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摸鱼不声不响

wink k赫 羽七

有中生无(十四)


wink衍生,无可上升。渣文笔且狗血,祝愿各位十一月安康幸福。


喜欢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情感,存在于什么时机存在于什么地点,是某个环节里似曾相识的复刻还是天时地利人和的惊鸿一瞥亦或是细水长流后的化身氧气无所不在。


邬童端着杯奶茶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刘艳芳,思绪不可抑制的飘回到上次和尹柯一起吃饭的那晚,那天后半段大家都兴致缺缺,尹柯坐在邬童斜侧方,邬童刚好可以看见尹柯的脖颈处一点青紫的痕迹——自己似乎咬的有些用力,有些内疚的同时也有些难以启齿的愉悦和不可忽略的满足,这是邬童留下的印记,尹柯是邬童的。这个念头吓得邬童生生咬断了一个蟹钳。


凯莉礼貌性的问了一句没事吧,尹柯把目光撇向一边完全故意不看邬童,邬童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拿了张纸巾按了按嘴角,还是有点莫名的委屈,你怎么能看都不看我一眼。


尹柯送凯莉回家,路过邬童的时候也是冷冷淡淡的,尹柯在生气,而生气的原因邬童也心知肚明,自己越界了。邬童叼着烟西装搭在手臂,一路晃回了家,路上车水马龙万家灯火,路灯把他的影子拉的极长,孤孤单单的一个。凯莉跟尹柯撒娇的时候,邬童胸闷气短的偷着翻了无数个白眼。咬着后槽牙微笑告诉自己,要有风度要冷静。强撑着和凯莉寒暄,带着根本没有立场存在的胜负欲,却也能因为尹柯一个偏颇凯莉的动作而倍感委屈。


邬童觉得自己真的奇怪,出口在玻璃罩后面,自己站在答案的对立面,看着自己的脸滑稽而扭曲,看着自己的见不得光的心思被堂而皇之的剖析显露——自己对尹柯是真的有占有欲的,自己对凯莉也是嫉妒的。


友情里也有所谓的嫉妒心,早些年自己就会因为尹柯跟班小松嘀嘀咕咕的而倍感不快。自己对尹柯从来都是有占有欲的,那么,这是否能归结到爱情身上。他和尹柯实在太熟悉,那么多事情缠缠绕绕少了那一段都不是他们,那一段记忆无论好的坏的于邬童而言,是他大部分情感的归处。年少的友情,少年的陪伴,他们在一起太久,在经历过那么多离散与那么多遇见后,尹柯还在他身边。只要尹柯站的地方,就一定有我的归处。邬童曾经这么想过。


而现在,邬童却清晰的意识到,这样不够的,尹柯站的地方,只能是他一个人的归处。可是,伙伴与伴侣并不相同,前者我们一起成长一起经历磨难后者意味着我们不但要经历月缺月圆还要分享不能与他人开口的私密话语,做最亲密的事有最亲密的关系。


可是,自己可以吗?柏拉图恋爱并不适合成人的世界,虽然说起来俗气,但是某些关系也是情感的证明,身体的冲动虽然不能说明一切,但起码,对你爱的人你会有反应,出于欣赏也是出于爱意,你愿意成为他的信徒,和他一起去禁忌的果园。


邬童曾经对着镜子欣赏自己的肌肉线条,脑子里突然冒出尹柯的脸,尹柯喜欢这样的我这个认识让邬童不可避免的沾沾自喜。而完全忽略这个喜欢在尹柯那已经是过去时了。


手中奶茶渐渐失去温度,邬童和刘艳芳之间还是一句话都没说,刘艳芳安静打量这个明显就是在发呆的男人,她承认这个男生是好看的,带着属于成熟男人的魅力而同时兼具少年特有的热忱天真,他似乎很喜欢来这里和自己聊天,态度坦坦荡荡,眼睛满是笑意,却是似乎看着自己也好像在看着别人。


“邬童,你想什么呢?”实在受不了略带尴尬的气氛,刘艳芳开口打破僵局,每次邬童能和她说个不停,说趣事说朋友以及说的最多的人还是尹柯,凭借邬童的描述,尹柯是个很可爱的人,但那天在医院里匆匆见过一面,自己却实在无法把那个矜贵清俊的男人和可爱联系在一起,那个人对自己似乎颇有敌意。


