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摸鱼不声不响

wink k赫 羽七

有中生无(十六)

wink衍生,无可上升。狗血文渣,本章琼瑶附体,看的开心就好。

 

尹柯开车去接凯莉的时候,还那天邬童一脸的苦大仇深,一双桃花眼像淬了冰一样,“你那天真要和她出去?”


邬童倚着门框看故作平静的尹柯,指尖都是颤的,“你不记得那天是什么日子?”
    

    “我答应了凯莉了,做人不能言而无信。”尹柯垂眸一页一页翻阅手上的文件,虽然一个字都看不进去,但是他更不想看现在的邬童。


     “那我呢?尹柯?你为什么总能对我言而无信?”邬童盯着尹柯看了很久,可直到尹柯低头从他身边绕过去,他都没能得到尹柯一个眼神,一句回答。


    尹柯当然知道那天是什么日子,那晚答应凯莉后瞥见邬童眸中翻涌的错愕疼痛,他就想起来了,既然已经决定逐步退出他的人生,就该一层层的落下帷幕。只是理智终究无法左右情感,邬童又惊又痛的眼神还是会让尹柯心疼,这么多年他把邬童放在心上眉间,已经成了习惯。

    
    女孩子似乎对于出门的时间观念都不是很明确,尹柯在凯莉家楼下等了十五分钟,才看见大小姐像一朵盛开的红玫瑰一样飘进了自己车里。

  
    “早安,柯柯。”尹柯闪躲不及,凯莉一个轻吻落在了尹柯的脸侧,尹柯能清楚的感受到自己脸上毛细血管爆裂的声音。


    “哇,你耳朵都红了,柯柯你真的好可爱。”凯莉笑意一直到了眼底,眼前这个男人,温润而强大,得体而自律,但偶尔露出的手足无措又形成直戳人心的反差萌。真好啊,凯莉托腮看着耳垂红透的尹柯,尹柯,除了你不喜欢我以外,你真的很好。


    游乐场远比想象中的人要多,幸亏尹柯提前做好了安排他们才没有浪费时间在排队上,摩天轮旋转木马海底世界,凯莉拉着尹柯去了一切她平时嗤之以鼻的地方,“那种地方一点都不刺激。”凯莉小姐如是说。可是这次她想和尹柯一起来,她看着尹柯的侧脸,早上被偷袭后尹柯下意识的和自己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偶尔看向自己的时候眼神还会闪躲。


    真是,我是女孩子好不好。凯莉想了想,有点心酸也有点想笑。


    她拖着尹柯走了大半个游乐场,像所有在谈恋爱的女生一样,躲在尹柯身后躲避恶作剧的小孩,站在他身边给抓娃娃的他加油,也举起自己手里的冰淇淋喂给尹柯,肆无忌惮的当众跟他撒娇。尹柯耳朵一直都是红的,太阳就在他身后明晃晃的,偶尔的光落进他的梨涡,再晃到凯莉的眼里。


    他们在排队等位的时候有两个小孩子坐在商场小椅子上相互依偎,一个哭着说找不到妈妈了,另一个伸出肉呼呼的小手给人擦眼泪说我会陪着你呀。凯莉觉得有趣,刚打算回头叫尹柯一起帮这两个小孩找找妈妈,就看见尹柯盯着那两个小孩的方向出神,神情温柔而哀伤。


    好在没一会年轻的妈妈就找到了这来,小孩欢欢喜喜的扑了上去,本该happy ending的结局,尹柯却一步三回头的看了又看,凯莉默默退后了一步,尹柯却没察觉继续向前走,凯莉叹了口气,她觉得今天的约会快要结束了,她在等尹柯开口,果不其然,尹柯坐立不安了一会以后,突然站起。


   “凯莉,抱歉。”尹柯难得的慌张外露,站起来的动作差点带翻了水杯,看着凯莉的双眸满是歉意,“我突然想起我有要紧事,我先送你回去可以吗?”


