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摸鱼不声不响

wink k赫 羽七

有中生无(十二)

wink衍生无可上升。

班小松这个人,心大皮厚天生乐观,遇事很少紧张,为人淡定无比,听话从来都只听自己想听的,比如尹柯刚刚打了电话说,小松我给你介绍个人我们出来吃饭吧,然后班小松就很愉快的表示好啊好啊,短袖短裤大拖鞋就出去了,等到了约定的地点发现了有两个人的时候班小松就斯巴达了。


“尹尹尹尹尹柯柯,你有说过你要带人吃饭吗?”班小松拉着尹柯的衣角,一脸纯良且忧伤的看着他。



尹柯连眼神都不愿意分给他一个,转头跟自己身边的人说,“这是我最好的朋友,他叫班小松,小松,这是,”小松注意尹柯停顿了一下,而女孩似乎未有察觉,继续托着腮侧头看尹柯笑的明媚灿烂,“凯莉。”尹柯也扬起唇角,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班小松看着就觉得那笑容里带了点歉意。



班小松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跟凯莉打了个招呼,还有什么事情比见第一次见朋友的朋友就仪表不正更尴尬的事情吗?有,你朋友的朋友是个大美女。班小松叹了口气,这顿饭吃的还算满意,凯莉是个爱说爱笑的,班小松也是擅长接梗的,两人把一捧一逗把附近几个小女孩笑的前仰后合,尹柯也笑了,带了点无奈揉了揉凯莉的头发。



“女孩子,说话别这么口无遮拦。小松你也是。”说话间的语气不见责备,班小松电光火石间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当下浑身僵硬,拿着筷子的手都有些颤抖。



“好啦好啦,你们先聊。”凯莉笑笑起身去了卫生间,红色的裙角刚消失在视线内,班小松就以猛虎扑食的姿态按住了尹柯肩膀,“卧槽尹柯你这怎么回事啊?她是什么人啊?”




    尹柯好不容易挣脱了班小松的魔爪,坐直整理衣服,“是我的相亲对象。”大概是班小松的表情太过于世界末日,尹柯又补了一句,“我们相处的还不错。”



    “那邬童怎么办?”班小松下意识脱口而出,班小松突然想起他有次和栗子逛街时遇到了邬童和那个小女生,他们客套了几句后栗子死死的掐住了班小松,“你没发现那个女生像一个人吗?”“我发现了你能松手吗?疼!”



    班小松一边龇牙咧嘴的拯救自己胳膊,一边暗暗心惊。这人明明就像尹柯,如果连心仪对象都要按照尹柯的模板去找,那邬童你为什么不喜欢尹柯。当晚班小松直接杀到了尹柯家,尹柯好像刚睡醒,还顶着呆毛,听了班小松的描述,慢慢的笑开,“你也是个傻子,小松,当然是因为,那个人是女生。”尹柯倚着沙发,笑的很平和,“邬童可能跟我待一起太久了,他比较喜欢这类型的人,但是小松,那个人是女孩子,在邬童的选择范围之内,你明白我什么意思吗?”



班小松被尹柯问愣了,认真想了一下,如果尹柯喜欢的是自己,那么自己会不会回应尹柯,答案同样是不会,那么自己会不会舍不得尹柯这个朋友,答案是会的。多年以后班小松在一次闲聊中把这话说给了邬童听,小邬总那时候变成了老邬总,唯一不变的是臭脾气,冷哼了一声回答,有我在身边尹柯凭什么能看上你啊,“况且,我们两个才是独一无二的。”



邬童的语文一直都不是太好,但那时班小松却明白了这个病句后面的意思,他和尹柯一起走过了太多,无论差了哪一点哪一处都不是他们的故事,而在他们的世界里,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并肩,不可复制。



那毕竟是多年以后的事情,眼下得班小松还是个为了朋友操碎心的小年轻,尹柯有了新生活他应该开心,但是他就是觉得这对于两个人来说都不是个好的结局,哪怕那个女孩几乎没有缺点,哪怕两个人已经逐步要过上他人眼中最正常的人生。



这顿饭的句号画的并不算圆满,班小松看两人并肩而去的背影,莫名惆怅,凯莉蹦着跳着走在尹柯身边,尹柯伸手成了一个回护的状态,班小松叹了口气,还是抵不过自己那点私心,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我也只是个凡人,我希望最好的最圆满的幸福都能是我朋友的。



