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摸鱼不声不响

wink k赫 羽七

有中生无(七)

wink衍生无可上升!狗血无文笔!

尹柯赶到公司的时候吓了前台小妹一跳,怎么一夜不见尹先生就憔悴了这么多,生产车间出了问题,厂商那边压货,合作方又催的紧,尹柯太阳穴跳着疼,一上午忙着人事调度互相协调,直到小秘书敲门递给他午饭他才反应过来这一上午他连水都没喝上,他下午约了合作方谈判,大人是没有整段时间悲春伤秋的,匆忙扒了两口饭,尹柯往办公室的小床上一窝强撑着上好闹钟才有空想一想,邬童那个家伙现在在跟刘艳芳做什么?还没来得及想出个开头尹柯就睡了过去,实在是太累了。



睡了没多大一会闹钟就响了,尹柯强忍着头疼爬了起来赴合作方的约,对方老板是个豪爽的汉子,还调侃了尹柯几句怎么你家邬总今天舍得放你出来喝酒,尹柯笑笑把话题差了过去,不是他对这个话题麻木,只是现在不是想这个问题的时候,耽误工程进度虽然责不在己但也不是全然没有关系,尹柯深谙社交规则,聪明人总是能让自己舒服也能让其他舒服,哪怕并不是出于真心。


尹柯笑着敬了对方一杯酒,在一片叫好声中仰头干了,而后睫毛低垂。火辣辣的痛感从喉咙一路滑到胃部,尹柯很少沾酒,因为邬童在。但是,尹柯伸手慢吞吞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要学着适应有邬童不在的日子,刘艳芳看起来就不是能忍受男朋友喝酒的姑娘。



一顿饭吃的宾主尽欢,尹柯差点被合作方拍趴下,合作方对耽误工程一事表示了谅解,尹柯也为己方争取到了最低的赔偿。尹柯把他们一个个送出门,等只剩他一个的时候,他才觉得头重脚轻。



门童上前问他,“先生,需要帮您叫代驾吗?”尹柯回了个笑摇摇头,然后转身离开,月光把他的影子拉的长长的。门童愣在原地好一会,他觉得不是夜色禁锢了那位先生,而是那位先生自己牵绊住了月光。



尹柯沿着林荫路慢慢往回走,他现在思维有些混乱,神经紧绷了一天后做什么决定都基本是归于本能,他模模糊糊觉得自己好像少了些什么,但是又想不起来。直到身边有一对背着书包的小情侣打打闹闹从他身边跑过他才恍然大悟。自己少了邬童,刚开始创业的时候,两个人一穷二白,几次邬童喝多了都是靠在尹柯身上,尹柯搀回去的,那时候他们亲密的有些过分,十指相扣肩并肩。



尹柯盯着自己的手半天,自嘲的笑了笑,身后突然有车鸣笛示意,尹柯清楚的感觉到了自己浑身绷紧,手不自觉握拳,会不会是邬童来接我回家,这个认识让尹柯心跳如鼓,理智知道自己应该放弃,情感却还恋恋不舍,心脏依然会因为那个人每一次靠近而跳跃。



尹柯深吸一口气,慢慢回头,车灯一闪一闪而后有人从车窗探出头来,“尹柯,我就知道是你。”



人什么时候会有失落的心情,比如拆开食物包装时发现与图片严重不符,欢天喜地回了家发现家里没人自己又没带钥匙,看剧情看到紧要关头突然插播的广告以及眼前的这个人不是自己想着的人。



“杜棠,你怎么在这?”尹柯很快调整好状态,面上带了三分笑意,更多失望的日子还在后面,总要学会慢慢接受,有些人注定渐行渐远。



“我出来买点东西,你快上车,我送你回家。你当心感冒。”杜棠开了车门几步走到尹柯面前,他其实比尹柯高一点,他微微低头看尹柯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尹柯在难过。杜棠叹了口气拉起尹柯的手,“走吧,我送你回去。”



尹柯一下意识就想甩开又觉得不太礼貌,他觉得无论如何两个男生直接拉手就走也太奇怪了,他试图不动声色把手抽出来,却发现杜棠越握越紧,尹柯不快的皱起了眉头,尹柯并不是一个喜欢肢体接触的人,跟邬童完全是因为一开始被逼无奈后来习惯成自然再后来自己也有点不能说的秘密,但是跟别人尹柯还是会很注重距离的保持,杜棠的手很大,骨节分明,这点跟邬童并不像,邬童的手肉乎乎的而且常年温热。



尹柯站住了脚步,闭了眼深吸口气,他对随时随地想起邬童的自己太失望了,这样也太没用了。出神间又被杜棠拖着走了几步,尹柯心里的不满愈发高涨,不得不承认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自己,尹柯刚想开口叫杜棠放手,就听见身后一阵急刹车的声音。“小心!”杜棠下意识扶着尹柯的腰把人往旁边一带,就紧接着看见那辆车轻巧绕过了他俩直直的朝杜棠的车撞过去。



一声巨响后两辆车车灯狂闪,警报声此起彼伏,邬童面无表情从车上下来,一手撑车门,一手插口袋,眼神肃杀,就连杜棠都不得不感叹一句,邬童是个气场极强的人,尤其是现在,只是杜棠不明白,邬童这时候所展现出来的好像领地被人侵犯一般的斗志到底从何而来。



