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摸鱼不声不响

wink k赫 羽七

有中生无(十三)

wink衍生,无可上升,狗血略雷无文笔,慎入。

 

一顿饭吃的邬童如坐针毡,凯莉是个把优秀写在面上的女人,张扬而不张狂,幽默而不轻浮。邬童试图让自己站在客观的角度去看这两个人,所谓的俊男美女,所谓的天作之合,所谓的佳偶天成。



尹柯遇到了好的女孩,自己应该是笑着祝福才对,就像几年前栗子挽着班小松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邬童那时的喜悦是发自内心的,而今天,他的不满无措甚至还有迷茫也是内心深处最直观的感受,邬童没有办法笑着说出祝福的话,他甚至不想去看尹柯和凯莉的互动。



尹柯略带笨拙的给凯莉剥虾的时候邬童盯着自己盘子里的虾看了很久,尹柯对海鲜有兴趣,但是一贯心灵手巧的尹柯却不会处理剥壳去皮这种琐碎的小事,每次都是邬童剥好了放在尹柯盘子里,就连出去和合作商吃饭也不例外。



我给你剥了十几年的虾了,而今天你给别人剥虾。邬童拿过红酒抿了一口,心中酸涩无比甚至还带了点委屈。他第一次以旁观者的角度去看待尹柯和其他人的活动,去看待尹柯对其他人的无微不至,去看待尹柯的温柔如何织网让人心甘情愿的沦陷。



尹柯给凯莉剥虾的时候,邬童实在没忍住说了句你还是个小公主啊。凯莉眨眨眼说我就是公主有什么问题吗?邬童呵了一声,刚想说什么就被尹柯打断了。“嗯,你不是公主,你是女王。”凯莉笑的开心,拽住尹柯的袖子摇了摇。



邬童抿了抿唇,起身去了洗手间,他不想看凯莉是怎么跟尹柯眉眼弯弯娇声软语的道谢,也不想看尹柯瞬间发红的耳垂和带着宠溺的调侃。邬童摸出根烟靠在走廊,拐角处的灯光明明暗暗,他太了解尹柯了,尹柯眼里的笑意不是假的,邬童甚至没法说服自己尹柯对那个女人好只是出于家教使然,自己不太了解尹柯和尹柯真的把那个人放在心上了到底哪个更糟糕。一根烟的时间过去了邬童还没有得出结论。



正当他出神的时候突然感觉身侧灯光一暗,尹柯站在走廊的另一头看着他,灯光太暗,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邬童手中的烟蒂还没丢,也愣在了原地。



“我来看看你怎么去了那么长时间。”尹柯从暗处中步步走来,面上神情无波无喜。“你不开心?我以为你和凯莉会相处得来。”尹柯轻笑开口。



现在这样就是假笑,邬童扔了烟蒂直起身,“我和她处得来干什么,你和她,不就行了。”邬童顿了顿还是没把处的好那几个字说出口,带了点莫名的心理,我真是莫名其妙。我不知道怎么了。



“毕竟以后都要经常见面的。”尹柯看了邬童好一会,缓缓开口。



邬童盯着尹柯愣愣的想这几个字是什么意思,这个女人是要和尹柯有以后吗?尹柯今天没扎领带,衬衫扣子解了两粒,露出的锁骨让邬童觉得不自在,他忽然很想搂住尹柯,像无数个一起训练结束后的下午,像无数个一起下班后的晚上,也像无数个一起加班到凌晨看着日出的早上。



他想这么搂着尹柯出去,直接出去站在那个女人面前,告诉他这是我最好的朋友这是我最好的兄弟这是我认识了十几年的人。可是邬童低头看了看自己手指,这不够,因为是好兄弟,所以才出来见他女朋友。因为是好朋友,所以才要和他女朋友好好相处,因为认识了十几年,所以,就是从年少起就安排好了,尹柯是这辈子都不可缺少的重要存在。



好兄弟和女朋友不是矛盾冲突的存在,这不存在任何选择冲突。可是邬童清楚自己受不了了,尹柯把目光放在别人身上真的让他难以忍受,心脏最柔软的地方似乎被人拿针扎了一样,密密麻麻的疼痛,以为可以在忍受的程度,结果却是连呼吸都带着疼痛。



尹柯在说出那些话的时候就是打算要走了,而自己也应该放他走,可是就算理性怎么做好这个觉悟,感性上都难以忍受。心和大脑到底哪个更会骗人?邬童不知道,邬童只知道他现在很难受很委屈。



尹柯叹了声转身要走,却被邬童拉住了,邬童手心很烫,力度极大的握住了尹柯的手腕,尹柯微微皱眉。“怎么了?”



“没什么。”邬童想了会开口,“尹柯,下个球我会投的更好。”



尹柯面色忽的一变,这句话是他们初中时候的暗号,邬童那时手臂就有负担,两个人约定了这句话作为邬童已经超出忍耐极限的暗号。印象里邬童只说过一次,就是他妈妈刚刚离开的那段时间,尹柯是在他们常去的街角公园找到邬童的,邬童靠在尹柯肩头靠了好久,才说出了这句话。那天尹柯在街边公园整整陪了邬童一个下午,邬童哭了,眼泪一滴一滴落在尹柯肩上,尹柯没有回头,只是一遍遍给邬童承诺,我在。



