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摸鱼不声不响

wink k赫 羽七

有中生无(十一)

wink衍生无可上升。


邬童挂了电话一时半刻有些反应不过来,这些日子他仿佛陷在了一个巨大的迷宫里,跌跌撞撞的试图出去但每条岔口都写着此路不通,他实在没什么继续约会的心情,谎称公司有事就把刘艳芳送回了奶茶店,但是接下来要做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



像是有人在他耳边按了单曲循环一样,karry那句尹柯相亲成功了在邬童耳边翻来覆去的响,这句话到底什么意思,邬童窝在车里思考。他最近患上了某些方面的阅读理解障碍。尹柯喜欢过他,这句话仿佛一块海绵一样在邬童心里搁置,空闲时间成了灌溉它的水分,尤其是在夜里,这块海绵更是无休止的膨胀,沉甸甸的坠的邬童呼吸不畅胸腔憋闷。



迷宫是尹柯,病因也是尹柯,让自己这么心烦意乱的人还是尹柯。尹柯那句喜欢过你简直就是一句魔咒,让他最近的生活急转而下。他承认他有在躲尹柯,他不知道该怎么和尹柯去相处,像往常一样?那么会不会让他难过,会不会继续给他所谓的希望然后让他有更大的失望?但是躲着尹柯的时候,邬童有一种暴躁感,每次看尹柯跟其他人笑的很开心的时候,邬童都莫名生气。



凭什么你一句话轻飘飘的自己继续向前走,留我一个人在原地打转出不去左右为难。而更他妈过分的是,一开口直接就是喜欢过,连现任都没有直接过渡到前任?每当想到这邬童都想暴走,想拉着尹柯好好问问他,凭什么你一个人脑内就演完了我和你两个人的电影。他把这话跟karry说了,karry说这不是最好的决定吗?你要友情尹柯就给了,再说了什么现任,你有过那身份吗?邬童那一瞬间特别想泼karry一脸酒,想了想这人目前还是合作伙伴,就咬着牙把怒气值攒了下来。



而这种怒气值在看到尹柯和杜棠一起出现在酒吧的时候达到了巅峰,邬童清楚自己脾气不好,而且有些情绪模棱两可不是人为能控制的,要不是karry拖着他可能直接冲过去,虽然冷静下来想想,他也不知道冲过去以后要做点什么。就像karry一直在强调的,以朋友的身份你没资格去管太多。



但是我凭什么就没有这个资格,邬童之前还反驳的理直气壮。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我们一起长大一起创业一起面对所有困难,跟你们能比吗?但是在尹柯表白后这一切都没有了根据。如果自己真的是迟钝的享受了尹柯多年超出朋友外的关心而不自知,那么自己确实没有任何资格对尹柯的事情指手画脚。



邬童在那一瞬间感到害怕,他不得不承认,尹柯这么多年给他营造了太平盛世岁月静好,让他太习惯有尹柯在的这个舒适圈,甚至尹柯告诉他邬童,我们公司要去北极驯养企鹅,自己都会闭眼说好。完全不会想自己为什么要去北极养企鹅以及北极并没有企鹅这回事。杜棠一句话跟一句话说的情真意切,邬童强迫自己站在局外人的角度看待这件事情,杜棠确实年轻有为对尹柯也是十足十的欣赏,只是不可以。邬童试图站起来却站不起来,焦躁感无力感还有说不清到底是哪里的酸疼胀痛让他无暇顾及其他,他也在等尹柯给杜棠的回复,他不知道自己的紧张感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只觉得他紧张到喉咙干涩,甚至有些眩晕和呕吐感。



“抱歉。”邬童听到尹柯这么说,警报解除,心脏慢慢归位。邬童抬手抹了把额头,才发现自己出了一身冷汗。



“你这样又是何必?”karry欲言又止的看着邬童,叹了口气。邬童的难过与紧张不是惺惺作态,但是他不能去引导邬童告诉他你是喜欢尹柯的吧,这条路说到底不是正路,这也是尹柯苦心瞒了邬童这么久的原因。



