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摸鱼不声不响

wink k赫 羽七

有中生无(三)

wink衍生无可上升。狗血速打无文笔。周末愉快。


尹柯今天无论喝水还是吃饭还是玩手机都察觉到身边有道炯炯有神的视线,甚至这道视线延伸到了卫生间门外,尹柯扶额,“邬童你有话直说行吗,你非要像幼儿园小朋友一样上厕所还找个伴吗?”


“我没事我没有你别瞎说啊。”邬童否认三连。尹柯淡淡的看了邬童一眼,后者扭过头就开始吹口哨。


邬童有心事,作为一个从小中二到大的少年,别人的心情写在QQ空间微信朋友圈,邬童的心情都写在自个脑门上。今天邬童的莫名散发着一种“我不高兴你自己看着办”的气场,尹柯翻了个白眼,“邬童你不是被甩了吧?”


“怎么可能?就凭我这张脸还有拿不下来的小丫头。”邬童立马反驳,尹柯似乎能看到他脑袋上冒出来的猫耳朵。


“这么说,在一起了?”尹柯低头垂眸慢悠悠的开始洗手洗的很认真,指尖微微泛红。


“这倒也没有,不过进展还是很良好的,我们一起吃过饭看过电影我还帮她搬过好几次货。”邬童得意洋洋笑出一脸猫纹。


“哦。”尹柯点点头,手一抬按上邬童的肩膀,邬总价值不菲的衬衫就成了擦手毛巾。“那你今天还这样干嘛?”


透过布料都能察觉出尹柯手指的凉意,邬童刚要跳脚炸毛问尹柯手怎么这么凉知道凉还洗这么长时间就被尹柯一个问句给堵回去了,“也没什么。”


尹柯不说话,静静的看了会邬童,双方眼神厮杀了一两秒钟,邬童开始转移视线,尹柯乘胜追击,邬童举起白旗。“就那个啥,你知道这次合作方派过来跟进度的是谁吗?”


邬童已经打好了万字腹稿准备吐槽自己遭受了多大的冲击顺便寻求尹柯统一战线的保证,结果尹柯轻飘飘的来了一句,“知道啊。”


“啊?”邬总震惊中带点懵逼,懵逼中带点心虚,心虚中还夹了点别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卧槽他是不是知道我事先调查了他要生气我得咋办这个锅甩给karry能不能行,“你怎么知道的?”尹柯轻飘飘看了邬童一眼,如果邬童有猫耳朵这时候肯定全竖了起来。


“杜棠自己告诉我的啊。合作之前他就找过我,合作定下来以后就确定了即将共事。”尹柯对着镜子整理领带,余光看见一只脸色黑如锅底的邬童,得,知道根源在哪了。按照杜棠的性子是不会主动去招惹邬童的,所以尹柯一直不明白邬童到底怎么跟杜棠结的梁子


“都什么时候的事?”邬总咬着后槽牙翻了个白眼,有种很糟糕的感觉,仿佛自己刚摸了个八倍镜结果转过身就被队友一枪爆头的背叛感。


“大概,在你跟人小姑娘喝茶聊天看电影的时候吧。”尹柯皮笑肉不笑连个梨涡都没露的看了邬童一样,绕过他走了。


卧槽,摸了个八倍镜结果转过身就被队友一枪爆头还被他嘲讽了一顿,是可忍孰不可忍,何况邬童从来都不是能忍的人。愣了一会直接杀到尹柯办公室,推开门就开始嚷嚷,“尹柯你怎么回事,你红杏出墙是不是?”


咣当,掉了的不止尹柯手中的马克杯,还有路过的秘书的下巴,小秘书看了看两个老板谁都没发现她马上小碎步逃跑,拐个弯掏出手机就开始发帖,“嘤嘤嘤,我的梦中情人一号把我的梦中情人二号堵在办公室里问他是不是红杏出墙,哦都剋,我居然还想祝他俩白头到老怎么破。”


“邬童,我真想替安老师清理门户。”尹柯耳尖微微发红,“你傻也得有个限度吧。”


“那啥,我那天跟小芬去看电影,对这台词印象特别深,就顺嘴说出来了。”邬童关了门突然想起来,“这是重点吗?这是重点吗尹柯同志,重点是你走向了敌方阵营,你和敌方保持了密切联系还浑然不觉!”