“抱歉。”邬童愣了一下笑笑,他和刘艳芳一直以热络的朋友的身份不远不近的相处着,邬童也很纳闷为什么自己当初有过一瞬间的怦然心动却完全说不出喜欢这种话,“我在想到底什么是喜欢,说起来可能很矫情,但是会不会有些人真的,永远都弄不清楚这个概念。”


“其实也不会吧。”刘艳芳想了很久慢吞吞的说,“喜欢一个人的心情是藏不住的,你以为自己掩饰的够好,但是你的眼神,你的动作都是瞒不过人的,会想去看着TA,想去靠近TA。想让TA只有自己一个人。”


刘艳芳看着邬童笑笑,有些不好意思,她很少一次性说这么多话,她和邬童之间一般都是邬童说,她在听。


“其实我今天来,是来道歉的。”邬童想了又想,还是开口,耳尖有一点红,“我之前,可能对你有一点不一样的情感。”邬童看见刘艳芳目瞪口呆的样子有些挫败,“你这什么表情,你一直都没发现吗?”


“啊,是的。”刘艳芳扶了扶眼镜,她刚刚差点就体会到传说中吓得眼镜都掉了是什么场景,她真心实意的没有想到邬童会喜欢她,“我一直以为您是想在我这拿奶茶团购价,后来我以为,您是想把我介绍给尹柯先生。”


“什么鬼?”邬童心理打翻了五味瓶,一时不知道醋该怎么吃,我夸尹柯是因为尹柯好,不是让你喜欢他的。“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就,你每次来都不停的说尹柯,所以我就……”刘艳芳越说越小声。


邬童砸吧了半天觉得这样不行,尹柯有多好自己比谁都清楚,他就像蜂蜜硬糖,坚硬的外表有最柔软的内里,这种好不想让别人知道,但又巴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


“算了算了,”邬童摆摆手,“你别去喜欢他,”邬童做了一个微妙的停顿,“也不能喜欢他。”


“我没有喜欢尹柯。”刘艳芳哭笑不得,“所以你是喜欢他吗?”刘艳芳说的直白,吓得邬童差点拿不住奶茶,但她却神色平常,好像这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


邬童怔了一下,是啊,本来就是一件普通的事情,只不过是两个个体惺惺相惜而已,喜欢本来就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存在于某一次心动某一次对视某一次靠近,只是我们不断用条条框框去约束去束缚去规定,复杂与该改变的从来不是一种感情,而是这个世界。


邬童笑了一下,勉强牵动了嘴角。“按你这么说的话,没错,我情感上是喜欢尹柯的。”


不是那种只想当朋友的喜欢,而是那种想让他只有我的喜欢。有的时候领悟只需要一丝丝提点就可以完成,我们以为答案在玻璃罩里,实际上那也只是一层纱而已。我们以为要跋山涉水才能寻找到真相,实际上可能拐弯处就是柳暗花明。我们总是给自己设置无数条条框框,限制自己也伤害了别人。


“但是他不喜欢我了。”得知确切心情可能有很多种方式,我却偏偏要用失去的苦涩与难过的不舍,才能证明我喜欢他。

“那你打算怎么办?就此放弃?”


“我需要整理好我自己的心情,确定我的立场,然后我再去找他,把他追回来。”邬童扬起脸,“我的就是我的。任何人都别想动。”


阳光在邬童身后绽放的灿烂却抵不过邬童眼中的流光溢彩。刘艳芳笑出两个梨涡,爱情真实存在于这个世界上,我们会因他人的情感而动容,继而相信爱情本身。


“卧槽邬童你这不地道,尹柯那边要开始新生活了,你这边开始无影响自弯,你觉得合适吗?你能不能跟自己打个商量让自己再直回去?”karry坐立不安反复站起来好几次,凯莉明显对尹柯很有好感,眼前的这个人即是自己的兄弟又是自家姐姐的情敌,karry突然生出一种悲怆感,塑料亲情与玻璃友情到底哪个更脆弱?


“你还好意思说?”邬童随手拿个抱枕就糊到了karry脸上,“你给我戴绿帽子这事没完我跟你说。”


“注意你的措辞,那绿帽子明明就是你自己非要往自己头上戴。”


两个人同时陷入了诡异的沉默,刚刚的话总觉得有哪里不对。karry甩了甩头,“所以,你今天非要找我出来是为了批判我?还是做什么?”