邬童当晚回家后躺在床上想了很久,他喜欢尹柯吗?喜欢,但是不是尹柯想要的那种喜欢。邬童觉得真的抱歉,但是他真的做不到喜欢男人。邬童在和尹柯谈过的那晚回家就找了部G-V,看了个开头就抱着马桶吐得天昏地暗。



karry说过性向天生,自己是真的没办法接受尹柯,邬童都说不清那瞬间包围他的难过情绪到底从何而来。邬童的人生信条就是问心无愧,但是对于尹柯呢?这件事情自己没做错,但是邬童每每想起那天尹柯掉眼泪都觉得自己疼的喘不过气来。



是不是在尹柯心里自己真的就是一个让他伤心的坏人,是不是在尹柯心里自己已经做好了销声匿迹的准备,是不是在尹柯心里,慢慢的就没有自己的位置。他去相亲了,这是不是就意味着,以后自己和他的关系,就像是和其他人一样了?偶尔出来见面,偶尔出来喝酒,偶尔听说他一些消息,听他结婚听他育子听他家长里短。



邬童扯了扯领口,车里的空气突然稀薄,他透不过气,他不能一个人在这烦乱。



所以当karry赶到酒吧看到邬童呆愣的坐在老地方的时候,还是有点莫名的愧疚感,我兄弟被我姐姐ntr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邬童看到karry以后挑了挑眉,他对karry是很不满的,尹柯说让你给他介绍女朋友你就给他介绍女朋友?人在面临不可接受的事物的时候,会下意识的选择逃避,比如邬童此时完全想不起来,给尹柯介绍女朋友这件事是他自己提出来的。



“那个,电话可能没说明白,那女孩挺喜欢尹柯的,而尹柯看上去也不烦她。”karry摸了摸鼻子。



“尹柯那种性格,怎么可能当面让别人下不来台,听你这意思我以为他俩明天就要去领证了。”邬童翻了个白眼,他莫名松了口气,尹柯那种眼高于顶的审美怎么可能审美牛鬼蛇神都看得上,就冲着他曾经喜欢的是自己这一点,都证明了他眼光高。邬童不知道为什么高兴了一点。看karry也顺眼了一点。



“我说你一天天怎么还干起了媒婆的活?上次也是,是不是你大早上给小芬打电话让她来医院看我,折腾她不说还让尹柯跟她碰见了。”邬童自顾自的抱怨,没留神karry的眉头越皱越深。



“邬童你怎么回事啊,”karry似笑非笑,“什么叫尹柯跟刘艳芳碰见了?他俩不能碰见吗?一个是你兄弟一个是你追的姑娘,又不是你大房和你小三,他俩不能碰面吗?”karry看到邬童瞬间脸色铁青,话都说到这份上了,karry也不怕邬童真的生气,邬童还是个有脑子的karry也清楚。只是他在尹柯这件事上处理的确实犹犹豫豫。



“邬童我就跟你直说了吧,你也不是三岁小孩,该他妈断奶了,尹柯这么多年跟你忙前忙后围着你团团转没点超出朋友的心动喜欢是撑不下来的,把你惯出一身的没尹柯就不行的毛病,但是他不喜欢你了,他没必要这么惯着你,他能说走就走说不要你就不要你,你俩就是朋友,我告诉你什么样的朋友,就是他没必要事事以你为先,你更没权利提他的时候一脸这是你的人的占有权,你明白不明白。”



邬童腾的一下站了起来,他气到指尖都发抖,薄唇张张合合憋了半天才说出了句,“尹柯他不是这样的人。”邬童自己都觉得这句话没底气,karry说的每句话他都明白,他甚至也都想过,可每次一深入想这个问题,心腔里的酸涩就不受控制的蔓延,然后他就得过且过的把问题放到一边,没关系的,尹柯还在的。尹柯还在的。邬童每次都这么安慰自己。



