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摸鱼不声不响

wink k赫 羽七

早恋那点事

wink衍生无可上升,摸鱼速打,随手摸的段子,无文笔且OOC。我会更有无的!握拳!

中午刚放学班小松就被邬童拐到了天台角落,勒的松哥差点直接成了一棵葱。

到了地方邬大爷就开始手拿面包凸下颚线,四十五度角望天假装90后特有的忧郁姿势,班小松打开一盒便当咬着筷子说您老有什么话快点说行不行?

邬童想了想还有点不好意思,“那啥,我喜欢尹柯。”班小松吃的呼噜呼噜的连头都不抬,“邬童你能说点我不知道的吗?”

邬童叼着面包耳朵红红,心想班小松竟然这么敏锐,我真是小看他了。邬童小心翼翼的措辞了一会。“我想跟尹柯早恋”

邬童又叹了口气,“我喜欢尹柯,我想和他早恋”。班小松说我要不是满手油我绝对给你鼓鼓掌,拖着月亮岛之光陪你一起早恋,你们可以跟隔壁学校karry千智赫PK一下到底谁才是能给老师致命一击的存在。

邬童想了想继续叹气,“可是,我不知道尹柯喜不喜欢我啊。他万一只拿我当好朋友怎么办?”

班小松噎了一下,“求你们这对狗男男早日修成正果,不要再来祸害我这个真正好朋友的摇摇欲碎的三观。”

邬童一向是个行动派,点点头觉得有道理,拿下面包直接塞给了班小松然后就蹬蹬蹬的下了天台,速度之快好像前方有个空投。

班小松捏着面包愣愣的环顾四周,面前的垃圾被风吹得一飘一飘,偌大的天台只剩下自己。班小松抽了抽鼻子,邬童我特么再给你当知心哥哥我就是狗。

邬童兴高采烈的下了天台直奔学生食堂,路过操场看见尹柯跟沙婉肩并肩过来了。

邬童很不爽,跑过去戳尹柯肩膀,“嘿,嘛呢嘛呢。”尹柯一扭脸,“我不觉得我们是可以随便动手的关系。”

“哼。”邬童傲娇了。哦,居然敢跟小女生一起出去吃饭了哦,居然敢当着她的面让我下不来台了哦,居然敢跟你绯闻对象二号一起肩并肩走了哦。

“哼哼。”尹柯也傲娇了。哦,居然敢当着我的面直接拉起别人就跑了哦,居然敢跟别人一起去天台吃饭了哦,居然敢跟你绯闻对象二号一起肩并肩走了哦。

沙婉默默退后两步,酸气冲天酸气冲天,惹不起惹不起。

邬童黑着脸尹柯抿着唇两个人谁都不理谁又谁都不肯离谁太远,别别扭扭就走回了教室等上课。

邬童哼唧哼唧给班小松写纸条【你个瓜娃子,尹柯今天中午都跟沙婉一起吃饭了。】

班小松不一会就回过去了纸条【您好,我现在忙,稍后联系】

邬童想打人,邬童委屈,邬童觉得自己不好过别人也不能好过,这个别人特指班小松。邬童想了想传了个纸条【你那么忙棒球队的训练就算了吧】

这回小纸条回来的飞快【啊呀,童哥,我刚刚掉线了,你怎么了吖】

【少装,我跟你说,跟尹柯早恋的计划必须提上日程了。】

“班小松邬童你们在干什么?!”陶西老师疾步如飞抓住两个传小纸条的人,顺便缴获赃物一份,打开纸条那一瞬间陶老师的脸青青白白红红绿绿黄黄,精彩的好像街边的信号灯。

“班小松邬童尹柯你们三个放学给我留下。”

正在看戏的尹柯一脸懵逼心想这跟我有什么关系?班小松心想完了今天棒球队的训练真的泡汤了!邬童则满脸凄凄惨惨悲悲切切,尼玛老子还没有表白倒是先把恋情报告给了上级,真是丢人。