凯莉抬头看着尹柯,两个人一站一坐谁都没有说话,隔壁桌的女孩娇嗔的和他男朋友撒娇,服务员端着气味芬芳的甜点穿梭,角落的儿童乐园传来孩子们阵阵的欢呼,气氛是其乐融融的,可是和他们却没有关系。


凯莉在想,如果我说不好,是不是尹柯可以继续陪我?这个念头一出她自己都吓了一跳,凯莉对待尹柯的态度一向洒脱,想怎么接近就接近,想怎么相处就怎么相处,尹柯温柔体贴了太久,让凯莉惊觉自己几乎把这当成了一种习惯,也或许因为是这个原因,自己此时有了那么一点的在意和不甘。


“可以吗?”向来绅士的尹柯居然二度开口,语气婉转但目光却带了他自己都未察觉的恳求和愧意。


凯莉无声的叹了口气,尹柯,我不舍得让你难过,我也该给我自己一点时间去整理一下我的心情。我到底是不是真的对你有了期待。


“好啊。”凯莉笑的眯起了眼,“但是你要先送我去买小龙虾。”


“好。”尹柯不自觉松了口气,他开始觉得今天答应凯莉出来是一个错误,因为他几乎一直在想邬童。他在干什么?他是不是难过了?他有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所谓心神不宁六神无主大概还是因为心有所属。


把凯莉送到家以后,尹柯打转方向盘快速掉头,完全没有注意到凯莉欲言又止的模样。


尹柯开车这一路,满脑子都是那天千智赫和他说的话,那天他偶然遇见了千智赫,两个人相约去喝了杯茶,尹柯了解千智赫和karry的故事,他常常羡慕千智赫有等待五年的耐心和终见彩虹的运气,他把这话跟千智赫说了,千智赫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说小柯,你真的差了一点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勇气。


     尹柯叹了口气,我的曾经的那一点点勇气已经被一次次的自我阻拦消耗殆尽了。

     
     千智赫在下午的阳光里看了尹柯很久后,慢悠悠的开口,“如果你真的决定对这段感情彼此放逐,那么尹柯,你真的一点都不要再靠近邬童。你也别去管他,也别去心疼他,去尝试接受别人,这条路并不好走,你们两个严格来说都不是这条路的人。”


尹柯手一抖,茶水洒了大半出来,洁白的桌布染上茶渍,纹路一点点散开扩大,就像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心间疯长。


那天尹柯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但是现在尹柯有了答案,他做不到。他做不到放任邬童一个人难过,一个人陷在回忆,一个人去面对冷冰冰的过去。尹柯也是事到如今才意识到,自己远比自己想象的更在乎邬童。


尹柯打邬童的手机关机,座机也没有人接,尹柯开着车去了邬童母亲安眠的地方,没有看见邬童,他又去了他们的中学,他们的高中,他们两个曾经的秘密基地,他们两个后来常去的球场,有和他们当年同样青春稚气充满活力的脸庞在球场上挥洒汗水笑的开怀,尹柯倚着车看了那些孩子半晌,然后长叹一声,只是没有一个人是邬童,也就没有一个人是自己的青春。


尹柯开车绕了大半个城市,从日暮西垂一直到华灯初上,尹柯坐在车里看着路灯一盏一盏亮起,人生中很少有像今天这样慌乱,他找不到邬童了,他不知道邬童会在哪里,他想起多少年前的今天,他陪着邬童在长椅上坐了整整一天,就是这个时候,邬童靠在自己的肩上掉眼泪,“尹柯,你该回家了,你跟我不一样,我没有家了。”


而尹柯也清楚的记得,那个时候,自己拍着邬童的肩,认认真真的承诺,“不会的,你有我呀,我陪你一起等阿姨回来。阿姨很快就会回来的。”


那句话最终成了泡沫,邬童的妈妈没有再回来,而在这之前,尹柯先一步离开了邬童,没能陪他一起等。


尹柯觉得眼眶酸胀,他开着车往邬童家去,总要再试一试运气,他是真的害怕了,关心则乱的意思他在今天彻底明白,喜欢一个人就是哪怕你知道那个人已经成长为披荆斩棘的英雄,你还是会觉得他佩戴的宝剑对他都太过沉重。


尹柯开着车的手都在颤抖,直到进了地下车库看见邬童的车停在车位,尹柯踉踉跄跄下了车看见邬童的车胎上有明显的泥泞痕迹,这才放了心,精神紧绷之后的放松让尹柯几乎站都站不稳,他靠着邬童的车蹲了好一会,大口大口的呼吸,喉咙疼痛,过了好半天,哭出了声。


我们在面临失去的时候,总是能坦率的承认自己心中所想。人类的本性就是如此,我愿意为了你从天堂沉沦至地狱,也愿意为了你在地狱中万劫不复表达爱意,但当我们回到人间,我们却要三缄其口。人间炼狱大抵如是这般,爱而难言,求而不得,缘而不复。


尹柯抹了把脸平复了下情绪,出了停车场去邬童家,总要亲眼见过邬童他才放心。门敲了几次邬童都没开,尹柯在门口走了两圈双手放在唇边开始学猫叫,三声长一声短,是他们当年的暗号,我在等你,出来练球。


