智赫,我们谈谈。

 

千智赫也听见,自己说好。

 

Karry端端正正坐在小学弟面前,给他讲述了一个并不动听的故事。他们同居后不久的一天,karry回了家,在他简单的世界观里觉得,对一段感情最负责的事情就是要告诉爸爸妈妈,他们在一起了,你看这个人是千智赫,我可喜欢他了。Karry说这话的时候满心满眼骄傲,却没留意母亲瞬间的惊慌和父亲甩过来的耳光,他从那天起开始被关了禁闭,没收手机,切断联系,楼下有保安巡逻,父亲找了很多知名心理医生,心理医生坐在他对面也是叹气,“你这并不属于精神疾.病。孩子,但是你不能以绝.食来抗议。”

 

Karry最后还是折腾进了医院,输着葡萄糖的时候他父亲进来看他,父子俩沉默半晌,最后他父亲开了口。

 

“你说的那个叫千智赫,我去查了,比你懂事比你学习好,学校正考虑他保研,如果你们这件事传出来,对他的前途影响很大,他不像你有个好背景,有个能让你胡作非为的爹。”

 

“你敢动他?”karry一跃而起动作太大针头脱落,细细的血线在苍白的手背上蜿蜒,触目惊心。又挨了父亲不轻不重的一个耳光。

 

“我连自己儿子都管不好,我有什么资格管别人儿子?Karry,我给你三年时间,如果三年你能在美国创出点名堂,而那个千智赫也能等你三年,我就不管你们。年轻人总得为自己的选择负责。Karry,你没有选择,这是命令。”

 

Karry是从医院直接被扔到了飞机上,他父亲给他最冷酷的一句话就是,“我已经不是个好人了,如果你敢联系千智赫,我不知道会对那个孩子做什么。”但是这句话karry没说,karry也没说他初到美国的时候吃了多少苦,一个呼风唤雨的太子爷第一次做小伏底给人赔笑脸,一个锦衣玉食的小少爷每天啃着便宜快餐精打细算,一个重度洁癖的处女座为了省钱和一群人住通铺。

 

他不想把这些苦说出来,他不想让千智赫心疼,他在美国还是遇到了伯乐,所以发展了事业,每次他的老板问他为什么这么拼,他都老实回答,为了娶媳妇,媳妇在国内等我,我爸妈觉得我没本事,不同意我俩。

 

只是他没想到当帮着老板把事业重心转移回国以后,他找不到了千智赫,他整整三年没回过家,没和他父亲说过一句话,却在又一次找不到千智赫以后在他父亲面前嚎啕大哭,“爸,我把他弄丢了。”

 

Karry还记得那时父亲红了眼眶,他不是不知道父亲这三年老了许多,也不是不知道这三年母亲飞过来看他的时候,父亲就在拐角咖啡厅打量他,也不是不知道他的伯乐,其实也是父亲的朋友。

 

“爸,对不起,我知道这几年我们都不好过,但是爸,我永远都是您儿子,您也能有孙子,别人有的您一样都不会少,只是没了千智赫,我真的过不好。”

 

第二天karry就拿到了千智赫的地址,而同样也是这天,他见到了小学弟,但他的小学弟却不打算要他了。

 

“智赫,我可能真的挺蠢的,我想让你有安全感,却用错了方式。”karry笑了笑,带出满眼的泪。

 

“karry,你走的前两天我没什么感觉,后来我特别怕你出事。”千智赫淡淡开口,眼光透过karry不看他“你走后第五天,我听说城郊立交桥上有轿车翻落,车主面目全非。”

 

“你知道我那天去城郊的时候什么心情吗?”千智赫嘴角弯了弯,扯出一个苦笑,“我想,你只要活着就好,哪怕我们不在一起了,你可以有娇妻幼子,我们可以偶尔聊天,我这辈子没那么怕过,最后那不是你。”

 

“你知道从城郊走回家要走多远吗,我告诉你,394563步,我每一步都在念着你平安。”千智赫语气淡然好像置身事外的描述与自己无关的事情,但karry却觉得心脏疼的喘不过气来,说不出话。

 

“后来我接到你母亲的电话,她说你出国了,她说希望我们分开。我说好。然后我就来了这个地方。”

 

“karry,日本有句话,叫生而为人,真是对不起。Karry,人活着都不容易,我不想再折腾我自己了你懂我吗。我这几年,恨过你,但是这笔账刚刚一笔勾销了”千智赫看着karry眼泪突然就掉了下来,“我不想再被你影响了karry,我太累了。”

 

“先动心,先喜欢上你,错都在我。因为你再也喜欢不上别人,是我自作自受。”

 

Karry没让千智赫说完,他死死的抱住了千智赫,眼泪落在千智赫脖颈处。

 

“事不过三,智赫,事不过三,再也不会了,从今以后我在你身边我再也不走了,我做你的猫,我好好活着,比你活得久,再也不让你一个人了,智赫,再信我一次。”

 

千智赫低头看着karry,这人眼波仓惶,满是恳求。

 

要不要赌一次?再赌一次搭上所有身家搭上余生搭上下半辈子的全部爱恨。

 

还赌不赌,不赌的话以后人生如同这几年一样,心如枯木,恨且不甘。

 

赌的话,惊心动魄却身有蜜糖,千智赫不愿意承认,在没有karry这几年,午夜梦回最惬意的时光就是有家人有朋友有他,说起家人,千智赫突然一个激灵。

 

“你父亲怎么说?”

 

“你的地址就是我父亲给我的,智赫,我,我不要求你像我一样,我们慢慢来,只要你将来不去和女人结婚,我什么都好。”karry垂了眼睫,无比乖巧且委屈的模样,看的千智赫一阵磨牙,真特么的夭寿了。

 

千智赫低头吻上了karry,“最后一次机会。”

 

“你以后要老老实实做我的猫,下班后我就得看到你,你不许乱跑,任何事都不许瞒我,如果你做的不好,我就不要你了。知道了吗?”

 

“好。”karry死死的搂住千智赫,像抱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再也不走了,永远都不走了。”

 

THE END

 

小剧场:

 

重新在一起后的第二天,千智赫下班的时候还是有些忐忑,要是一开门karry就不在了的话,就考虑杀.人.焚.尸吧,到时候给马班长打电话。结果出了校门就看到karry笑成个叉烧包样,无比风。骚的倚着跑车。“宝宝,我来接你下班啦。”夕阳在他身后燃烧的无比绚烂。千智赫也安静的放出梨涡。

 

“那辛苦啦。”

 

几个月以后,“karry能不能不要每天都高调的去接我下班或者拉着我宅在家里,你出去找朋友玩玩不行吗?你笑什么?”

 

Karry笑的眼眶发湿伸手搂住千智赫,“我们智赫啊,是不是终于有点安全感了。”

 

千智赫心跳瞬间升高,磨着牙吐槽,“你再这么撩我我怕是要早衰,另外爸爸打电话来让我这周回去陪他下棋,然后不带你。你失宠啦。”千智赫揉着karry发丝轻笑。

 

“嗯,没关系,我喜欢我家人喜欢你,而且只要你宠我就好了。”

 

“那你喵一个。”

 

“喵~”

 

K父:不管儿媳妇是男还是女,儿子都是白眼狼。

 

好啦!祝大家天天开心!拜拜啦!

 

 

 

 

 


评论(24)

热度(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