“抱歉,杜代表,一时手滑,没看清路。”邬童几步绕了过来看都没看杜棠一眼,直接拉着尹柯肩膀就往自己方向一拽,尹柯卧槽一声刚想开口让邬童轻点抬头却发现邬童嘴角紧抿,面色阴沉的几乎可以滴墨了,捏着他手臂的手劲越来越大,尹柯皱了皱眉,抬手想把邬童推开,这个细微的挣扎直接点燃了邬总一直按捺的小宇宙。



“你动什么?大半夜不回家跟人在大街上拉拉扯扯,尹柯你出息了啊。”邬童的话一字一句几乎是咬着后槽牙说出来的,每个字都浸了刺骨的寒意。牙咬的咯噔作响,眼神凶狠,压抑着粗重的呼吸。尹柯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子的邬童,看样子真是气到极点。



尹柯反而冷静了下来,直接甩开了邬童的手,力度之大让尹柯后退几步才堪堪稳住身形,邬童在被尹柯甩开后则是满眼不可置信而后又怒火更甚,看尹柯的目光简直是要把尹柯生吞活剥一般。



“邬童,你不会说话就闭嘴行不行?你多大的人了做事没脑子,你把杜棠的前灯都撞碎了你让人怎么回家?”尹柯不看邬童,而是漫不经心揉着手腕打量两俩车相撞的地方。



“我只是撞他车而已。杜代表不至于这么心胸狭窄把”邬童死盯着尹柯,只有在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才看了杜棠一眼,目光中满是挑衅和怒意。



“邬童你有毛病吧。”两道声音异口同声,尹柯和杜棠同时脱口而出而后两人又下意识的对望了一眼。这个细微的动作逃不过一直死盯着尹柯的邬童的眼睛,邬童怒极反笑,“看样子我不该来是不是?”



邬童回公司就听到了今天公司案子上出了问题,忙不迭跟秘书打听消息,又打电话从其他渠道进行货源调度,听说尹柯忙了一天又出去应酬的时候,邬童几乎把秘书骂成了个筛子,“他昨天一晚上没睡着你知不知道啊,什么事情都要尹柯操心你们是干嘛的?他本来就容易头疼还让他出去喝酒,他要是有个头疼脑热的你们这个月奖金就给他买药吧!”



吼完邬童就摔门走了,留下秘书委屈巴巴打算等尹柯回来找尹柯告状。



邬童开车出来找尹柯的时候还在担心,这人到底得被灌成什么样,想了想怕尹柯胃不舒服,又去买了解酒药又去买了清粥小菜,一路又堵了两个小时的车,饭菜凉了邬童又去重新买了一份,美滋滋的打算接了尹柯以后跟他一起吃宵夜,早上的红豆粥让他反胃半天。



结果兴冲冲的盘算好了一切,转个弯就看到杜棠拉起尹柯就走。邬童说不明白那一瞬间呼啸而来的情绪是什么,他看倒视镜里自己的脸也吓了一跳,他都没想到自己能这么生气,他觉得尹柯又一次骗了他,尹柯说他不喜欢杜棠,自己就无条件的相信。结果尹柯却背着他跟杜棠拉拉扯扯。按照尹柯的个性,怎么会容忍别人近距离接触他。凭什么杜棠可以在尹柯那享有特权?



邬童气极,他本意只想加快车速赶紧过去把两个人分开,结果却在看到杜棠近乎拥抱尹柯的动作时难以自控,一脚油门踩过去,算计好的撞碎了杜棠的大灯。



自己辛辛苦苦的绕了一大圈,换来的就是这俩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眉来眼去,上演心有灵犀。一想到这个可能,邬童就觉得有什么东西捏了他心脏一把,尹柯真是太气人了,他觉得自己迟早会被尹柯气出心脏病。



他必须马上跟尹柯谈谈,在没有杜棠这只苍蝇的情况下,邬童从来都是个行动派,几步过去就打算拉起尹柯的手,邬童觉得自己冷静的多了,起码他还留心了下杜棠刚刚握尹柯的手是右手,那自己就要拉起来的是左手,不行,回家一定要让尹柯洗手,洗三遍!只是邬童没想到,尹柯避开了他。



同一个晚上同一个地点同一个人面前,尹柯拒绝了自己两次。邬童怒目圆睁,“尹柯,你他妈要干什么?”



“邬童,”尹柯冷冷的盯着邬童,那目光让邬童有种无法言说的寒意,尹柯薄唇微张,“这话该我问你,你他妈要干什么?”



你凭什么在我一次次决定放弃的时候一次次给我希望,你凭什么要用这种不明不白的行为把我拖在暗无天日的沼泽,你凭什么要可以随便任性过来打扰我的思绪。你凭什么要在我朋友面前给我难堪。



邬童和尹柯两人隔着三步远对视,谁都不肯示弱,杜棠站在他们不远处看着他们,突然又想起了高中那年见识到的投捕组合,果然无论过了多少年,无论什么情况,无论什么氛围,这两人的气场都像左手与右手相握毫无缝隙,容纳不下第三人。



TBC

终于快要写到吵架了呜呜呜开心!

大家周末愉快!

评论(63)

热度(178)

  1. 徵水安静摸鱼不声不响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