尹柯把凯莉送回家后,自己往家开,一路上反复都是凯莉的那几句话,凯莉夸班小松有趣可爱,尹柯笑笑说他确实很好玩,从小就是,感觉有他在就有光在,凯莉愣了下说但是他不是让你动心的那个人,“尹柯你看他的眼神跟看我的眼神一样,都是无欲无求的状态,好像能让我们开心快乐就够了,而不会去考虑你自己怎么样。因为你觉得我们的人生终归跟你是平行的。”



“我,”尹柯欲言又止,沉默了会,笑了笑,“凯莉,你是个聪明的女孩。你比我想象的还要聪明。”



“当然,尹柯,我经常觉得,如果我真的和你在一起,哪怕你不喜欢我,你也会对我很好,忠诚与关怀一样都不会少,”凯莉笑着倚着车窗,“真想见见那个人啊,那个让你喜欢到想要去占-有的人。”



车子平稳的驶入停车场,尹柯漫不经心的打着方向盘突然一个手抖,轮胎与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在他的停车位旁边停着邬童的车,而邬童本人正倚着车前盖盯着自己,脸色阴沉的可怕。



自从那次邬童在尹柯面前哭过以后,他们俩不咸不淡的过了一段日子,前段时间因为又突然来了笔生意,才打破两人之间略带尴尬的氛围,那笔生意有点棘手,两人常常意见相左,一言不合就开吵,常常边吃饭边吵,而邬童又吵不过尹柯,只能一边气呼呼一边吃菜。而尹柯看到那样的自己就会抿唇笑着,而自己也总能很丢脸的从玻璃反光里看到自己也笑出两个虎牙。



邬童记得那天他跟尹柯也是刚吵了几句,气呼呼的去吃饭,尹柯给他点了麻婆豆腐,邬童喜欢辛辣的食物,尹柯顾忌他的胃不是很赞同让他吃,但是偶尔也会满足他——当自己确实心情不好的时候,比如现在。



那天气氛很好,邬童几乎觉得他们俩回到了过去,结果就被一个电话打破了,电话那头要邬童赶快过去,一批订单出了问题,邬童当下立马摔了筷子,跟那边确认进程到底如何,正剑拔弩张得时候邬童抬眼看到了尹柯,尹柯衬衫袖子挽到了手腕,低头正专心致志的拿着两个白瓷碗将汤左右置换,热气袅袅模糊了他的侧影,邬童下意识喉结滑动,莫名觉得放松了下来,语气也缓和了不少,“我马上过去。”邬童挂了电话盯着尹柯看,



尹柯理都不理他,拿过勺子尝了下汤然后把碗递给邬童,“喝了赶紧滚。”



邬童心脏饱胀,一种莫名的情绪席卷了他的胸腔,整个人像被按在了温泉里一样,舒适惬意又有些眩晕,阳光浓烈,给尹柯的侧影镀上层光芒,邬童接过碗出乎自己意料的握住尹柯的手,那上面还残留着刚刚的温度,一路烫到人心底。



“谢谢,谢谢你在。”邬童说完也觉得矫情,喝了汤松开尹柯忙不迭的推门出去,就在刚要关门的那一刻,邬童听到了尹柯的声音,“邬童,我说过,我一直在。”



邬童顿了一下,点点头关了门,他知道尹柯在哄他,但是他也没法否认这句话带来的开心。



所以在他接到班小松电话那一瞬间,他不知道自己的怨气和怒气到底是以什么理由出现,甚至连他发动车往尹柯家这个行为都是在快到尹柯家楼下的时候才反应过来的,完全下意识的行动。



尹柯看到邬童也是有点意外,但还是很快调整了好情绪,“怎么在这COS思想者?不上去等?”尹柯停好车后走到邬童旁边,等了好一会才见邬童起身,深深看了一眼尹柯,满脸都写着委屈。



还是让他们见一面吧,上了电梯以后,尹柯心想八成邬童是知道凯莉和班小松见面了,尹柯开口,“改天介绍你跟凯莉认识。”



尹柯开了门示意邬童进来,却见邬童黑着脸死盯着他,一字一句像是从牙缝里漏出来的一样,“你和那个女人已经到了互见朋友的关系?”



“我们正在相处,当然要熟悉彼此的社交圈,你到底进不进来?”深秋还是有些凉意,尹柯没什么心情和邬童在门口当石狮子,见邬童还站在原地不动,尹柯抬手就想关门,接近着就看邬童挤了进来。



尹柯也没管他,自顾自去换衣服洗澡,出来的时候就看到邬童焦躁不安的在自己客厅踱来踱去,“你怎么了?邬童。”尹柯抱臂看邬童,眉头微皱,“你在不高兴什么?”



