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摸鱼不声不响

wink k赫 羽七

有中生无(十五)


wink衍生,无可上升。渣文笔且狗血,祝大家十二月顺遂


人与人之间果然是需要善始善终,孽缘与纠葛只能衍生出无数摆不脱的麻烦,尹柯摘了眼镜捏了捏眉心,电脑屏幕发出的光投影在他的脸上,显得线条分明,尹柯最近又瘦了一点。原因无他,邬童实在是太磨人了。


尹柯在很多年前就领略过邬童的蛮不讲理,为了自己能加入棒球队无所不用其极,而很多年以后的邬童故态复萌,甚至青出于蓝,尹柯想起前几天的晚宴额角直跳。前几天本市政商名流受邀参加一个晚宴,尹柯去接从国外巡演结束的蒋老师没能参加,安顿好蒋老师以后,凯莉打电话让尹柯去接她,声调婉转带了几分娇俏,一听就是喝多了。


尹柯一边念叨女孩子喝那么多酒干嘛,一边开车去了酒店,到了酒店门口,要不是门童迎过来的及时,他简直想掉头回去,邬童凯莉karry三个人齐齐整整站了一排,放在平时任何一个时候,尹柯都会鼓掌颔首对美人如画美人如景表示欣赏。


可是这个时候,邬童凯莉几乎是同时朝自己走了过来,karry站在原地默默捂脸,尹柯愣了一下,还是选择伸手扶住了凯莉,余光瞥见邬童脸色瞬间黑如锅底,暗叫了声不好,就看邬童气势汹汹的朝karry走了过去,揪着karry的领子就往自己这边拖,力度之大几乎可以听见karry那据说是手工打磨的贝壳扣子飞出去的声音。


邬童以推麻袋的姿势以及力度一把把凯莉推到了karry怀里,大着舌头冷着脸告诉karry,“你,管好你们家人,明白吗?”


邬童平时嗓门就不小,喝多了酒再加上棋逢敌手一时颇有点石破天惊的味道,引得众人纷纷侧目,瞬间他们就成了焦点,尹柯恨不得地上有个缝好钻进去。


果不其然第二天就声情并茂的流传了有关他和邬童的各种版本,传播度最广的是因爱生恨以及情敌相见。


其实这两个版本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真相了。尹柯起身去倒水喝,被办公桌旁边的一大束玫瑰熏的打了个喷嚏。脸色又黑了几分。


邬总真的不会追人,在表露心迹之前就先强吻了尹先生,表露心迹之后被尹先生连踢带踹赶出了家门。不思考自己的做法到底有什么问题,而是第二天上班直接大大咧咧的往尹柯办公室一坐,当着秘书的面就跑尹柯脸上啾了一下,吓得小秘书一时都不知道是应该先拉架还是应该先拍照——麻麻我搞到真的了。


“你说你生什么气?”邬总捂着鼻子坐尹柯面前委委屈屈,“你喜欢我,我喜欢你,咱俩就好好过日子呗,你也别说你不喜欢我,你念旧情你说你不喜欢我谁信啊?另外,尹柯。”邬童放下了捂鼻子的手,鼻头红红的看向尹柯,“就算你不喜欢我了,我也会一直一直喜欢你,直到你再次喜欢上我的那一天。”


邬童说这话的时候,眼神闪闪,目光坚定,嘴角笑意温柔,微微仰头看尹柯,满眼的缱绻几乎要溢了出来。


尹柯侧过头去不看邬童,邬童不是个能讲理的人,他比谁都清楚邬童的韧劲,也比谁都清楚邬童对自己的影响力。只是他高估了邬童的智力,比如在被他冷脸赶出去的甚至要没收钥匙的第四次后,邬童开始大把大把的往他办公室送玫瑰。


“邬童,你到底想怎么样?”尹柯一把把玫瑰花摔在了邬童的办公桌上,咬牙切齿的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几个字。


“我也觉得没用,但karry说有用,你说过日子弄这些没有用的干嘛?不如买点菜花回家给你做干锅。”邬童笑眯眯的看着尹柯,“你晚上想吃啥?”