尹柯学了三遍以后邬童的房门还是安安静静的没有一声声响,尹柯第一次感到迷茫,他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房卡被他还了回去,邬童再给过他他也没有接受过。他在邬童家门口站了一会,闭了闭眼转身朝电梯走去,刚迈开步就听到邬童家的门被咣当一声粗暴的推开,邬童红了一双眼盯着尹柯,穿着拖鞋就冲了出来,死死握住尹柯的手腕就往屋里带,尹柯被他拽的身形不稳,险些被邬童关门的动作夹了手。


“你来干什么?”邬童看着坐在沙发上略显不安的尹柯,开口说了今天的第一句话。他知道这话不应该这么说,但是他真的控制不住,这一天他都过的战战兢兢过得患得患失,理智清楚他不应该有任何不满,但心里就是满心委屈还有无法表达的绝望。一颗心像是被开水烫掉了一块皮,眼睁睁看着各种细菌滋生,眼睁睁看着他溃烂腐坏。不是无药可医,而是药是唯一。

他去拜祭了他妈妈,邬童小心翼翼的擦拭墓碑,然后抱膝坐在台阶下,他觉得绝望,照片上的母亲还是年轻的模样,和邬童记忆里的慈母逐渐重叠,那是他人生中最温暖明亮的岁月,邬童哽咽,他一直都对失去无能为力,似乎所有爱他的人最后都会把他扔下。


尹柯在放弃他,在疏远他,他们之间的楚河汉界越来越明显,邬童很慌,他不知道该怎么办,走投无路他只能靠卖蠢吸引尹柯的注意,只能靠送花死乞白赖的手段去引起尹柯的情绪波动,我也很鄙视那样的自己,可是我没有办法。妈妈,你知道吗?我没有办法,我真的爱尹柯。


邬童在母亲那坐了很久,却什么话都没说,时间过去的太久,旧事落了一层灰,还没提及就要落泪,故事又太多太长,不知道从何说起。他开车出去的时候还一脸落寞,也就没注意一辆和他一模一样的车从另一侧入口开了进来。


“我来陪你等阿姨回家。“尹柯抬起头看了邬童一眼,一字一句,声音坚定,低沉的男音和多年前的清亮少年音重合,“你有我。”


“你以什么身份陪着我?”邬童怔了一下,这场面太过于美好,似乎时间空间发生了置换,似乎中间的是非曲折都没有发生,似乎尹柯一直就在他身边。


“朋友。”尹柯顿了顿,侧过头轻声说。


“朋友?”邬童勾起唇角,眼神愈发冰冷,“谁他妈会在乎一个朋友,尹柯?今天你也是先去陪王凯莉了吧。然后才来找我不是吗?”邬童笑的声调凄厉,“不是吗?尹柯!”最后尹柯两个字邬童说的咬牙切齿,一腔愤懑一腔委屈一腔不舍全绕在这两个字里,邬童几乎咬破了自己的舌尖,这个人怎么能这样,给了自己最好的情感最好的陪伴最好的时光然后干脆利落的抽身连头都不回。


凭什么你说是朋友就要是朋友?凭什么我们之间的关系要一直由你来界定?你凭什么把只能属于我的尹柯让其他人染指?


“邬童你冷静点。我们都是大人了。”尹柯侧头不去看邬童,他怕看到邬童的样子,心疼的还是自己。


“我冷静,我当然很冷静,我还有什么不能冷静的。”邬童半躺沙发上,“尹柯,你知道对我最好的是谁吗?是我妈和你,你知道对我最残忍的人是谁吗?还是我妈和你。我妈刚走的那段时间,我一直在找我妈,我那个时候就想,她回来我怎么都跟她走,我俩可以去租个小房子,我可以去勤工俭学,但是她要是带我走的话,我可能会求她,因为我舍不得你。而你,当年退出棒球队的时候,我也是这么想。尹柯你可能觉得是假的,但是那个时候的邬童,想到的都不是舍不得棒球队,是舍不得你。”


“邬童……”尹柯深吸一口气,邬童安静蜷缩在沙发上的样子太过脆弱,睫毛轻颤,像受伤的蝴蝶转了又转还是停在了湖面,搅动一池春水。邬童没理尹柯,自顾自开口


“我在知道真相以后,我就在想为什么要给我那种希望,给我那种她还会回来的希望,我在那两年,每天都在想,为什么我妈不要我了,是不是她对我爸失望对我也失望了,我哪里做的不够好,只要她回来我都能改,甚至我真的恨过我妈……”


“邬童。”尹柯吼了一声,腾的站了起来推动了茶几发出了刺耳的声响,“你怎么能这么说,阿姨是为了你好,那个时候你还太小,阿姨她……”