“从班小松告诉我你带着人去见了他以后,我就一直不高兴。”邬童盯了会尹柯的锁骨,又把目光移开,磨了磨牙,莫名更加烦躁。从接到班小松电话以后他就像被当胸一击一样莫名呼吸不畅,“尹柯,我不高兴,我很不高兴。”



“你这么大的人了,你应该学会自己调整情绪。”尹柯在沙发上坐好,开始削苹果,他刻意不去看邬童,“你今天不是没时间吗?我就带着凯莉先去见了小松,你不用因为这个不高兴。”



“尹柯,你没发现当你想要引导我去想什么的时候,你总是不敢看我。”邬童几步跨过去按住尹柯肩膀,伸手掐住尹柯下颔,强迫尹柯抬眼看向自己,“你该明白我不是为了这个不高兴。”



“邬童,你明白你不高兴的原因吗?”尹柯冷冷的看着邬童,邬童离尹柯太近,他几乎能闻到尹柯发梢的香气,也能看到尹柯锁骨的肌肤纹理,邬童突然就松了手,坐了回去,别开了眼。他觉得自己脸上有些发热。



“如果你都不明白,你凭什么要求我明白?而且邬童,我说过,我们是朋友,这不也是你想要的结果吗?没必要庸人自扰,我一个的错误不需要两个人一起为我买单。”尹柯抿唇看着邬童,邬童的焦躁不安是他很久以前就经历过得,既然已经决定了做朋友,有些苗头就是要扼杀,有些路径就是要封杀路口。邬童身边有一个女孩了,她是最无辜的,她什么都不知道就变成了有可能是最受伤的那个人。尹柯疲惫的揉了揉眉心,最重要的一点是,这个邬童已经带上了别人的标签。



无论性别无论行径,对他人的东西抱有不该有的心思,都是罪恶。



“你打算什么时候安排我们见面?”邬童望着尹柯,他从来没有如此清醒的感受到自己在和尹柯渐行渐远。



“你愿意的话就明天晚上。”尹柯避开了邬童的视线,尹柯觉得无奈,如果这算一段必经之路,那么邬童就在走他当初走过的路,尹柯心疼邬童,因为他知道,那段路走起来有多痛。



“好。”邬童站起来跟尹柯告别,“我没什么立场说不愿意见她,毕竟我还想跟你当朋友。”



尹柯把邬童送到了门口,他不知道的是邬童那晚抽了整整一包烟。尹柯甚至不知道邬童会抽烟,邬童烟瘾并不大,因为尹柯不喜欢烟味,他只有在极度忍受不了的时候才会抽一根两根麻痹一下自己的神经,上次这样是刚开始创业的时候,尹柯突然发起高烧,持续不退,他们又丢了一个案子,邬童就在医院楼下抽了半包烟,然后回家洗了澡假装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神清气爽的去医院照顾尹柯。笑嘻嘻的给尹柯擦身喂粥说案子已经谈下来了。



可是这次邬童不能再骗自己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了,尹柯可能喜欢上别人,以后尹柯可能会对别人温柔,对别人宠溺,对别人笑的灿烂。邬童不能去想那个画面,他无法忍受,但是又不得不忍受。



尹柯说的对,自己没有想明白原因,是没有资格要求尹柯什么的。承认尹柯是原因并不难,但是是为什么?因为他在自己身边多年自己习惯了吗?因为自己已经习惯享受尹柯的全部,所以他放到别人身上的视线才让自己这么难以忍受?是占有欲作祟还是,邬童咬了咬牙,又点燃一根烟,还是喜欢?



一件件发生的事情几乎是把他往绝路上逼,似乎所有的事情只能用他喜欢尹柯来做个解释,但是自己明明不喜欢男人,自己对刘艳芳那一瞬间的心动以及后来和刘艳芳在一起的舒适也不是假的。



邬童觉得感情需要最纯粹的状态,尤其那个人是尹柯,尹柯等于什么,尹柯等于一切都应当是最好的,他就应该享受这世界上最纯粹的感情与喜悦。



但是自己无能为力,给不了这个答案,只是自己真的没有办法开心的看到尹柯身边有其他人,没法祝福。



邬童闭了闭眼,笑容带了几分苦涩,邬童,你真是卑鄙。



尹柯打电话告诉邬童地点,约在他们常去的那家餐厅,邬童在那边沉默了很久硬邦邦的甩了句话,“要是约在那,我就不去了。”



“那你说去哪?”尹柯好脾气的问了一句,他越是这样邬童越觉得发堵,答非所问的问了一句,“你经常带她去那吃饭?”