他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他不能喜欢尹柯,尹柯也不能喜欢他。这种感情是没有开封的刃,一旦出鞘双方都会伤的鲜血淋漓。人是群居动物,我们要面临他人的眼光,接受他人的评价,尹柯从小优秀到大,风评一直上佳,不能因为这件事让别人有歧视尹柯的可趁之机。他没法去保护尹柯。他们俩维持朋友关系是最好的选择。



可是他真的害怕,他害怕尹柯会真的不要他。每次想到这个可能性他都觉得自己被扔进了冰冷且黑暗的深海,周身寒冷麻木,没有人救他,没有人管他。甚至每次这时候他都会怪尹柯,为什么要喜欢我。而在今天听完karry说的话他居然生出了一个微妙到自己都不敢去想的念头,为什么不继续喜欢我?



邬童跌坐在沙发上,闭目想了半晌,才幽幽开口,“你当初怎么知道自己喜欢男人的?”



karry眯了眯眼,“邬童,我没有要逼你承认你喜欢尹柯的意思,我只是想让你过的轻松一点,自从那天你俩摊完牌以后,你都半死不活多久了?”



“呵。”邬童一声轻笑,“你知道我多少天没睡过一个好觉了吗?很多人都觉得我不对,我差劲,甚至我跟尹柯共同的朋友都觉得是我不好,我那天听到尹柯讲电话,他说这事跟邬童没有关系,换个角度想想,他不觉得我恶心就不错了。我能说什么,我绕了一大圈回来,最懂我的还是尹柯。尹柯一直说我没做错,我也确实感觉自己没做错。我能把命都给尹柯,但我,我实在没办法喜欢男人,哥,我比你们谁都心疼尹柯,我从初中认识他,到现在我人生多少时间是他,你们说尹柯惯着我,你知不知道他是我花了多大力气才找回来的,我因为这事再把他弄丢了,我。”邬童抬手抹了把眼睛,“我这段时间总梦见我妈,我妈就是突然走了就不要我了,那段时间尹柯还陪着我,我俩那时候才十四五,后来他也跑了,我这两天做梦就梦见,我到哪都是自己。”



“尹柯这人就像沙子,你攥的越紧他溜得越快,我现在就觉得自己攥不住他了,你说的对,我没这个权利去宣誓这个占有欲,但是,哥,我不是个弹簧我不能说弯就弯,这不是一句我喜欢你就能解决的问题。他家里怎么办,我家里倒还好说,而问题是,我俩真要在一起,不可能一辈子柏拉图吧,我看G-V都犯恶心,我。”



邬童满眼委屈,整个人带着一种哀告无门的彷徨,像走投无路的小兽还不肯放弃自己怀里的食物,带着身血淋漓的伤疤还在挣扎往前乱撞。karry能理解邬童害怕的心情,当年他在美国的时候,知道智赫差点不要他的时候,比现在的邬童还要六神无主。



感情都是双向的,驯养与被驯养也是,一旦抽离,无论哪一方都会痛的不堪,只是邬童,你到底是不喜欢尹柯,还是不能喜欢尹柯,还是不敢喜欢尹柯?你所说的一切都是建立在你喜欢尹柯的基础上,你连自己到底喜欢不喜欢他你都没有定论,这些问题都是欲盖弥彰的而已。本质上来说,你还是排斥这种爱情模式。也强迫自己不去想这件事。



karry叹了口气,今晚已经说得够多了,很多事情他不能越俎代庖、邬童喝了点酒。karry想了想还是给尹柯打了电话让尹柯来接他,邬童听到尹柯的名字哼了一声没做表示。倒是尹柯在那边一声叹息。



