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摸鱼不声不响

wink k赫 羽七

歪打正着

歪打正着

 

衍生角色没啥好上升的。张保庆X阿易。

 

又名“与校花有关的日子”“高岭之花的那些事”“我是怎么走上人生巅峰拿下隔壁校花的”“作者神.经.病”系列。

 

我叫阿摸,不太会聊天。嗯,谢谢!

 

 

你人生中最后悔的一件事情是什么?后悔?张保庆眨巴着双桃花眼笑的春风得意,对不住了您那,这两字怎么写?

 

众所周知,张保庆为人,皮相是帅的,身材是好的,灵魂是不安分的,每天的状态是热血中二的,出门有小弟前呼后拥,回头有迷妹捂心欢呼,哪怕跟人打架的时候对手对上那双桃花眼都会下意识避开打他脸,虽然最后的结局都是被张保庆反杀。持帅行凶大概就是张保庆本庆了。

 

“所以,我的人生到底有什么需要后悔的?”

 

同样的众所周知,生活是最不会怜香惜玉的,flag就是用来倒的,脸就是用来打的,如果说有什么后悔的,张保庆躺在Z大的操场上,看着远去的夕阳,想起那天熙熙攘攘的酒局,我特么就该敲死那帮.鳖.孙.

 

那是一个和往常一样热闹的星期五夜晚,酒吧里人头攒动,人声鼎沸,张保庆一双桃花眼流光溢彩的摇.骰.子.热场子,笑的见牙不见眼,“你输了,赶紧的开门喊我是猪。”“还有你啊,别忘了一会要身上贴乌龟走个四五圈。”

 

一众小弟默汗,偶像剧男主的脸,霸道总裁的气场,为什么拿的偏偏是少儿频道的剧本,你身边围了那么多的漂亮姑娘是为了让你往人家脸上贴.条.子的吗?那他妈是为了让你翻牌子的啊!

 

小弟愤怒的思考,同时引发了关于社会资  源  分  配 不公 ,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与落()后的经9济基()础之间的冲()突,希望相约2035的那天,每个人都能过上不看脸的日子,让我们祝他梦想成真。

 

终于终于,快散场的时候张保庆输了一盘,赢了的美女笑的温婉多情,“不玩那些童心盎然的游戏了,你输了,明天去Z大给校花送玫瑰喊我喜欢你怎么样?”

 

张保庆呆愣了,所说这是男人的约定要愿赌服输,但是还是有点些微的保守,25岁之前谈恋爱怕是会被老妈敲断大长腿。

 

不过周围一片“yooooooo”的声音倒是让他有点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三瓶啤的两瓶白的一瓶红的也让他有点上头,“没问题啊,瞧好吧您嘞!”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所以,我昨天就答应了?”张保庆睡了一天后在黄昏时分抱着海贼王的抱枕扭头问室友。

 

“对啊,而且气吞山河大手一挥舍你其谁,所以说人啊,不要在深夜发朋友圈,不要在酒后瞎吐真言。”

 

“少罗里吧嗦的”张保庆打个哈欠挠挠头,“隔壁校花是谁啊,我怎么没听说过?”

 

“大哥就昨天跟你定赌约的那妹子啊。”室友愤怒的敲击键盘,好像戳的是张保庆的脑门,“叫啥我也忘了,但就昨天那个,你去隔壁一打听就知道了。”

 

于是,张保庆把自己收拾的溜光水滑买了束花雄赳赳气昂昂扛着就杀到隔壁大学,路上偶遇一个戴眼镜看起来就非常之乖的女孩子,张保庆拦下了人笑出两个虎牙,“同学,请问你们校花在哪呢?”

 

“啊?”小妹妹推了推大眼镜,看了看张保庆突然就两眼放光,“在三教门前的篮球场。”

 

“谢谢嘞,你们校花叫啥?”