一下午邬童都魂不守舍,班小松愁眉苦脸,尹柯懵懵懂懂。

“早恋!不利于高中生身心健康,早恋,不利于高中生课业发展,况且你们还都是老师们寄予厚望的学生!”陶老师好像一下午气出了两条鱼尾纹,咬着牙咯噔咯噔的在办公室走来走去。邬童班小松低了个脑袋,尹柯眨巴眨巴眼睛突然反应过来了,尼玛,班小松,我拿你当兄弟结果你撬我墙头?你们俩早恋被抓关我什么事。尹柯气呼呼,邬童这个大骗子!尹柯踢了邬童一脚。邬童哼唧一声往旁边挪了挪。尹柯更生气了!也往旁边挪了挪。又踢了邬童一脚。

陶西挑了挑眉,“尹柯,你对早恋有什么看法。”

“我同样觉得不利于成绩提高,作为学生我们应该将有限的精力投入到学习中去,和题山书海不死不休。”

班小松一脸震惊,卧槽尹柯你OOC了你知道吗?邬童一脸不可置信,自己这是出师未捷身先死,表白不成先被拒。

安谧老师非常满意的点了点头,甚至屈尊鼓了鼓掌。一阵风吹过,纸条正好落在尹柯脚下,尹柯捡起来看了看,嗳?尹柯眨巴眨巴眼,扭过头去看看,班小松一脸没眼看,邬童一脸来吧我什么打击都能承受得住,尹柯突然抿唇就笑了。转过头去看陶老师,“但是如果是我和邬童的话,我觉得没问题啊。”

“真的吗?”邬童和陶西异口同声,前者难掩欣喜,后者差点后边跟上了一句你疯了吗尹柯。

“你刚刚还说不利于成绩提高!”陶老师捂住心脏试图挣扎。

“我已经是第一名了老师。”尹柯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应该是第二名想着如何提高。”

“那,那邬童。”

“老师作为第一名的家属,我也会努力成为第二名的!”陶西觉得眼前的桌不是桌,身后的椅也不是椅,过了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这是你说的,你会成为第二名!”

“所以只要邬童成为第二名,那么陶老师你就不反对他们俩个在一起了吗?”班小松兴奋的搓搓手,8012了同性早就合法了。说完这话班小松就后悔了,三个人都像看智障一样看自己,你们这是什么眼神啊QWQ桑心了!

我又不是电视剧里棒打鸳鸯的坏婆婆再说这和我有什么关系?陶西心想。

我和尹柯在一起只要尹柯同意就行了跟陶西有什么关系?邬童心想。

“咳,所以我觉得,”尹柯法官伸手示意话题结束,“陶老师您没什么反对我们的理由吧。”

陶西试图做最后的挣扎,“你们还太小了!你们不懂如何处理感情。”

“陶老师。”尹柯笑笑,“只要是他,无论什么时候遇见,都是刚刚好。”

为人师表最后一丝防线被狗粮击溃,陶西捂脸扶额,“你们出去,我想一个人静静。”尼玛为什么我到现在还是单身啊!

刚出了门邬童大手一挥,“班小松,你先走吧,我跟尹柯需要静静。”

班小松:真的,我再说一次,我再管你们俩绝对就是狗,还是单身的那种。

班小松走了以后,邬童转过去面对尹柯,尹柯琥珀色的眼睛在夕阳下像是含了糖一般,邬童鬼使神差的凑上了亲了亲尹柯眼睛,尹柯就乖乖的闭上了眼,睫毛微颤,听话的不可思议,邬童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红透了耳根。

“甜甜甜的。”邬童结结巴巴的说。

“哼。”尹柯也红了脸,不好意思的踢了踢草皮,“我不觉得我们是可以这样的关系!”

“哎!你刚刚还答应和我早恋!”

“哼,我只是说咱们俩可以,又没说我要!”

邬童沉默了一脸这特么也可以的表情。“所以你好好表个白啊!”尹柯侧过头去,咬着舌尖,不好意思极了。

邬童怔了一下然后欢欢喜喜的抱了上去。

“我喜欢你,就像喜欢刚烤好的小蛋糕,把握在自己手里的棒球,以及另一个我自己那样的喜欢你。”

噗,尹柯笑出了声,大傻子,你就是这个世界上另一个我自己。

或许THE END

 

之前高中恋爱的点梗OK了,总觉得这个还会写补课和报志愿的相关,大家周末愉快!这不是新坑!嗯!

评论(27)

热度(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