尹柯接到karry电话的时候有点意外也不太意外,karry说到底都是邬童的朋友,尹柯今天一天心情都有些微妙,他和凯莉达成一个几乎荒唐的共识。



“我本来只是对你的脸有好感,现在对你的人也有好感了,尹柯,我追你,我们试试,如果你能喜欢我,那证明你不是一开始就喜欢男人,你只是把人生都只局限于那一个人身上。”凯莉看着尹柯,笑的很漂亮,阳光在她身后大片大片的盛开,尹柯也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这样对你不好,凯莉。”尹柯笑了笑,“我自己的感情都没确切整理好,我不能耽误你的时间,女孩子就应该在最好的年纪收获最真挚的情感,其实我出来相亲的目的也不单纯,我想让我喜欢过的那个人放心,让他能清楚的明白我走了出来,让他别那么绷着自己。所以我觉得跟相亲对象各取所需就好,但是我。”



“你怎么啦?”凯莉单手托腮笑眯眯的看尹柯,这个男人逆光而坐看不清面容,周身气场却沉稳大气,眉心带了抹散不去的忧郁,王凯莉也是从小众星捧月般长大的,这时候也莫名羡慕起那个被尹柯喜欢的人,能让这个事无巨细替他人考虑的人宠了那么多年,还真的能看得见别人吗?



“你很好。”尹柯笑了笑,“所以,没必要耽误你的人生和感情。”



“尹柯你想太多啦,我只是想追你,虽然还没到喜欢的地步,你这个人很绅士,会对我好还不会占我便宜,如果你喜欢我了,那么结局皆大欢喜,如果你不喜欢我,那么起码我们彼此多个朋友,尹柯,你也很好,哪怕做你朋友,也会很开心。”王凯莉眉眼弯弯,“你不要什么事情都想的太多。”



这事情不容我不想得多,尹柯在去接邬童的路上暗自腹诽,邬童这个人在他眉间心上待了这么多年,影响力不是一时半会能消散掉的,理智可以维持,但身体基本反映都记住了,骗不了自己。



karry跟邬童说,一会尹柯来了你俩好好说。邬童翻了白眼有什么好说的,其实邬童并没有喝太多酒,他有点借酒装疯的意思,他感觉自己很久没见过尹柯了,但其实并不久,他和karry站在酒吧门口等尹柯,karry说我走了,邬童连个眼神都没分给他,点点头表示知道了。karry看着邬童叹了口气欲言又止,他没说邬童现在的样子就像是等家长来接的幼儿园小朋友一样。



邬童紧盯着尹柯,尹柯下车的时候被风吹起来额前发丝,在光影交替中一步步朝他走来,就像以往无数个场景一样,尹柯一步步走到他身边然后陪着他一起,邬童听见自己心跳一声重过一声,我可能真的是喝多了。邬童心想。



尹柯绕了过来,拍了拍邬童的肩,示意快点走,邬童想说的话很多,看了尹柯会蹦出了一句自己都意外的话,“有女朋友了就不愿意管我了是不是?”



尹柯顿了一下,没说话推了推邬童肩膀让他赶紧上车,“你以前都把我扶上去的。”邬童瞪着尹柯一句话说的委屈无比,“有了女朋友就是不一样啊。”



“邬童你差不多行了啊。”尹柯翻了个白眼,这人怎么回事,今天往这一站委屈的跟被抢了小鱼干的猫一样,说话却夹枪带棒的。邬童撇嘴看尹柯,一双桃花眼流光溢彩像聚拢了钻石的光一样,尹柯叹了口气,绕过去半扶邬童把他弄上车,车门一开,邬总又开始耍脾气。



“我要坐副驾驶。”



“你坐什么副驾驶?你在后边躺一躺舒服。”还真不能跟无理取闹的酒鬼一般见识,好在尹柯老师这么多年哄邬童小朋友哄的得心应手。邬童哼了一声在后座躺好,嘴却闭不上,“你就是有女朋友了就不让我坐副驾驶了,你就是偏心。”邬童越说越委屈,索性爬起来去用头顶尹柯的肩窝,吓得尹柯一个手抖。