 

“叫阿易,就姓阿,单名一个易。”

 

“好嘞。”

 

所以,张保庆扛着玫瑰拨开人群,瞎朝着一个方向大喊一声“阿易,我喜欢你。”

 

你知道有个传说吗,当人群安静的时候,要么是天使路过要么是主角出场,很明显,张保庆不知道,所以他又大喊了一声,“阿易,我喜欢你。”

 

然后就出现了躺在地上看夕阳那一幕,身形挺拔,面容俊朗的青年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给了他一个过肩摔,居高临下看着自个,神情满是疏离,张保庆第一反应卧槽这人长得真好看。第二反应卧槽这姑娘有男朋友,第三反应卧槽这人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张保庆刚要从地上起来比划比划就听旁边人劝,“易哥,算了算了。”

 

“算什么啊。”人一开口张保庆又愣了一下,这声真好听啊,“我今天不打死他我不叫阿易。”

 

“卧槽!”张保庆这回可是喊了出来。然后,他看见那个叫阿易的人眯了眯眼。

 

“我说你可真是,”张保庆室友唠唠叨叨给他涂药,“你能不能保护好你这张脸,你知道网上论坛有多少迷妹心碎,她们说你可以有事你的脸绝不可以有事。”

 

“愚蠢的人类只重视无趣的皮囊而忘记本座卓越的智慧。”张保庆冷冷的瞪了室友一眼。

 

那天事情后来闹的有点大,张保庆和阿易打了起来,拳脚相加,一招一式,看得出来都是练过的,也有点惺惺相惜的意思,几个花把势下来引的周围一篇叫好,女生围了里三层外三层,保安过来两趟都被这群女孩子以“江湖卖艺,捧个钱场。”“不叫打架,这叫调.情。”打发走了,后果就是两人都挂了点伤带了点彩。

 

本来张保庆一干小弟想去寻仇,知道了来龙去脉也觉得自己老大理亏。

 

“不过再怎么样也不能打老大的脸啊,”小弟振振有词,“要是有个长得像老大那样的男孩子跟我表白我才不会打他脸!”

 

“你醒醒,凭你的长相不会有那种男孩子跟你表白的。”

 

小弟:这个糟()糕()的社()会到底怎么回事啊喂!

 

“我他.妈遇到个人就问了问,我哪里知道那个阿易是男的,我明明问的是校花。”

 

“报告老大,根据第一手消息,那个女生并没有说错,阿易被Z大女生称之为高岭之花,据说他一入学就在迎新晚会上跳了曲女团舞一时风头无量,又在隔壁女生被堵时仗义出手以一敌三,江湖也称霸王花,后因女生们觉得这个称呼实在玷.污男神,所以统称为高岭之花,据说女生中流传‘拜阿易,有细腰’的口号。”

 

张保庆: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声鼎沸的火锅店,阿易和朋友面对面,“什么叫因爱生恨?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二百五,”阿易顿了顿挑了挑眉,“但是长得挺好看。”

 

“等一下你不是面瘫吗你为什么在笑?”朋友端着麻酱碟一脸惊恐。

 

外人常说阿易先生为人不苟言笑高冷的一比那啥,好像雪山上盛开的千年雪莲花。

 

“我只是不屑于跟你们这群凡人做表情而已。”雪莲花一边涮毛肚一边如是说。

 

“我可去你的吧你个死傲娇颜控还闷骚。”

 

阿易笑了笑,Z大有句话,阿易一笑,诸神绕道,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要动手了,还有一部分原因是,阿易,笑起来是真的很好看啊。

 

朋友一边叹气一边去结账,哼,就知道欺负我。

 

阿易其实没什么朋友,他喜欢独来独往又太受欢迎,所以时常显得不太合群,这样一来就容易出问题,比如现在,阿易抬头看了看堵住自己这几个人,有点眼熟,好像跟上次追求校花不成的是同一批人,阿易还记得这个一米八五的汉子在校花楼下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最后是被宿管大妈拿着枕头砸走的。

 

阿易看了看人数,人数有点多,打起来不算什么大问题,但自己也绝对占不到便宜。

 

“我说,你们是一群小鸡崽吗?”声音清凉还有点耳熟,阿易抬头隔着人群看了一眼,心里爆了句粗口,冤家路窄这话倒是一点没错。

 

“我这个人呢,一向比较正义,看不惯人多欺负人少。”

 

接下来的剧情就很俗套了,反派总是死于话多,放在生活中也不意外,只是当张保庆和阿易背靠背被人围在中间的时候,俩人都在心里叹了口气,这到底是什么展开啊。

 

张保庆这场架打的还是挺爽的,所谓高手之间一招一式都是有默契的,他觉得他和阿易很适合在一块打架,虽然两人最后也都有点狼狈,但还是玩的挺开心的。肩并肩一起走在月亮下的时候,张保庆伸手看了看阿易,“认识一下,我叫张保庆。我知道你叫什么,哥们儿我跟你说我那天让人框了,有个丫头跟我说校花是你,我之前吧有个赌约,我后来才知道你是高岭之花,反正大概差不离也是花。”

 

生活总是给我们展示了无数种可能性,比如,并不是反派,也可能死于话多。

 