可是后来自己却食言了。



而今天这个场合,邬童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说出了这句话,尹柯咬了咬牙不去看邬童,邬童一双桃花眼写满了委屈,难过的情绪几乎就要溢出来。邬童在示弱,这个认知让尹柯觉得苦涩。他最怕今天这种局面发生,自己把邬童的心绪搅乱的乱七八糟,他太了解邬童,邬童有多依赖自己自己比谁都清楚。这么多年多半也是自己有心而为之惯出来的,可是事情到了今天,不是单纯两个人的事情了。



开弓没有回头箭。有些事情,错误了也就是错误了,错过了也就是错过了。



“好了,我们该回去了。别让凯莉等急了。”尹柯把脸扭过去不去看邬童,紧接着就觉得腰身一紧邬童突然扑了上来狠狠咬住了尹柯的颈侧。



“卧槽邬童你丫有病吧。”邬童咬的很用力,甚至尹柯第一下都没推开他。等把邬童推开才反应过来刚刚两个人有多暧昧。表面意义上的耳鬓厮磨,内里实质却是渐行渐远。



“我高中重新遇见你那年,你走在我旁边对我爱理不理的,我就想这么咬你。”邬童磨了磨牙盯着尹柯,尹柯每次穿个衬衫往他旁边一站,他都盯着尹柯肩胛脖颈处磨牙,甚至他自己也不清楚原因。“我真的生气了。”他没有说谎,他在示弱,他在告诉尹柯自己承受不住了,但是尹柯却不再接受他的情绪感知,甚至不愿意再安慰他,反而把凯莉放在了自己前面。



邬童突然就想起karry说过的那句话,朋友的身份会被排在爱人孩子后面,尹柯会有幸福美满的家庭,自己逐渐从他身边的人变成他可能偶尔才会想起来的人。



每次这个想法一出现,他都觉得不寒而栗。来之前他做好了所有的心理准备,但是亲眼见到还是让邬童承受不住。为什么两个人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不能一如既往,为什么尹柯要去交女朋友?



“邬童,你凭什么生气?你有什么理由和立场生气?你有这个权利吗?”尹柯捂住脖颈咬牙切齿看着邬童,“你邬少爷想怎么样?你想跟你女朋友甜甜蜜蜜然后一直让我待在一边让我围着你转?邬童你凭什么?你什么时候替我考虑过?”尹柯冷冷的看着邬童,理智下线,身体不受自己控制一样不断控诉邬童。



“我什么时候没替你考虑过,尹柯你还有没有良心,小芬不是我女朋友,我也没说让你非要围着我转,”邬童又气又急又觉得冤枉,尹柯凭什么说他没立场,他怎么就没立场去生个气,他怎么就没这个权利去管尹柯。



“从一开始棒球队到后来创业,你邬少爷什么时候考虑过我的难处考虑过我的处境你考虑所有人把我放在第二选择或者说你根本没给我选择,也怪我,你所有的恶劣都是我心甘情愿纵着的。”尹柯怒极反笑,“邬童,朋友要守好朋友的界限。你明白吗?”



“不是的。”邬童几乎倒吸一口凉气,他受不了尹柯这样说话,一个从前把你一切都想好的人,一个对你妥帖从来不会让你为难的人,今天却突然这么为难自己。今天却让自己这么伤心,尹柯你到底对我有什么误解,让你不高兴的事情,我真的从来没做过。



“不是的。尹柯,当初是我想和你一切打棒球,后来也是我想和你一起创业,去他妈的第二选择,你不在任何选项里,你是我一直想在身边的人而已,没有任何人任何事可以和你一起构成选项。”邬童盯着尹柯,因为太过紧张手心汗湿,他还想说你不可以这么想我,你不可以这么对我,你不可以不要我。但是,这不可以。邬童垂下头。



尹柯眼睛瞬间就红了,这个人怎么可以在今天还这么若无其事的说这些话,这个人怎么可以在今天还以一副受害者的心态出现,而同时尹柯也厌恶自己,怎么还会因为这么一句话而心跳不已。



“邬童,现在说这些没什么意义,你要试着回归正常朋友的视角去看待我们。”尹柯抬手抹了把眼睛过身去背,“刚刚就当我说的是气话把。”



“我他妈不能尹柯,我这段时间要疯了一样,从karry告诉我你有女朋友开始,我他妈接受不了,我知道我自己奇怪,尹柯,我想问,当初我告诉你,我有喜欢的女生的时候,你是不是也这么疼?”



 “都过去了。”尹柯深吸口气,指甲深深陷入掌心,“邬童,你懂事一点,别让我为难,这么多年我从来没让你为难过把,如果真的,我多年以前就问你一句,你是要当我男朋友还是当陌生人,邬童你怎么选?邬童,我真是挺心疼你的,我以前不会问的,我以后也不再提。好了,我们该回去了。”



邬童胸口如遭重击,尹柯的男朋友这几个字绕着他让他动也不能,他应该说点什么,但是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情绪丝丝络络缠绕着邬童像是从骨血中提出了所有的温暖,他站在那如堕冰窟。他替尹柯觉得疼,尹柯的难过尹柯的隐忍尹柯的感受他到今天才明白,尹柯知道问出那个问题自己会给什么答案,但是尹柯却选择了沉默。



“尹柯,不是我不做选择,是你从来都不给我选择。”

TBC

呜,下一章揭晓尹柯当年是怎意识到自己喜欢邬童的。我看了一下大纲发现还有不少没写。我当初为什么觉得这个会不长,沉思。

话说你们觉得邬童怎么能追回尹柯。

目前的设定是那啥那啥那啥那啥,嗯,没错。


 

评论(110)

热度(218)

  1. 徵水安静摸鱼不声不响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