邬童那天确实是跟刘艳芳一起去看了电影,刚开场邬童就睡了过去,后边大哥打呼噜把他吵醒的时候,一睁眼就看到了男主角大吼,“你敢红杏出墙”邬童觉得镜头再拉近点都能看清男主角的小舌头。


“演到哪里了啊尹柯。”邬童伸个懒腰收回手的时候刚好碰到旁边人的头发,黑暗中都能看到女孩琥珀色的眼睛和红了的耳尖,“那个,我,我是刘艳芳。”


“我知道啊。”邬童抓了把爆米花,对他刚刚说了什么浑然不觉,背过身给karry狂发消息:她刚刚重新跟我自我介绍了,她是不是要让我换个称呼称呼她。等了半天,karry就回了一堆省略号。


“邬童,我纠正你一下,杜棠现在是合作伙伴而不是敌人,你把对他莫须有的成见收一收。”尹柯背靠办公椅,长腿交叠,薄唇微抿,一双眼带了几分凌厉,周遭一片低气压。这是尹柯生气时候的表现。往常到这个时候邬童就会顾左右而言他把话题扯开,尹柯再怎么文质彬彬本质上还是个需要顺毛哄的牛脾气,可邬童今天也不太清楚自己怎么了,本来只是有点别扭,但看到尹柯因为杜棠对他发了脾气,邬童也生气了,居然不是跟我站在统一战线而是去维护杜棠?尹柯在维护杜棠。这个认知让邬童觉得火大。


“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合作方也是要防,谁知道你都跟他说了些什么?”话一出口尹柯脸色大变,邬童当下反应过来就后悔了,这句话说得确实是冲动了口不择言,尹柯能说什么,尹柯做事那么有分寸的人,公司走到今天付出的心血不比自己少,当年多少人想挖尹柯走邬童不是不知道。


“我不是那个意思。”邬童叹口气往尹柯桌子上一趴,头枕着自个胳膊半抬头眨着眼睛看尹柯,“就是,你也知道啊,我烦杜棠,你还跟他有联系。”说到最后邬童都觉得自个委屈,抬起头又怨又怒的看了尹柯一眼,“你还因为他跟我发脾气。”


尹柯一阵无语,摘了眼镜按按眉心,侧过头不看邬童,他不能说也不敢说他生气的理由根本和杜棠一点关系都没有,他想起那天千智赫说的话,“小柯,你是聪明人,我当初敢在karry身边待那么多年是因为我知道他喜欢男人,我有机会我敢赌,但是邬童如果真的从一开始就是喜欢女孩子,你就要好好考虑清楚,不是所有直男都能接受同性的喜欢,偏见与歧视从来都是存在的。”


尹柯笑了笑说他知道,他比谁都清楚邬童并不是gay,多少年前那个雪天,邬童烧的迷迷糊糊还抓着自己的手反复强调的那句话,就让尹柯一颗心冻了大半,这么多年,不是没有尝试过把眼光放在其他人身上,只是无论男生女生过来示好,自己脑海里都会第一时间浮现出邬童的影子,而且最糟糕的就是,邬童这么多年一直在给他希望,从不断的身体接触小动作,到全心的信赖与托付,再到只在自己一个人面前流露出的疲惫与脆弱。


他们这些年的相处方式太过亲昵。常常给尹柯一种错觉,就这么过下去吧,就这么过下去和拥有他也没什么区别,他还是只粘着自己,只愿意挨着自己看电影,会第一个找自己出去吃饭打球。


直到邬童告诉他自己对别的女孩子动了心,尹柯在那一刻就在想,自己为了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不失态已经演练了好多年了,只是根本没什么用。邬童于他而言,是橱窗里自己买不起的漂亮娃娃,自己买不起,不代表别人也买不起,隔着橱窗,看的再久,他也不属于他。


尹柯常常想,如果喜欢邬童是一件错事,他是主谋的话,邬童也是共犯,是他给了他自作多情的土壤,给了他不该有的念头和苟且存活的微渺希望。甚至连喜欢这件事出现了偏差都是邬童一手造成的。


只不过邬童不知道也不记得,很过分的,留尹柯一个人记得。


“喂,尹柯,你还真生气了啊。”邬童看尹柯半天不说话急了,伸手去摇尹柯的肩膀却被尹柯躲开了,邬童看着自己悬在半空中的手脸色一沉。


“邬童,你说话之前要过脑,杜棠是合作方,你我和他有共同的利益,而我也很清楚,我跟他之间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我和杜棠认识也很久,即使我跟他联络也属于我正常社交,你无权干涉吧。”


“好。尹柯,你好样的。”邬童狠狠瞪了一眼尹柯,摔了门就走了。


尹柯看着邬童怒气冲冲的背影,咬着牙闭眼平复呼吸,手握成拳,骨节泛白。邬童,你凭什么发脾气,你是最没有立场发脾气的那个人。


karry实在不明白邬童怎么回事,他认真反思了一下自己是怎么对邬童了会让邬童有一种他这是树洞他是知心哥哥的错觉,电话一个接一个的打,都打扰了千智赫写论文导致千智赫把自己赶了出来,“你说这么美好的夜晚我为什么不能在家陪我媳妇而是要跟你出来看你阴沉着脸?”