“凭什么是为了我好?凭什么是为了我好?她有问过我吗?你有问过我吗?”邬童青筋暴起声嘶力竭,每个字的尾音似乎都带了血味,涨红一双眼瞪着尹柯,手握成拳,整个人微微颤抖。“你们都说是为了我好,可你们做了什么?我没见过我妈最后一面,我不知道她最后想和我说些什么,她不知道我那时候长了多高,她不知道我棒球比赛拿了第一,她不知道我一次次自我怀疑,你也不知道,你们都说是为了我好,可你们从来都什么选择都不让我做,如果我妈能让我陪她到最后,我们还能多相处哪怕那么一小小会也好,我不会后来和我爸关系那么糟糕,你也是,你说你是为了我好,你剥夺了我所有的选择,你为什么一开始不说,你为什么现在又不要我?”


邬童眼泪不受控制的掉落,他步步后退身躯微弯,疼痛太过强烈让他站不直身体,喉咙弥漫着铁锈的味道,内心的疼痛与害怕让他承受不住,嘶吼也无法驱散内心的恐惧,精致的五官微微扭曲。小时候的尹柯说过会陪他,然后一年后走的不留情面。现在的尹柯又这么说,他真的怕再过一段时间尹柯就甩出一本红本告诉邬童他结婚了。


那张纸质承诺,是邬童永远都给不了尹柯的。


“邬童,”尹柯几步上前把这个比他略高了一点的人拥入怀中,就像许多年以前他们还小的时候一样,邬童在尹柯的肩上哭的肆无忌惮,尹柯伸手一下一下安抚邬童的后背,尹柯闭了闭眼,算我拜托你,别露出这种难过的表情,疼的不是只有你。尹柯深吸口气,缓缓开口。


“阿姨其实一直在告诉你,好好照顾自己,要开心要平安,这就是她对你所有的愿望所有的期待阿姨最后也是想和你说这些,她不想让你见到她最后痛苦的模样,阿姨不想让你体会无能为力的感觉,也不想让你有这种救不了自己的妈妈的自责。邬童,甚至也包括我,”尹柯手上用力,死死按住邬童的脊背不让他挣脱自己的桎梏。不让邬童看到自己发红的眼圈。但他控制不住自己发颤的声音。


“邬童,我喜欢你,从十八岁喜欢到二十八岁,甚至比这时间更长,智赫说我少那么一点勇气,确实是,邬童,我太清楚世俗的眼光,我知道karry和千智赫有多不容易,也知道他们背后有多少风言风语,就算你愿意,但我不愿意别人攻击你的那个理由是我,”


尹柯慢慢放开了邬童,抬手捧着他的脸,看着他水光潋滟的眼,尹柯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一刻这么心疼邬童,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一刻这么清醒过。

“阿姨最后的最后一定很想念你,但是她却不能见你,你一直是让她骄傲的儿子,她用终生遗憾去成全的儿子。邬童,我不能。”尹柯笑了笑,唇边漾出安静的梨涡,“我不能把阿姨这么守护的儿子带到世人眼里不正常的路,邬叔叔为了你承受了那么多年的误会,我如果真的那么做,邬童,我对不起邬叔叔,我也对不起阿姨,百年以后,我怎么有脸去见阿姨?”


尹柯一点点慢慢放下了手,他看着邬童笑容似悲似喜,如果我们之间一直缺少一个正式的告别仪式,那么今天由我来主持开场,因为,你就是应该被全世界都关照有加的人。


“我当初跟你坦白,是有点被你的胡搅蛮缠逼的走投无路了,我甚至想过跟你老死不相往来,先哄着你,然后一点点慢慢离开。但今天我发现我做不到,无论我怎么努力我都做不到跟你形同陌路,邬童,我……”


尹柯的话被邬童打断了,邬童抓住尹柯的手和他十指交缠像是溺水的人可以攀附住的最后一根浮木,邬童一双眼蕴的深情与疼惜柔过了窗纱过滤后的月光,


“做不到就别去做。百年之后,我们一起就这么十指交握去见我妈,我告诉她你是我的爱人,我这一生因为你都平安喜乐,好不好,尹柯?”


“算我求你,好不好?”

TBC


呜哇!好久不见!感谢等待。今天还算顺利,生活慢慢步入正轨,感谢你们的安慰与鼓励!我都看见啦!爱你们!(づ ̄3 ̄)づ╭❤~

邬童的在和尹柯擦肩而过的那一个下午的心理活动留着以后揭晓,下章有重量级人物出场~

 

 

评论(83)

热度(309)

  1. 徵水安静摸鱼不声不响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