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摸鱼不声不响

wink k赫 羽七

有中生无(四)

wink衍生无可上升。狗血速打无文笔。


如果你客厅突然冒出一个人来你会怎么办?长得好看的当田螺姑娘来报恩,长得不好看的当非.法入.侵去报.警。尹柯曾经这么半开玩笑的回答,但眼下得情形却是让文质彬彬的尹柯也爆了声粗口。“卧槽邬童你特么是不是有病,突然来我家就算了你怎么不开灯就跟那坐着,吓特么死我了。”


开了灯尹柯翻了个白眼,哪有什么田螺姑娘,只有气的脸黑成娃娃鱼的邬童一只。尹柯动了动脖子往浴室走,多余的眼神都懒得给邬童一个,天知道他又抽什么风。


“棒球打的开心吗?”邬童说话带点咬牙切齿的味道,尹柯拧开浴室的门有点无奈的回头看了邬童一眼,“你又知道我去了棒球馆?没打棒球,护具都没带打什么打。”尹柯现在累极,只想好好洗个澡然后睡一觉,杜棠今天跟他谈话的信息量有点大,他需要好好消化一下。实在没有力气应付邬童突如其来的发疯。


“尹柯,我都知道了。karry都告诉我了。”邬童声音低沉带着莫名压抑的情绪,听在尹柯耳里无异于平地一声雷,尹柯僵在浴室门口,手心汗湿几乎握不住浴室门把。邬童知道了?karry告诉他的?尹柯不自觉喉结上下滑动,嘴唇轻颤,他抬眸看了眼镜子里脸色瞬间苍白的自己,觉得有点可笑。


所以呢,知道了你要怎么做?尹柯嘴唇上下张合几次,却发不出声音,邬童的视线如芒在背,尹柯感觉自己就行临刑前的犯人,背后是枪口的瞄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一击毙命,也像是被蛇缠住的兔子,退无可退。也好,尹柯深呼吸平复心情,知道了也好,也可以做个了断,邬童于他而言是长在身体里的刺,这么多年来被一层层血肉包裹着,拔出去肯定会疼,但是也该有拔出去的一天,如果说原来还有那么点希望,渴望那根刺迟早会成绕指柔与他化为一体共同走完以后的人生,那么现在的事实就是对曾经那个自己最好的嘲讽,渴求根本不可能拥有的感情,希望得到自己不可能得到的东西,这种自不量力的行为与心情,就该受到如今忐忑不安的惩罚。尹柯摘了眼镜,有点悲观的想。



“尹柯,你这么做这么想是不对的你知道吗?”邬童的语气相当不好,咬着后槽牙说话带着满满的杀气。



尹柯听得见自己的心跳一声重过一声,甚至有些轻微的耳鸣,邬童的声音似乎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尹柯笑了笑,这句话来说对他而言相对温和,他以为邬童又会跳脚说有病,尹柯突然想起多年前那个夏天,自己也是这么在浴室里反复纠结,那时候自己还眼神明亮,带着点不谙世事的孤勇与无畏,觉得喜欢就是没有错,觉得任何感情都是珍贵的,可是现在,尹柯看了眼镜子里的自己,脸色灰败眼角发红。


感情里的对错终究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我把感情先交出去的,我就该听你处置。该等你给我结果,也该接受你的全盘否定。只是,与我而言,喜欢你这件事情,我不觉得有错。



“我没有做错事。”尹柯声音微哑,带着竭力隐藏的痛苦与伤心,邬童心脏没由来的抽搐了下,他觉得尹柯实在是太气人了,他尹柯的人生就该是平安喜乐一帆风顺不应该有杜棠这个污点在。


“你还说你没有做错?”邬童几乎是跳过去的抓住尹柯往自己面前一扯,强迫他看着自己,刚要开吼却被眼前的尹柯惊了,他很多年没见过这么无措无助的尹柯,像只受伤的小兽还在逞强守护自己最后的地盘——他的自尊与骄傲。


“我没有做错事。”尹柯像个孩子一样又重复了一遍,琥珀色眼眸带着点让人心惊肉跳的坚持,尹柯眼眸生的极好,邬童从小就知道,每次看尹柯的眼睛他都会无底线退步,尹柯在难过。邬童从那双眸子里明显看出叫做难过的情绪。邬童也很难受,他头疼心疼哪哪都疼。



“你想气死我,你为什么就这么执迷不悟,杜棠哪里好尹柯你告诉我?他哪里值得你喜欢?”邬童咬牙切齿,这个时候不能心软,这个时候要坚定底线,尹柯不能喜欢杜棠,邬童没办法想尹柯对杜棠好的画面,一脑补他们俩和乐融融的场景,邬童就觉得有人在扎他眼珠子。我最好的朋友决不能跟我最讨厌的朋友在一起。



尹柯眨了眨眼,他看着明明就是上门凶人却自己委屈成一只猫的邬童一时反应不过来,“邬童,你知道了什么?”