邬童瞪了他一眼,karry无奈的叹了口气,“我猜猜,你跟你小女朋友吵架了?”


“你别乱说,八字还没一撇,对人女孩闺誉不好。”邬童说的一本正经眼神坦坦荡荡,karry一口气没上来被呛的咳的昏天暗地。“咳咳,你真是跟尹柯待时间长了啊,这什么老干部作风还闺誉,大清亡了您老人家知道吗?”


“别跟我提尹柯,妈的,他气死我了。”邬童把茶杯一敲,开始不间断无停歇控诉,karry听得额角一跳一跳的,恍惚间觉得自己好像年老了可以去居委会调停家庭纠纷。


“卧槽就这么点事,邬童你至于?”karry听完狠狠翻了白眼,“人家跟谁走得近跟你有什么关系?尹柯这么多年兢兢业业跟你闯东过西的你还那么说话你有点不是东西了吧。”


“什么叫这么点事?”邬童看着karry一脸恨铁不成钢,“他因为杜棠跟我发脾气。他跟杜棠走得近。他......”


“行了行了,打从进门起这话说了多少遍了。你复读机啊。”karry看了邬童一会又想起出门前千智赫的话,觉得自己还是要兼职一下月老的工作,怎么越来越像居委会大爷了,karry被自己的想法惊出一身鸡皮疙瘩。


“其实,邬童,你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尹柯他喜欢男生,那他这个认知是从谁那产生的你有没有探究过,其实如果这个问题解决了,那你眼下得生气也好不满也好,也就可以解决了。”


karry眼看着邬童突然脸色巨变,就不免想起多年前邬童跳脚喊说喜欢长腿妹子,他对直男感情到底何去何从,其实并没有多大把握,但是起码要让邬童明白些什么。


“你的意思是,尹柯是因为当初喜欢上某个男生才有这种认知。”邬童抬眼看了karry一眼,karry莫名从那个视线看出了肃杀感,“啊,对!”karry愣了一下,还是点头以示肯定。


“你的意思是,这个也就是他今天因为杜棠和我发火的原因。”邬童语气凉飕飕的,karry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但是逻辑又没错,“啊,对?”karry语气上挑,似乎有一点不确定。


“那你的意思就是说尹柯喜欢杜棠,所以今天才因为这事跟我发脾气?”邬童瞠目欲裂,“什么乱七八糟的,他杜棠也配让尹柯喜欢。他他妈哪里配?!”


“啊?”karry一向灵活的脑袋突然当机,他突然觉得智赫说的太对了,邬童这个人就是又蠢又瞎,还好智赫喜欢的是自己,不然得多伤心多累啊,karry有一点点同情尹柯了。


邬童仰脖灌了杯茶,尹柯喜欢杜棠这件事情让他气不打一处来,他觉得自己把尹柯当兄弟当至亲当了这么多年,结果尹柯身在曹营心在汉,一颗红心向杜棠,凭什么,他邬童凭什么在尹柯那不是第一位。邬童无意识把牙咬的咯噔作响。邬童觉得自己牙疼太阳穴也疼,哪哪都不舒服,好像有一群小人在他心脏聚会,大吵大嚷蹦蹦跳跳让他心脏发麻。


“杜棠会打棒球?”karry突然没头没脑来了一句。


“嗯。”邬童发出了个鼻音懒得搭理,邬童整个人缩沙发里,他必须得调节好自己的情绪,不然他现在就像开车去找尹柯让他把话说明白,凭什么是杜棠,不可以是杜棠,怎么可以是那么讨人嫌的家伙。


“那这个家伙就是杜棠了,一表人才文质彬彬,确实招人喜欢。”karry伸出手机给邬童,在邬童要接的时候转了个弯,“我拿着你看吧,我怕你摔我手机。”