“邬童,你够了。”尹柯回头瞪了邬童一眼,邬童缩了缩脖子回去乖乖坐好,尹柯有点生气了。哼,就是有了女朋友,以前都可以抱一下的,现在都不让碰了。清醒的时候想的明明白白,自动自觉就觉得自己为了尹柯好应该和尹柯保持距离,喝醉了酒开始顺从本能,只想找让自己安心的人抱住不放手。



邬童被自己这个念头莫名惊了一下,摸了摸脑袋起来乖乖坐好打量尹柯,尹柯薄唇抿成一条线,看得出来心情极度糟糕,邬童叹口气,他觉得今晚让尹柯来接自己是个错误,想抱着他蹭他身边,都是兄弟就算抱一下又能怎么样。邬童想了很久,这些乱七八糟的心情他还是只能跟尹柯说,除了尹柯没人了解他。



邬童想了想还是开口,“尹柯,我难受。”

“胃难受还是头难受?”尹柯头也不回的开口。邬童顿了一下,“心难受。”



车内气氛瞬间尴尬了起来,邬童想了很久才继续说道,“我最近,特别在意你的事情。”语气里百转千回的纠结让尹柯笑出两个梨涡,听得出邬童这段确实不好过。



“你什么时候不在意我的事情了?”尹柯笑笑,“你什么都管,比我妈管的都多。”



    “别别别,这个不敢瞎说,我可没蒋老师能多管闲事,不不不,内心细腻。”尹柯咳了一声邬童连忙改口,邬童对蒋老师有一种天生的惧怕,这种表现在尹柯偶尔瞪眼的时候,邬童下意识就怂了,不过后来想想,邬童可能是因为跟尹柯认识太久了,习惯性听尹柯话,也就习惯性听蒋老师的话。



     邬童笑了一会,他很久没觉得这么轻松了,气氛正好,有些话该说就要说,“尹柯,我知道我这样不太对,但是我真的,最近一直都在想你的事情。”



    尹柯一个急刹车邬童差点从后座滚下来,“没什么,”尹柯握着方向盘不回头,“一只猫跑过去了。”尹柯握着方向盘莫名紧张,邬童总是这样,总是能在自己有开始新生活的苗头的时候过来捣乱,一脸无辜的撒着娇让自己心软。尹柯咬了咬牙不去看邬童。“你想我什么?”



    “想我们原来,还有你那天说的话,想着想着,我也觉得自己过分,也觉得你过分。我不知道怎么回事。”



    “这很正常,就是一时冲击力太大了你反应不过来而已,只不过是个后遗症,过去的事情我们再探讨也没有意义了,毕竟都过去了。”



    “是吗?”邬童淡淡的反问了一句,尹柯话说到这份上了,邬童也懂了,他就是在有计划的告诉邬童,这些事都过去了,尹柯说什么话邬童都是信的,何况这件事不由得他不信。尹柯在排斥他这个事实让他心一抽一抽的疼,不自觉的握拳,如果早点知道,早点知道的话会不会什么都不一样了。



     “尹柯,你到底为什么这么多年都不说。为什么?”邬童坐直了盯着尹柯,“你不是那么在意别人看法的人,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刚告诉我你喜欢男生的时候,我确实言辞不当,但我跟你道歉了,为什么你不说,你不信任我?”



     话说到最后邬童越来越觉得委屈,喜欢这种心情哪能只是一个人的事情,因为喜欢所以态度会不一样,驯养与被驯养的都要负起责任来。但是尹柯就自己忍了这么多年,然后突然有一天把邬童自己留下。



     “其实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后来长大后,我觉得这条路实在是太难走了,不想拖你下水,我也没那个把握拖你下水。不如我们就都做岸上观。第二个原因是。”尹柯把车停在路边,双手交握过了好一会才开口,“这个现在说有点矫情了,但是邬童,你记不记得你从美国来回折腾回来那个晚上,你跟我说了什么?”