“卧槽我们不是朋友吗?你怎么说动手就动手?”张保庆一边跳脚一边吼。

 

“我不要。”阿易斜眼看人,“谁跟你是朋友。走好不送。”

 

“卧槽,你属白眼狼的吧,吃了就跑。”

 

大概张保庆的声音太大,路过的女生顿了下脚步,然后眼镜一闪光,微笑了。

 

这小子虽然人凶了吧唧的,但是腰还是挺细的。张保庆摊开手掌看了看,混战中不知道谁推了阿易一把,张保庆正好捞了他一把,那句话就这么撞进脑海里来。

 

张保庆这个人,大概只有两个心眼,一个有点死,一个有点轴。他觉得阿易是个可以交的朋友,比如那天替他挨了一棍子,所以三天两头往人学校跑。从春跑到夏,从夏跑到秋。

 

“所以,那小子是真打算染.指你吗?”在朋友拿着饭盆护胸瑟瑟发抖表示我错了我中文造诣实在不好您大人有大量放过小人一马的眼神中,阿易慢慢放下了椅子。

 

“不知道。”

 

“那你就这么让他跟着你?”

 

“他,挺好看的。”阿易挠挠脸。

 

朋友饭盆扣头才把那句卧槽你脸红了,咽了回去。

 

阿易按照习惯去舞室练舞,进门时还是大晴天,这时候就大雨噼里啪啦的,阿易靠着窗边戴着耳机听歌打算等雨停了再走,听了不到两首歌就听到有人敲窗户,抬眼一看,张保庆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隔着窗户看着自己笑,眼神干净清澈,虎牙俏皮可爱,好像一只美短。

 

阿易愣了好半天,雨声音乐声还有一声重过一声的心跳声。

 

“我来接你。”他听见张保庆这么说。

 

两个大男人打一把伞确确实实有点挤,阿易心想这人有的时候是不是脑子有点问题,来接人怎么不多带一把伞。

 

“我跟你说你离我远点我可是男的。”

 

“拢共就这么大点地方,我再远点就出去了。”

 

猫咪气呼呼,猫咪委屈屈,猫咪撒娇娇。

 

阿易沉默,阿易投降,阿易不说话。

 

张保庆傻笑着心满意足的搂住阿易的腰,他一直觉得阿易的腰手感特别好,有事没事就想摸两把,两个人有一点点身高差,阿易的丸子头刚好蹭他额角,蹭的他心直痒痒,特想找个什么东西磨磨牙。

 

又是火锅店,阿易保庆面对面。高岭之花很高冷,眯着眼睛看到吃的兴高采烈的人半晌,开了口。

 

“张保庆,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张保庆抬头一脸无辜,“不干什么啊,我们不是朋友吗?上次你还陪我去蹲.点海贼王手办啊。”

 

阿易想起来那回事,那大概是他脑子一抽干的最傻.逼的一件事,那时候他们刚认识不太久,被张保庆拖着和他朋友们一起出去吃饭,张保庆喜欢海贼王,海贼王限量手办早上发行,据说要四点半就去排队,张保庆是计算机系的,一群黑白不明昼夜颠倒的颓废儿郎早上四点正是梦中会女神的好时光,谁都不肯陪他去,那天张保庆咬着牙带了点怒气下楼就看到阿易打着哈欠靠着摩托车在楼下等他,也就是从那天开始,张保庆变本加厉的喜欢搂着阿易。

 

“你确定?”阿易看了一眼张保庆,琥珀色瞳孔满是疏离,一下就让张保庆想起第一次见面那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张保庆被阿易一个过肩摔撂倒在地,失重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双眼睛,当时张保庆就觉得自己有点充血,有点虚。

 

其实,到底想干什么呢?张保庆戳了戳碗里的牛肉。张保庆觉得阿易特别好,好到他不想当别人的大老虎,只想当他的一只小猫。虽然他每次都有点不理人,但是每次出去的时候他都会习惯性找自己,也不多话,那双琥珀色的眸子在他身上一顿,然后就移开。

 

一开始只是懵懵懂懂的,谁都不信就打了一架就把性取向给打弯了。阿易陪他去买海贼王手办那天,到地以后困的阿易一头靠他肩膀上,唇珠饱满,下颔流畅,眉间一点点印记,张保庆被人夸了很多年好看,这时也真想夸别人好看,他有点舍不得移开目光。

 

