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摸鱼不声不响

wink k赫 羽七

尹医生和他对象

wink衍生无可上升。OOC归我,速打摸鱼无文笔。之前有个小可爱点梗“尹柯身体有恙让邬童心疼(?)”我是这么理解的不知道对不对,手动捂脸。今天也努力摸小甜饼了吗?但是成功了吗?好像没有0.0


尹医生面容俊秀,对待病人如沐春风。外科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主任,偶尔还被儿科借去震一震摆不平的小混世魔王。

“不论是多大年龄的人类对好看的皮囊都是毫无抵抗能力而会乖乖听话的。”儿科医生小眼镜是尹柯的大学同学,端着茶杯看一个撒泼打滚死活不打针按都按不住的小胖友,此刻正乖巧的趴伏在尹柯怀里乖乖打针,小胖手握成个拳头,大眼睛忽闪忽闪看尹柯。“哥哥我乖我不哭。”

小眼镜眼镜差点掉下来,“尼玛你个熊孩子刚才还喊我大叔。”小眼镜愤愤不平道“嗯,真乖。”尹柯顺手摸了摸孩子后脑勺。转过头看自己大学同学,“你为什么对自己的长相没有准确的判断呢?”

小眼镜愤愤不平,“走走走,就你好看行了吧,你全家都好看。”

尹柯想了想笑的愉悦,“嗯,你说的没错。我家就我和我对象,我俩确实都好看。”

真·单身狗·小眼镜同志抱着茶杯留下了苦涩的泪水。

尹柯的对象叫邬童,两人从初中同学到高中,高考的时候邬童中二爆棚非要报考警-校。毕业后就成了一名光荣的刑-侦-警-察。于是尹柯常常教育自己科室的小姑娘,“找对象别找当警-察的,忒不顾家。”尹医生吃的是自己对象给做的爱心便当,就是有点凉了。“你说说,你说说,要他有什么用。”

科室小姑娘耸眉搭眼的看着眉飞色舞满脸都写着高兴的尹柯内心弹幕铺天盖地,尹医生是夜班连白班,他对象今天去外省出差。还特意绕路给他送的早餐。尹医生本来一脸高不可攀的高岭之花气场全开瞪的排班的主任战战兢兢,结果看到他对象下一秒就春风化雨,两个小梨涡甜的不得了,一句你怎么来了,起码含糖量十个加号。小姑娘翻了白眼,您当我没看见您对象把您按在楼梯拐角处亲了个爽是吧,您不就是觉得被人撞见了有损您高冷形象才跟我们这洗脑吗?

尹柯一个眼刀过去,小姑娘立马立正稍息说是是是您老人家说的都对,但是警-察长得好看啊。

“想什么呢?”尹柯笑的梨涡浅浅,“你以为随便哪个都有邬童的长相?”

小姑娘翻了白眼,真尼玛夫夫吵架,狗都不吃。这恋爱的酸臭味。呸。

其实尹医生这话说的着实亏心,尹医生的对象要比尹医生顾家,常常警服都不脱直接进厨房,上一秒拿枪下一秒下堂。八大菜系几大汤系不说都会做,起码也差不离,“你嫂子是救死扶伤的,手金贵,不能随意下厨房。”邬童这么教导他队里的年轻小娃,小年轻愤怒的拍案而起。“我们也拿枪我们也用手,我们凭什么不金贵了?队长你咋还能搞职业歧-视呢?”

“就凭你长得不好看。”邬童轻飘飘一句,小年轻捂着心脏撤退。邬队从来不歧视任何人的职业,只是他diss除了他和他对象以外绝大多数人的长相而已。

尹医生下了班,邬队长还没回家。三只猫一只狗咪咪汪汪的围了上来,尹医生挨个抱起来亲亲摸摸举高高,然后叹了口气。我男朋友怎么还不回来啊,我也想被亲亲抱抱举高高。

尹医生今年三十有二,被他男朋友惯得以为自己依旧青葱十八嫩成小花,毕竟他男朋友只要回家就一口一个小朋友,甜的尹柯亲妈蒋老师都不好意思了,一次偷着问尹柯你怎么好意思答应的啊。