“其实我就想问你,你是怎么发现自己对智赫有欲----望的。”

邬童很会戳人痛处,karry最不想回想的就是自己刚开始和智赫纠缠的那段岁月,他不敢去想那段时光里千智赫到底有多伤心,每次自己想起来都觉得心口发疼。


“我天生弯的,邬童。”karry收了嬉笑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我对男人有性---趣,我不是个直的,我不想你,承认自己喜欢同性还要铺垫个千八百回演无数个剧场。我能认清自己,我也知道直男都怎么想的,你跟尹柯其实都不算弯的,你俩真的不如就彼此放过。”


“我说了我喜欢尹柯。”邬童耸耸肩,“做人为什么不让自己轻松一点?我确定我喜欢尹柯以后我觉得任何问题都不存在了。”


“那你之前都在犹豫纠结闹这么大一出干嘛?”karry觉得不可理喻,“你到底是占有欲作祟还是什么情况?你要知道单凭喜欢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我就是知道我才一直畏畏缩缩的。我想过无数种我们在一起以后的可能,他家长会怎么对他,外人会怎么对他指指点点,尹柯从小就等于优秀,凭什么因为我让他万劫不复。”邬童顿了顿,“尹柯这十几年不说,大概也是这样的念头,我们都知道这条路不好走。但是有的时候,路不好走也比无路可走要好。是我要拖他下水,所以我也会更强大,站在更高的地方。”邬童眸色沉沉,如果我们不能改变这个世界,我们不能改变大众目光,那么起码,我要有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尹柯建造一座伊甸园的能力。保护好他,也会对他好。


虽然知道尹柯的强大自尊且要强,但这并不妨碍邬童的决心,动心以后就是这样。想给你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好。

 

“别肉麻了,你也不想想,你现在对尹柯好,尹柯想要不想要。”karry翻了个白眼。这个世界上最多余的事情就是不被需要的喜欢,自作多情是一种打扰,小众的事情虽然有小众的幸福,也有太多的苦恼。


“那是我的事情,其实我找你也只是因为一件事我有点矛盾。”邬童想了又想,“我对男人没有性---冲----动。”


“你去找老中医啊。”karry一脸恨铁不成钢,“邬童,其实有一句话我很早就想说了,你总是奇怪的界定不清楚尹柯的界限,你总是在该把他独立于其他男人的时候把他们混为一谈,你喜欢尹柯,你只要思考你对尹柯有没有冲动就可以了。”


酒杯落地,红色葡萄酒蜿蜒在白色地毯,像是谁的心事不可说的在漫延。


尹柯把凯莉送回了家,凯莉是活泼且热闹的人,有她在连空气都觉得拥挤,尹柯对她有些内疚,所以尽可能答应她的一切要求,除了在一起这件事情,好在凯莉也没有提过,尹柯靠在电梯里有些许疲惫,他觉得这样的自己卑劣且无耻,试图把感情转移,但并不成功。


他清楚凯莉不是邬童,甚至也清楚自己不需要人陪,哪怕一回到家以后迎接自己的只有满室黑暗和冰冷,看起来尹柯还是习惯自己一个人的日子。可是,并不是这样的,还是因为不是他而已。


尹柯慢吞吞的按了密码锁开了门,迎接他的是满室明亮和缕缕香气,邬童正在往桌子上放粥。邬少爷手艺在不涉及到小蛋糕的时候都是非常值得称赞的。


“回来的这么晚?一起宵夜?”邬童说的自然而然,尹柯却觉得不可理喻,他和邬童冷战了几天,他甚至可以忽视邬童的示弱与求和,原因无他,邬童那一口实在咬的太狠了,好几天痕迹都下不去,每次照镜子都会提醒自己,邬童有多逾矩,而自己并不是很有定力。事发后被凯莉狠狠的调侃了一句,直到自己双手投降表示会陪她去游乐场,才被放过。


“不过尹柯,原来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是那种眼光。”凯莉笑笑伸手戳了戳尹柯的脸颊,“你会有一天也会那样看我吗?”