尹柯看了邬童许久,像看一个奇怪的字眼,但又没办法生气,尹柯转身气势汹汹的走了,没注意到邬童在他关上门以后,眼睫低垂的模样。


尹柯走到窗边拉开百叶窗帘,邬童的车就停在马路对面,邬童靠着车背对着办公楼在抽烟,月光把他的影子拉的很长,尹柯无意识伸出指尖轻点玻璃窗,反复描摹那一块——邬童站立的地方,他看过邬童太多的背影,也给邬童看过太多次自己的背影。他们相遇,他们离别,他们重逢,他们错过,尹柯这才发现,这些年他们看彼此的背影的时间要远比站在彼此的身边多的多。


他把额头抵在窗户上的那一瞬间,邬童恰好回头。两个人隔着马路喧嚣,隔着寒风与暖意,隔着川流不息的人群车辆,隔着纷纷扰扰的世间杂乱,视线交汇,那一瞬间,时间似乎都静止了,路灯远去,背景安静,远处的近处的世界被虚化成光怪陆离的背景,这一刻,我的世界与世界无关,只有你有关。


尹柯不知道自己突然间怎么了,回身抓起手机,匆忙披上风衣,急步跑到电梯门口,慢吞吞的电梯刚到了二楼,尹柯皱了皱眉,转向了一旁的安全通道,没有那么多想法,没有那么多考量,没有那么多借口,当我的世界只剩下我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我可以承认,我想见你。我想任性一把。


在安全出口里行走的人就一定能到达安全的彼岸吗?在安全出口行走的人就一定是胸有成竹的吗?在安全出口里行走的人就一定能见到自己想见的人吗?


尹柯几大步跨下楼梯,身形不稳甚至略有踉跄,幽暗密闭的楼道里反射微弱的光线和急促的脚步声以及轻微的呼吸声,在又一次跨下楼梯的时候尹柯太急了没能站稳一脚踩空,在那一瞬间,尹柯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你看,你每次任性都没什么好下场。


而几乎在同一秒,腰间传来熟悉的触感,他被同样气喘吁吁的邬童搂腰提起,两个大男人推推搡搡撞上了电闸铁门,尹柯被邬童按在了怀里,而邬童结结实实的当了肉垫,不知道邬童那个骚包今天戴了什么表,金属与金属的撞击声余音悠长的回荡在楼道里。


所有之前的自我质疑在这一刻似乎都没有了意义,因为邬童真的出现了,邬童就在这。尹柯抬眼就看见邬童一双桃花眼亮的过分,搂着自己的双臂似乎又用了点力道。尹柯抓住邬童的衣领,把头抵在邬童的肩上。


所有的一切质疑都因为此刻的遇见而没有了意义。


黑暗大概是让人堕落最容易的借口,狭小的空间也提供了与世隔绝的安全感。这里只有我和你,我可以只用情感做事,我也可以,彻底放纵自己一回。


邬童把尹柯按在墙上时,对尹柯的顺从感到惊讶,他不知道尹柯到底打的什么主意,但是尹柯乖顺的待在自己怀里这件事情,真的让邬童欣喜若狂,摩挲尹柯后颈,邬童闭上眼睛一点点靠近尹柯,可以感受到他因为紧张而微微发抖,也可以感受到他的鼻息,甚至可以感受两个人的心跳,一声大过一声,渐次重叠。


这里跳动的东西,本来就是你的。


就在邬童几乎马上就要碰到尹柯的唇珠的时候,尹柯手机响了,震动的手机不屈不挠的彰显存在感,尹柯一瞬间理智回笼,回归了现实。


没有人可以真的永远待在暗处,也没有人真的能做到与世隔绝。我们终究要回到人世间。


尹柯偏了头推开了邬童,他的手还在发颤,滑了两次才接起了电话,凯莉的声音在那头响起,邬童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尹柯下意识调小手机音量


凯莉声音娇俏,脆生生的甜,一口一个柯柯你在哪里,是不加以掩饰的亲昵,听得邬童脸色黑如锅底。凯莉在那边絮絮叨叨问尹柯什么时候陪自己去游乐园,尹柯说好,都可以,时间你订就好。他现在脑子一团乱还要分心提防邬童,怕邬童会捣乱。可能尹柯戒备的神色太过于明显,邬童苦笑了一下退后了一步。


空间太小也太安静,手机音量调的再小也可以听见凯莉那头的声音,雀跃且欢愉。邬童抿了抿唇,没说话。现在在尹柯那享有特权的人不是自己了。那天晚宴结束自己仗着酒劲半真半假的把凯莉推给了karry,他想试探一下尹柯的态度,结果却是他最不想看见的。尹柯看都没看自己,过去扶住了凯莉,伸手揉她的额头,轻声细语的哄她,然后动作轻柔的把她半搂半抱的安放在副驾驶。绕过自己的时候叹了一声,“邬童,你别闹了。”


邬童一时如鲠在喉,我没有在闹和尹柯你就这么对我两种念头呼啸而来,邬童一时不知道该开口先说那一句,只能冲着远去的车辆发出一声奇怪的似哭非哭似笑非笑的声响。karry过来拉了拉邬童,第一遍甚至没拽动那个死死站在原地的人。


“邬童,走了。”karry加重了语气,过了一会,邬童动了动脖子。


“K哥,你说我就一直在这站着,能等到尹柯回来接我吗?”


karry叹了口气,把邬童连拽带踢塞到了后座,邬童一张脸青白青白的,看的karry都有些不忍心,忍不住开口,“这是不是尹柯第一次因为别人拒绝你?你以后习惯就好了。”


“不是这样的。”邬童半躺后座,小臂压着眼睛。“尹柯不是第一次抛弃我了,你看他就是这样,有本事把我弄得乱七八糟的,自己走的干干净净的。他就这么喜欢我的吗?他怎么这么心狠?”