结果当晚就出了事,一个男生梦到另一个男生能说明什么?兄弟情深?但是要是有点不可描述呢?张保庆一边洗床单一边以“我有一个朋友开展了这个问题。”

 

“禽!兽不如”室友说的掷地有声,张保庆狠狠翻了一个白眼,那一段时间他是有点冷着阿易的,每天也胡思乱想长吁短叹,他不知道室友已经发过无数次感叹,比如好好的天气说阴就阴,好好的室友说弯就弯。结果他就看到阿易在自己宿舍楼下站着,和自己室友笑着谈话,唇边有两个安静的梨涡,妈的,今晚一定要虐这个彩笔,我都没见过梨涡。张保庆突然委屈。

 

正在他最委屈的时候,阿易跟他招了招手,迎着风笑的漂亮。这还委屈什么?他三步两步跑过去搂住阿易,觉得就认栽吧,不然以后只要别人瞧见了这对梨涡,自己怕是要在醋缸里泡成软骨症。

 

可是,没法说啊。张保庆把碗里的牛肉都要戳成牛肉泥了,怎么说。你看人家眼神坦荡眉目清澈,哪有你这么多心思。

 

“你这个姿势,特别像黛玉葬花。”阿易出声。“说起来,我还没谢过你。”

 

“啊?谢什么啊?”张保庆额角抽了抽。聪明敏锐如阿易,怕是早就看的出来。

 

“谢第二次见面的时候,你帮我打架。”

 

“不客气。”这别是要从头清算发好人卡吧。

 

“所以决定送你个谢礼。”

 

“真,真不用了。”送什么礼啊,这顿火锅你请的了,张保庆想这么说,但是刚张口,就被人堵住了嘴,阿易的嘴。

 

世界安静了,时间并不长,但就在这两秒里,张保庆亲眼看见了侏罗纪时期的恐龙,类人猿时期的群居,黄河下游穿着兽皮的人在呼儿唤女,阿拉比环重新开启,宇宙炸开一道光,光的那端是阿易。

 

“卧槽张保庆你特么刚刚绝对涮了香菜。”阿易拿着纸巾挡了半张脸,十足十的嫌弃。

 

“......”张保庆满心的槽点,麻辣鸡这是老子的初吻啊没有花前月下反而对着红汤麻酱这到底是什么操作啊,你亲我了你知道这意味着啥吗你咋还能这么淡定的吐槽你是不是真的属白眼狼的吃完就跑。

 

“以后再吃香菜我就不亲你了。”

 

“哦,好。”

 

还特么有以后,同学少年你知道你刚刚说了啥吗,你为啥都没有问一下我愿意不愿意,当然我肯定是愿意的,你怎么就这么确认我愿意啊!

 

张姓少年口直心快直接问了出来。

 

“因为刚刚用华为nova自拍不小心发现,你看我的眼神和我看你的一样。”

 

到底是文科生,说话就是拐弯抹角的。不像我们理科生,说话就是直球。

 

张保庆美滋滋的想,站起来大吼一声,“阿易,我喜欢你!”

 

阿易拉着张保庆从口哨欢呼声中一路狂奔杀出来的时候还在想,喜欢啊,这就是喜欢。

 

不用长篇大论的铺垫,只是一瞬间心动就足以证明自己喜欢这个人。没有一段感情的开始是要经过反复论证,也需是冲动了点,也需是仓促了点,但是想亲吻他的心情是按捺不住的,那么,这就是喜欢吧。

 

阿易偏偏头,笑,“我也喜欢你。”

 

很久很久以后。

 

“所以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又一个夜晚张保庆不依不饶。

 

“我特么没上过你希望你自己心里有点B数可以吗”阿易高岭之花人设彻底崩塌,拿个抱枕糊了张保庆一脸。

 

“我不管,我可是喜欢了你好久了。”

 

“你那些小弟室友知道你谈个恋爱就这么娘炮吗”

 

“连个名字都没有的吐槽体本体作者都不在意你在意个啥,所以快回答我问题。”

 

“那你什么时候喜欢我的?”阿易单手撑头看着张保庆。

 

张保庆也人设崩塌的抱着小抱枕哼哼唧唧,“一见钟情!喜欢你的时间和遇见你的时间一样长。”

 

“是吗?”阿易起身去厨房洗苹果,耳朵有一点点红,

 

“那我就喜欢你的时间比你喜欢我还要多一天,喜欢你的程度比你喜欢我还要深一点吧。”

 

THE  END

 

愿大家天天开心!

 

 

 

 

 

 

 

 

 

 



 


评论(17)

热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