     邬童摇了摇头,他真的不记得了,他只记得那天下了大雪,自己在雪里站了很久,又冷又饿,尹柯怎么都不肯下楼,那时邬童才18岁,哆哆嗦嗦的站在尹柯家楼下觉得被全世界抛弃了,后来只记得尹柯到底还是下来了,自己抱着尹柯委屈极了,但后来发生了什么就不知道了,只记得醒来的时候尹柯就坐在床边给自己拿粥喝,然后说了一句,“邬童,就按你说的办吧,我们一直是朋友。”所以这么多年过去了,邬童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说了什么,今天秘密就要揭开了,邬童控制不住的发抖,他总觉得那个时候自己似乎做了些什么残忍的事情。邬童一颗心七上八下等尹柯给答案。



    尹柯咬着下唇过了半天一字一句的说道,“邬童,你那时候跟我说,尹柯我错了我不该那么说你我错了,只要你不喜欢我你随便喜欢谁都可以,我们都是一辈子的朋友。”尹柯侧过头笑笑,不远处的路灯在他脸上投下温柔的剪影,尹柯嘴角勾起眼睛却像在哭,“邬童啊,我那时候,是真的想和你有一辈子的。你说你都那么说了,还让我怎么说。”



     28岁的尹柯说出这话还是会感觉疼一下,18岁的尹柯那时几乎痛的天昏地暗,18岁的尹柯面容稚嫩抱着双膝坐在昏迷不醒的邬童旁边只会把头埋起来掉眼泪,你为什么不喜欢我,你为什么不喜欢我还亲我,我以为你喜欢我。18岁的尹柯没有经历过太多事情,以为只有喜欢才会有靠近的欲-望。以为所有的感情都会有处安放。以为任何期限都是以一辈子为时间单位。这个诱惑真是太大了,一辈子,尹柯擦着眼泪握住邬童的手,我根本就没法选择啊。18岁的尹柯在那个雪天,明白了什么叫做求而不得。



    “邬童你这么一副要哭的表情干什么?那时候我们都太小了,以为一辈子很好过。”尹柯解开安全带,回身揉了揉邬童的额发,“这件事归根结底是我自己走错了一段路,没事的,邬童。我们一直是朋友。”



    这是我能给你最后的承诺,也许有天我能真的释然,祝福你和其他人携手一生,但未必是现在。邬童啊,我最大的错误就在于,以为一起走过一段路,就一定能一直走在一起,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我也不该一直认定,你就是我的。



    邬童满眼的伤心,他按住尹柯的手,尹柯手指微凉,邬童哽咽了一声别过了脸去,他那时候太小,说出的话像个禁止的咒语把尹柯困在了原地,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留尹柯一个人纠结挣扎,邬童疼的喘不过气来,他心疼尹柯,心疼那个还是孩子的尹柯,也心疼现在这个自己也很难过还要安慰他的尹柯。邬童把脸埋在尹柯手里,尹柯安静的看着他,另一只手轻轻拍着他,像是在对一个孩子。邬童的眼泪还是落了下来。



    为什么我会这么疼,为什么我会疼的说不出话来,为什么我们走到了今天这个地步,为什么我放不开这个人。

   “尹柯。”邬童开口声音沙哑,“你不会走的对吧。”



   “我不会。”尹柯沉默了一下开口,“邬童,我一直都在朋友的位置上,你不用顾忌,也不用不安。”尹柯抽回手回身系好安全带,平稳发动车子。



   邬童仰躺在后座嘴唇动了动但还是没能说出口,他没有这个权利也没有这个立场甚至没有这个脸面再说出口,他想说尹柯你能不能走的迟一点慢一点再走回朋友的位置上,你能不能给我一段时间让我适应一下,你能不能,稍微的,等等我。

    TBC

 

下一章,邬童和凯莉狭路相逢,还没考虑好要不要让刘艳芬也出场。

评论(120)

热度(242)

  1. 徵水安静摸鱼不声不响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