“什么啊。”邬童不情不愿凑过去一看,不知道是谁发的朋友圈,杜棠站在棒球馆肩上扛着棒球棍笑的灿烂,拍照的人应该在他侧对面,刚好照出一个模糊不清的剪影,可能karry看不出来,但是邬童看的出来,那是尹柯。


“卧槽!”邬童站起来直接就要上手抢手机,被karry躲过了,顺便压着邬童肩膀把他按在沙发里。


“冷静,兄弟,你要知道朋友聚会什么形式都有的,这就是去打个球又不是去开.房。”


“你说什么啊!”邬童觉得自己太阳穴一突一突的,自己脑袋上完全可以P一个气到发抖的表情包。邬童一把推开karry起身就走,走了没两步又回来了,“你告诉我,这在哪?”


“我说,邬童,你这么冲动的原因是什么?这在哪,尹柯在干什么,和谁,跟你有多大关系?你出去找小女朋友尹柯也没管你把。”karry半倚沙发看着邬童,“发疯也得有个借口。”


“karry你怎么回事?那他妈是尹柯什么叫跟我没关系?尹柯怎么就跟我没关系?”邬童拳头握的死死的,整个人看起来愤怒到有些狼狈,什么叫尹柯跟自己没关系。尹柯怎么可以跟自己没关系。


“OK,他是你这么多年来的朋友,但他不是你儿子,他不需要谈恋爱交朋友万事都跟你报备。邬童,你要明白,朋友是有界限的,今天要是智赫跟别的人出去,男人也好女人也罢我有权过问,因为我是他的不合.法但合情合理伴侣,但你邬童没有权利过问尹柯这些细节。”karry语调冰冷,他厌恶邬童这种行为,这种不明不白却要把人绑在身边莫名有占有欲的行为,就像他厌恶多年前那个让千智赫伤心的自己一样。


“不对,”邬童咬牙切齿胡乱任性着,“这都不对,尹柯喜欢男人就是不对,他跟杜棠出去也不对,我是要帮他悬崖勒马,他不可以喜欢杜棠。”邬童强迫自己冷静,这个事实是自己无法接受的,他要去思考这件事情的补救办法,他做了几个深呼吸仔细思考,尹柯这么多年很少提杜棠,现在绝不可能是恋爱状态,只要不是就好说。没有既成事实就还有回旋的空间。


“邬童,你冷静点。其实......”


“karry你不用说了。”邬童单手按压太阳穴,短时间内迅速整理好了情绪,抬眼看karry,那一瞬间眼神里迸发出的凌厉karry确定那个在商场上让自己都忌讳几分的邬总就是眼前这个人。karry隐隐有些不安,邬童确实是个很聪明的人,否则不会再短短几年的时间将事业版图扩展到现在的可观模样,用理智来思考问题没有错,只是不是什么问题都可以由理智给出答案。


“我知道我生气的原因了,尹柯做事从来都是完美的无懈可击,但是这件事情上他就是错了,他不应该喜欢杜棠,甚至不应该因为杜棠有这个认知。我要把他拉回来。”邬童站起来居高临下看着karry,面色凝重,karry试图从他神色中找出他在开玩笑的证据,遗憾的事邬童真的是认真的,karry没有插手他人私事的兴趣,跟邬童把话说到这份上已经是他的极限了,karry叹了口气,“邬童,你再仔细想想,事情其实......”


“我想过了,我也知道怎么办了。”邬童动了动领带,“青春期一时懵懂的精神偏差而已,又不是身体冲动不足以证明喜欢,尹柯顶多念个旧情而已,我要做的就是及时止损。”邬童露出了今晚以来的第一个笑容,“我要帮尹柯介绍个女朋友。”


“妈的智障。”karry忍了一晚上终于忍无可忍刚要张嘴就被邬童打断了。


“不过你得先告诉我尹柯在哪,我把他接回来。”


“我告诉你医院位置,你去挂个脑科把。”karry一脸麻木的看着邬童。邬童翻了个白眼签了单子就走,karry目送他出了门,从他关门的力度来看还没有消气。karry叹了口气。


邬童,你可别傻.逼到亲手给自己戴绿帽子。

TBC

杜棠,一个没有正脸和台词就已经引起血雨腥风的男人。但是他并不是压垮邬总的稻草,嗯!(推眼镜)每次写到吵架我就好激动啊(搓手手)

晚安啦!祝大家周一愉快!

 

 

评论(50)

热度(194)

  1. 徵水安静摸鱼不声不响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