“想什么呢?”邬童凑过来就想环住尹柯,却被尹柯直接推开,面上僵了一瞬后又很快调整过来,尹柯现在有可能不喜欢你了,你在他那逐渐失去特权,你要明白。只是虽然清楚但还是有些委屈。“你不过来吃吗?”邬童眨眨眼看着尹柯。


“不了,我吃过了。”尹柯开口,带了十足十的冷淡。


真是辛辛苦苦十几年,一朝回到解--放--前。邬童看着戒备的尹柯,叹了口气,“别躲我了,我道歉还不行吗?”尹柯心软,服软总是没错的。果然邬童听见尹柯开口,“我没有躲你,只是你应该明白朋友的分寸。”


“你是铁了心要跟我只当朋友?”邬童冷了脸问尹柯。


“不然呢?邬童你别像个没糖吃的小孩一样无理取闹了,我知道你怎么想的,你大可不必这样,等你跟你女朋友正式在一起以后你对我的注意力自然而然就会转移了,我很累了,你回去吧。”尹柯一边拆领带一边绕过邬童想去浴室,路过邬童的时候刻意提防了他一下见邬童没任何动作才放下了心,刚松了口气,整个人就被拦腰搂住,肩膀一疼,尹柯被邬童用力翻转过来按在墙上,就在尹柯以为自己头会被撞到智商下降的时候,却枕到了一片温暖——邬童用手护住了尹柯的头。


两个人鼻息交缠离的极近,是最触手可及的距离,几乎将生死都可掌控的间隔。时间场景逐渐和多年前的一天重合,尹柯一把推开邬童力气之大出乎自己意料。


“邬童你他.妈是不是有病!”尹柯声调拔高嗓音喑哑几乎是嘶吼出来的。多少年前以这么个开端让自己陷入沼泽无路可逃,而现在在眼下这个局面他还想做什么?


“尹柯有病的是你还是我?你说喜欢我就喜欢我,说不喜欢我就不喜欢我,你喜欢一个人和不喜欢一个人怎么都这么快?”邬童又气又委屈,手紧握成拳,“你到底怎么喜欢我的?只是因为这张脸?现在看到像的就可以不要我了?你招惹我以后你就不要我了?你……”


邬童接下来的话没说出口,尹柯一拳结结实实的打在了邬童的脸颊,打的邬童几步踉跄跌坐在沙发上,一时反应不过来,紧接着又被尹柯提起了衣领,被迫直视尹柯红了的眼眶,“邬童你要不要脸?。”尹柯几乎哽咽,“明明就是你先招惹我的!明明就他妈是你先亲的我!你醉成狗撒完酒疯就忘了,你有什么脸和我这么说。”


邬童眼眸瞬间睁大,手发抖到自己都难以控制。心脏似乎在那一秒都停顿,周遭一切静止,甚至都听不到自己的呼吸。喉咙干涉,甚至有些微的眩晕,自己都觉得自己不真实,只能虚搭在尹柯的手上求的一丝确切感。


时间回到多年以前的雪夜,邬童出国回来的第一个学期,一群人聚会给他接风洗尘吵吵闹闹,邬童好久不见尹柯了,不满尹柯坐的离他那么远,尹柯去卫生间的时候自己趁着醉意就跟出去了,在洗手间外边拦住了人,哼哼唧唧的往尹柯身上一靠说他不仗义,邬童只记得那天尹柯笑的温柔调侃自己。在以后的事情邬童就记不清了。


尹柯却记得清清楚楚,他和邬童很久没见,虽然社交软件上联系的频繁,但到底比不过真人,焦耳班小松他们围着邬童起哄,尹柯不好意思盯着邬童看的太久,又克制不住自己,只能坐远一点看着他们打闹,他也没想到邬童能把自己以壁咚的方式堵在洗手间门外,人来人往谁都有可能发现,邬童喝醉了絮絮叨叨说什么他回来了自己一点都不高兴之类的毫无理由的控诉,尹柯调侃了几句发现邬童真的带了点委屈,才叹了口气,“好吧,你回来了,我很高兴。”