“邬童,你不一定是真的喜欢尹柯,你可能只是习惯了他,你是可以对女生有好感的,甚至是冲动的,所以,你没必要……”


邬童没说话,沉默了很久,路灯不断倒退,明明暗暗的光效交错在邬童脸上,“我喜欢他,我之前说不知道什么叫喜欢,现在我想,大概就是他让我觉得心肺就像被揪起来一块那样疼,可我还是舍不得他,我还是想让他待在我身边。”


就像喜欢一朵未经修建的玫瑰花,宁愿被扎的血肉模糊,也要死死握住——因为那是我的,别人连动都不能动。


邬童在这一瞬间突然想起,那天因为karry多事,尹柯和刘艳芳在医院里碰头的时候,尹柯该有多难过。我是不是就这样一点点伤了尹柯的心,一点点透支光了他对我的感情?


这个念头在此时此刻更为强烈——尹柯笑着答应了凯莉在下周六那天陪她出去。邬童勉强启动大脑算了一下时间,眼眸瞬间睁大,他看着挂了电话但侧头不看自己的尹柯,满眼的难以置信。


你真的不知道下周六是什么日子吗?你真的不知道那个日子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吗?你真的不在乎我了吗?


“走吧,别在这站着了。”尹柯暗地做了几个深呼吸,平复心绪,他没敢去看邬童的表情,也不想去看。他不想听邬童胡搅蛮缠的问自己到底要和凯莉去哪?也不想再看到邬童一边又一边强调他在乎他。


邬童是尹柯这辈子都没法解的完美的难题。


尹柯迈步下楼,没走几步就被人从后面牢牢抱住,邬童的呼吸就打在自己的耳垂上,侧脸磨蹭这自己的肩颈,“邬童,你别……”尹柯嗓门拔高却被邬童打断了。


邬童抬手捂住了尹柯的嘴,另一只手死死的搂住尹柯的腰。尹柯挣扎了两下发现这个姿势无论怎么说都对自己不利,也就不再动了。


“尹柯,”邬童轻声开口,气音轻颤,薄唇一张一合间有意无意触碰尹柯耳垂,“我没有闹,是你在闹。尹柯,十年也好二十年也好,我让你报复回来,只要你别有别人,我受不了你有别人。”


尹柯咬着牙几乎要笑了出来,他弯曲手肘狠狠给了邬童一下,然后转身正面直视邬童,以前两个人吵架吵得再凶的时候,他都没有过要动手的想法,而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无论哪件他都想把邬童拖出去狠狠打一顿。


“你觉得我在报复你?你凭什么觉得我在报复你,你要我跟你说多少遍我想有一个新的生活,凯莉是个好女孩,她不是我报复任何人的工具。邬童,我是真的想有一个新的开端。我不想……”


“尹柯,你还喜欢我吗?”邬童声音猛然抬高甚至带了点凄厉,他可以找出无数个理由无数个借口来安慰自己,是尹柯在闹,尹柯对过去的那些年意难平,尹柯对出现过的刘艳芳耿耿于怀,尹柯对自己的犹豫和迟钝心怀不满,所以只要尹柯闹够了会回来。但是他没有办法接受尹柯亲口说出他想开始新的生活。


这段时间的日子已经让邬童觉得狼狈不堪,他实在没有办法去想以后几十年人生如果都像这样的话,那自己也太可怜了。


“尹柯,你还喜欢我吗?”邬童小声又问了一遍,尹柯闭了闭眼,他说不出口。他没法开口说不喜欢邬童,也没法承认自己喜欢邬童。两个人在黑暗之中静静对峙。彼此抱有一点近似乎可笑的坚持一动不动,我们到底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只要你还喜欢我就好,尹柯,这次换我等你。”邬童想伸手抱一抱尹柯,又克制了自己,绕过了尹柯,“走吧,我送你回家。”


尹柯侧头看着邬童的背影,死咬嘴唇不发出声音,手握成拳。他觉得可笑也可悲。邬童,我这么多年是等你喜欢我,你又需要等我什么呢?


TBC

最近真是忙到飞起,曾经以为19年之前可以完结,现在就希望19年农历年来临之前把坑都填平,把欠的点梗都写完。

 

其实现在纠结的就只有一点,怎么和好!!!我真的很奇怪,虐的大纲都已经码好了,只是没有考虑和好- -!

 


 

评论(84)

热度(226)

  1. 徵水安静摸鱼不声不响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