尹柯傲娇一哼,咋了谁还不是个宝宝咋的。

最近流感猖獗,宝宝们集体生病,每天走廊里都响奏高低音哭泣大合唱。尹柯几乎整体长在儿科,每天被无数个小胖脸贴来贴去,尹柯觉得自己好像感冒了,头重脚轻的回了家往双人大床上一窝,两个人的大床一个人睡,一个人的寂寞两个人的锅。尹柯叹口气卷着被子就睡了过去,睡前还在想,邬童哥哥到底什么时候回家看小朋友啊。

恋人之间真的存在心有灵犀,邬童半夜真的回了家轻手轻脚的开了门,发现自家小朋友发烧烧成了个小火炉。邬童心疼的不行,哄人起来去医院,小朋友真是模范宝宝,哼哼唧唧的听话的很,让抬手就抬手,让坐好就坐好,还鼻音严重软糯糯的嘟囔着邬童哥哥你回来啦,要不是实在心疼小朋友发烧,邬童差点当场敬礼。

哄着抱着把人弄上了车,上了医院挂了个急诊,刚好坐诊的就是小眼镜,小眼镜睡得迷迷糊糊的,看到俩人直接张口,“不是你俩闹闹情-趣就完了呗,你还以为他真是小孩啊挂儿科吗”

邬队长一个眼刀过去小眼镜瞬间清醒,邬队桃花眼杀气腾腾起来也是吓人的很。打上了针小眼镜让邬队长进休息室躺会,邬队长说没事,那床太硬他睡得不舒服,然后就当着小眼镜的面把尹医生整个搂怀里了,还低头亲了亲脑门。

小眼镜心说真特么闪瞎了我的钛合金狗眼,睡不惯个屁,又不是去灾区救援的时候他躺水泥地上就睡的时候了。又不是他下乡支援直接趴野地上的时候了,又不是他连着手术十七八个小时站着就睡着了的时候了。

小眼镜想了想还是什么都没说,悄悄的轻手轻脚的走了。小眼镜突然想起他问过尹柯,你为什么要学医。那时候他们刚上完解剖课累的要死要活,尹柯沉默了半天告诉他。我的爱人是个警-察。我不知道能为他做些什么,就觉得如果真的有一天他要躺到医院去了,把他交给谁我都不放心。

小眼镜现在都能想起来那天阳光很暖,尹柯微眯着眼笑的好看极了。

后来他们分到了同一所医院,有什么义工活动或者有什么小孩老人,旁人不愿意去的尹柯都会主动过去搭把手,小眼镜也问过他为什么。尹柯说,积德行善的事情,就想着能念在我这么努力的份上,能保佑我爱的人平平安安。

尹医生并不迷信,但是真到了心有所念的时候,也只能祈求神明保佑。尹医生看惯了生死,但念之己身,还是希望能白头与共。

尹医生真的很爱邬队长,听说当时只有尹医生支持邬队长追寻梦想。他亲手放飞的雄鹰,也成了他所有祝祷的归处。

小眼镜每当这时候就觉得苍天厚土真的有灵,邬队长从小警-察一路到总队长,从未受过大伤,逢凶化吉。小眼镜擦了擦眼镜,这是什么黄金狗粮啊啧啧啧。

尹医生凌晨的时候烧退了,邬队长抱着他就回家了。把人安置好了天都要大亮了,邬队长轻手轻脚淘米熬粥。尹医生在粥香中醒了过来,要不是自己手上多了个针眼,真怀疑昨晚医院一行就是南柯一梦。

尹医生翻身下床往厨房溜达,看到邬童几步过去,扬起小脸露出梨涡,“我 meng 阿秋!”话没说完就打了个喷嚏。邬队长随手抽了张纸抽给人擦了擦鼻子,“嗯,你萌你最萌,你全幼儿园最可爱。”

“去泥的,窝这是感冒!”尹医生不服气的轻踢邬队长一脚,然后欢欢喜喜抱了上去,“邬童葛格,欢迎回家。”

“你啊,医生都感冒了,让不让人笑话,我的小朋友真是不让大人省心。”尹柯抿唇不说话只是对着邬童笑。两个人腻腻歪歪的在厨房头碰头一起喝一碗粥,楼下花园的迎春花开的正是恰到好处,春天,果然来了。

THN END

还有点梗wink大学恋爱高中恋爱的,还有一个欢喜冤家的,还有一个扮猪吃老虎两人切开黑的,我都记得呢!慢慢来!

评论(64)

热度(722)

  1. 木可安静摸鱼不声不响 转载了此文字
    wink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