尹柯到现在都还记得邬童的眼睛在那一瞬间流光溢彩,然后邬童按着自己的肩膀,突然就凑了上来,少年人气息清爽,带了酒气也只是让人更沉沦迷醉,尹柯反应过来的时候,邬童已经结结实实的亲了上来,唇齿相贴并无深入,尹柯在那一瞬间吓得险些哭出来,可能只过了两三秒也可能真的过了很久,尹柯才想起来要推开邬童,可是邬童这个人天生与其他人不同,喝醉了力气却特别大,尹柯推不开,反而被他惩罚一样的在唇瓣上咬了一下。


尹柯的眼泪唰的就掉了下来,那时尹柯也还处于青春期的尾巴,世界简单情感懵懂,突然被多年的好友亲了,尹柯大脑直接当机,好不容易挣脱开邬童的禁锢却又被他从背后抱住,鼻尖蹭自己颈后,“我才不说我想你。”邬童喃喃自语。声音极小却字字落到尹柯耳朵里宛若平地惊雷。


尹柯软手软脚的把邬童拖回包厢然后落荒而逃,他不反感邬童的亲吻,甚至在邬童表达出思念以后自己的心情是惊喜,而第一个念头是我也是。


如果邬童不那么做,尹柯可能一辈子都会束缚着自己,克制着自己的感情。可是邬童的时间节点实在选的太好,那个时候尹柯确实思念邬童,偶尔也会为这个念头而困扰。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总是想着邬童。而还有一点,那个时候的尹柯,有着最冲动的勇气和愿意对抗世界去相信爱情遵从本心的勇气。


尹柯纠结了很久辗转反侧,邬童莫名的被单方面冷战,带着满肚子疑虑急上了美国的飞机,在资本主义社会急的团团转,终于忍不了在周末杀了回来,气呼呼的跑到尹柯学校堵门,却刚好看见尹柯跟一个女孩子有说有笑走了出来。


十八岁的邬童更不懂得克制情绪,自己受了委屈就不管不顾的发泄,絮絮叨叨好像尹柯做了什么错事一样,而尹柯也确实像一个做错事情的孩子一样一言不发,盯着邬童看了半天,最后露出一个莫名带点悲凉的笑。


我觉得你在乎我,我拿你这些在乎以及你的冲动,赌我全部的爱情。


尹柯不是个冲动的人,仅有的几次冲动都没什么好结果,但这次尹柯却信心满满,因为那是邬童,邬童不会让自己失望,何况还是邬童先亲的自己。


那时的尹柯也没想到,这押上的一切都在那个雪夜满盘皆输,也没想过,自己居然能又狠心的加注了十年。


尹柯慢慢松开邬童的领子站了起来,这些过往如同长在身体里的一根刺,鲜血淋漓的被拔出,横在两人中间,尹柯以为自己会痛快一点,但看到邬童一瞬间支离破碎的眼神,尹柯还是觉得心疼。尹柯闭了闭眼,“邬童,你走吧,我是真的累了。咱们没必要闹得这么难看,就好好当朋友不行吗?”


尹柯想往回走,却手腕一紧眼前一晃被邬童扭住胳膊直接压到了沙发上,“邬童你他妈……”


余下的话被邬童全部堵了回去,邬童一手控制住尹柯双手,一手抬高尹柯下颚,用全身力量压制尹柯让他被动的接受这个吻。没有理智无力思考,只知道想去抱着他,想去亲吻他,想把多年以前欠下的所有爱恋都还给他。


因为真的喜欢你,所以你的细微情绪在我这都会掀起蝴蝶效应。那年的多难过,如今的我就有多心疼。


我第一次真实的对自己有了恨意,都是源于爱你。


尹柯快要气疯了,他对邬童真的没有戒备心才会让邬童一次两次得手的这么容易,尹柯屈膝狠狠顶了邬童小腹,下了十足十的力道,疼的邬童瞬间弓起了身子脸色发白。尹柯扯过纸巾拼命擦嘴,想开口却觉得舌尖发麻,凉风侵--入还有些火辣辣的疼痛。尹柯又气又急死死盯着邬童,恨不得直接把他从窗户丢出去。


邬童缓了好一会才慢慢爬起来坐在沙发上开口,

“不好,尹柯,我不想和你只是好好当朋友而已。”


TBC

十一月也要开心快乐!!!!!最近忙疯了,每天陀螺式旋转,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惆怅,大家好久不见!感谢等待!

评论(107)

热度(288)

  1. 徵水安静摸鱼不声不响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