尹柯微微一僵,他当然听得出来邬童是什么意思,邬童在介意他带凯莉去他们两个常去的地方吃饭,但是不能这样,两个人总要有一个清醒着。“我们常去杰克船长那家店,不然就去那吧。”



“你们常出去?”邬童紧接着又问一句,心脏处传来的酸麻让他指尖都疼。可是尹柯挂了电话,通话结束后的黑色屏幕映照出自己的脸,那个邬童在认真的告诉自己,你在难过。



邬童赶到餐厅的时候刚好看见尹柯笑着揉凯莉的头发,女孩子娇俏的锤了一下尹柯,邬童怔在门口很久,他试图以一个旁观者的心态去看待这两个人,这对组合异常登对,说一句佳偶天成并不过分。邬童深吸口气侧过头去,他已经在这站了有一会,但是先发现他的却不是尹柯,而是那个女孩。



邬童眼睛瞬间睁大——他看到那个女孩偏过头去趴在尹柯肩膀上不知道说了什么,而尹柯则无奈的看了她一眼,目光丝毫没有责怪。邬童觉得掌心发热不自觉握拳,心里无法抑制的暴戾成倍增长,邬童转身就走狠狠推开了门,力气之大风铃发出叮当乱响,邬童站在门口大口呼吸,夜间空气微凉,左胸腔莫名疼痛,他不得不微微弯腰缓解这种不适感。



邬童很想掉头就走,但是他办不到,尹柯就在店里面,他甚至没法想他走了以后那两个人会不会顺其自然的过着二人世界,会不会浓情蜜意,他满脑子都是那女人笑语嫣然凑过去亲尹柯而尹柯并没有推开他。



邬童等了会还是咬牙骂了声脏话又转身回去了,尹柯正在倒茶和那女生说话,似乎对他刚才一进一出的动静完全没有感知,邬童又气又委屈,怎么可能看不到,邬童刚刚特意在外面多待了会,就是想看看尹柯会不会追出来,但是没有。尹柯不再关注自己不再在意自己不再对自己好,自己在他那享有的所有特权都会被一点点的回收。邬童走到桌前盯着尹柯满眼的控诉,尹柯你就是这么对我的吗?完全忽视完全不在乎我的感受完全不理我?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这桌颜值太过出众,惹的旁边桌的人,纷纷侧目,尹柯从邬童一进来的时候就觉得紧张,偏偏凯莉还要凑过来开玩笑,“哇,真是个大帅哥,一看今天这身打扮就是下了功夫的,把我当情敌了吗?”尹柯哭笑不得,也只能让凯莉别闹。



他知道邬童摔门出去了,邬童就站在店门口,连背影都写满了孤单委屈,尹柯撇过头去,凯莉朝他眨了眨眼,“原来你心疼人的时候是这个表情啊。”



“别闹了,听话。”尹柯伸手揉了揉凯莉的头发,然后就听到了邬童开口,“初次见面,你好,我是邬童。”



“你好呀,我是凯莉。尹柯的准女朋友。”凯莉俏皮的眨了眨眼睛,邬童一瞬间黑如锅底的脸色让自己心情愉悦的很,她转过身拉了一下尹柯,“柯柯,这位是你朋友?没听你提起过呀。”



你这是要干嘛?尹柯无奈的看了凯莉一眼,凯莉却眼神澄澈表情天真一副我很乖的模样,尹柯突然觉得头有点痛。



“是吗?”邬童看着两个人在自己眼皮底下就开始眉来眼去越觉烦躁,“我也没听他提过你,更别说什么准女朋友了。”



“柯柯你怎么回事。”凯莉一副委屈的模样伸手去揉尹柯的脸,“你怎么能不和朋友提我。”刚碰到尹柯的脸就被邬童拉开了,准确来说是甩开的,邬童死死盯着凯莉,眼神好像领地被侵犯的狮子一般凶神恶煞。



“不是来吃饭的吗?饭呢?”



邬童松了松袖扣坐在了凯莉对面,他们这边是圆桌,尹柯本来挨着凯莉坐,结果刚一坐下就被邬童用力一拖连人带椅子一起拖到了中间,形成了一个等边三角形。



“服务生,麻烦点单。”

TBC

这章给一点甜甜,因为下一章开始要虐了。还有个伏笔没解开,尹柯为什么会喜欢邬童。我看看下一章能不能写到,邬童吃醋起来大概不会很可爱。嗯。

 

 

评论(106)

热度(207)

  1. 徵水安静摸鱼不声不响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