“还能什么?还不就是你喜欢杜棠?!”邬童几乎是吼出来这句话,音量大的尹柯下意识退后一步。



尹柯揉了揉眉心,理智逐渐上线,karry不是喜欢多管闲事的人,他也不会盲目给邬童错误信息,只能说他给了邬童暗示而邬童思路跑偏,而自己确实因为心虚下意识的就以为邬童知道了自己对他的感情。尹柯按住太阳穴,这都什么事情啊。



“你不能喜欢杜棠,你知不知道这不对。你还跟他一起去棒球馆?你们还这么晚才回家?”



“邬童。”尹柯开口打断了邬童暴跳如雷的控诉,“你是觉得我不应该喜欢杜棠,还是觉得我不应该喜欢男人。”



邬童愣住了,如果他稍微转一下眼珠他就能看见尹柯手握成拳,肩膀微颤,像在等待最后的宣判,带着孤注一掷的绝望。尹柯死死的盯着邬童,突然就明白当初卖火柴的小女孩守住最后一簇火苗的时候,到底是什么心情。而邬童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这是他第二次直面这个问题,第一次他落荒而逃,而第二次他如鲠在喉,说不出话来,感情都是平等的,而邬童也不是恐同的人,他身边就有炫妻狂魔karry。不是接受不了的,只是,只是尹柯不可以。邬童第一反应就是尹柯不可以。至于为什么不可以,他也不知道,他听见自己的声音一字一句的说到。



“不可以,尹柯,喜欢男人不可以,喜欢杜棠更不可以。但是我或许尊重你的喜好,只是那个人决不能是杜棠。”邬童面色严肃。



“第一,我不喜欢杜棠,第二,你没有立场干涉我。”尹柯松了口气,行刑场上有人赶在午时三刻之前喊了刀下留人,听到手枪拉栓的声音却被告知没有子弹,蛇将兔子越缠越紧却突然放开,你以为会有劫后余生的喜悦,不是,只是做好心理准备却被告知你将遭遇的一切还是会来,不过会暂时稍后,结局没有丝毫改变,唯一的就是你辛苦建立起来的防线已经被击垮,只剩崩溃而已。而最难过的就是,坍塌的废墟下生出绿色嫩芽,就算理智再怎么清醒提醒自己不要再去自找难堪,心脏都会卑微的雀跃——因为那一点虚无缥缈的“希望”。



尹柯揉了揉手腕,戴好眼镜,刚才邬童抓的自己有点疼,“邬童,你要明白我们是好朋友,所以你要守好好朋友的界限,我也没管过你和你的小姑娘的任何事情吧。”



“卧槽你怎么跟karry说的话一模一样。”邬童烦躁的抓了抓头发,尹柯说他不喜欢杜棠,听到这句话以后邬童觉得自己的心情变的非常好,其余的话被邬童自动忽略,邬童放松了下来,下巴枕尹柯肩上开始哼唧,“我们哪有那么多界限啊,你跟我认识十几年了兄弟,两个人加一起都奔六十了。哪有那么多有的没有的啊,你要肯管管我和小芬的事我还挺高兴。”



尹柯一把推开邬童,力度之大差点让邬童闪了腰,“你干嘛啊?”邬童满脸都写着不满,“没什么,我去洗澡而已,你走吧。”尹柯转过头面无表情的往浴室走。



“今天太晚了我住这吧,你也不看看这都几点了,你跟杜棠出去待那么久啊。”



“不行。”



“切。”邬童对于尹柯的拒绝选择性耳聋,溜溜达达就进了客房。尹柯盯着他背影,思绪乱做一团。



被他放在鞋柜上的手机震动了两下,杜棠的微信发了过来。“到家了吗?”“我今天说的是认真的。”“希望没给你造成困扰。”“晚安。”



TBC

其实邬童是下意识逃避尹柯喜欢男人这件事的。尹柯是很固执也很隐忍的,邬童不把尹柯逼到一定程度尹柯是不会说的。而尹柯是什么人,不是到临界值不是到彻底放手是不会说的。over。感谢大家的喜欢!鞠躬!

评论(47)

热度(138)

  1. 徵水安静摸鱼不声不响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