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摸鱼不声不响

wink k赫 羽七

有中生无(二)

有中生无(二)

    wink组无可上升,相依为病的售后,略狗血无文笔,应该不坑。

成年人的世界哪有那么多时间专门留给情情爱爱,邬童刚从karry那走还没反应过来那句话怎么断句就接到了尹柯电话,新的投资方已经到了,又是一轮战争准备打响,尹柯说的言简意赅,但邬童从他语气里也听出了按捺不住的雀跃和战意,谁有邬童了解尹柯,尹柯在所有人面前都是君子如风的模样,他们就以为尹柯无欲无求万事随缘,而事实上,征服与掠夺是刻在每个男人的骨血当中,尤其是尹柯,如果非要形容,邬童觉得尹柯是古罗马的角斗士,连狠厉都带着优雅。



邬童开车赶回公司,尹柯已经赶出一套方案,俩人头碰头研究密密麻麻的表格数据,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夜色已浓,窗外路灯一盏接一盏亮起,尹柯算好最后一组成本数据抬头就看到邬童认真盯着电脑的侧脸,邬童皮囊是好看的,而当这种好看的皮囊下得灵魂开始认真了的时候,邬童的吸引力就是翻倍的,或许这个人唯一的不完美就在于某些时候某些方面笨了点,尹柯自嘲的笑了笑,摘了眼镜揉了揉眉心,“你吃饭了吗?”邬童摇了摇头,尹柯眉头更皱,也懒得跟邬童废话,起身去办公室旁边的小隔间,打开冰箱看了看,挽起袖子洗手打算煮粥。



邬童办公室旁边有一个小茶水间相当于一个小厨房,陈设一应俱全,抽油烟机厨房用具小冰箱微波炉,这是当时尹柯力排众议要求设计的,邬童不管公司设计,全权交给尹柯,尹柯一直都很有艺术细胞,所以成品出来以后,邬总哪哪都满意,就是看到自己这个小厨房的时候半天闭不上嘴,“我能采访一下你是怎么想的吗?”邬总问的很是诚恳。



“我不屑于和你们凡人解释。”尹先生很是傲娇的回复了一句,以至于邬总很长一段时间都以为这些用具只是看上去普通而已是什么艺术品摆放,直到很久以后才确认那就是个厨房用品。而这也确实就只是个厨房而已。



这个小厨房还帮了他们一个不大不小的忙,一次他们的合作方本来对他们的某些想法颇有微词,但就在走出邬童办公室那一瞬间,刚好小厨房里的粥煲好了,合作方愣了愣,邬童笑着开口解释,“这是我们公司的一个特色,确保给每位员工人文关怀,饭总是要吃热的才有家的感觉。”合作方回去拍板了,觉得有人情味的公司才会走的更远。合同签了以后邬童笑的跟叉烧包一样,挂在尹柯身上蹭,夸他高瞻远瞩,尹柯笑笑,起因哪有那么复杂,不过是无心插柳而已。



邬童从电脑前回过神来的时候就闻到了香味,蹭到了小厨房门口就看到尹柯穿着白衬衫,袖子挽到手肘处,木勺衬的他骨节分明的手指更加白皙,邬童倚着门口看了会尹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不想开口,也不想打扰这种画面,这种感觉,邬童觉得心口饱胀,想更近点贴过去看着尹柯。又觉得打扰了什么,他突然想起来以前的尹柯。



他们初中刚认识的时候尹柯还有点婴儿肥,是很可爱的。虽然现在想想可爱这个词形容男生有点不恰当,尹柯的脸很好捏,每次他在思考战术的时候邬童都会绕到他身边捏捏脸捏捏耳垂,尹柯也不会反抗不会拒绝,邬童觉得是因为自己的力度恰到好处,不会让他觉得痒也不会让他觉得疼,他安静思考的样子就像一只仓鼠一样。如果非要从心的说就是邬童不太喜欢别人去捏尹柯,棒球队的人心思都不太细腻,又都是男生,下手没轻没重,尹柯看着沉稳,实际上还是有点娇气,捏重了他会瞪眼生气,那时的尹柯情绪还是比较外化,邬童受伤的时候明显能看出尹柯会难过。



     而当邬童高二那年再次见到尹柯的时候,正处于成人与孩童的世界交替处游荡,那年尹柯变的挺多,瘦了也高了,稚气变成了英气,大概重逢时邬童实在看尹柯太不顺眼,每当离得近的时候看着他脖颈肩胛的线条邬童都磨牙想狠狠咬两口。班小松说邬童看尹柯的眼神有点凶,像看一块干锅排骨。邬童想起来那时自己还冷笑一声问他那我看他们别人的时候都什么眼神,班小松想了一会回答邬童说,没有眼神,因为看都不看。



     往事总是有趣的,邬童不禁笑出了声,回过神就看尹柯一脸看智障的表情看着自己,邬童耸了耸肩习以为常的拿碗准备吃饭,乖的像幼儿园的小朋友。



     尹柯靠着料理台跟邬童商讨一些细节,邬童点点头回应,告诉尹柯明晚他请合作商吃饭,尹柯摘了眼镜笑了笑,镜片因为刚刚熬粥的缘故弥漫一层雾气,说出去谁都不会相信,邬童和尹柯,邬童是负责人事与社交的。



     邬家一直经商,邬童从小看尔虞我诈看的也多了些,自带恰到好处的傲骨与圆滑,但尹柯不一样,他们刚开始创业的时候,尹柯面皮薄又不会喝酒,喝多了就懵懵懂懂的,琥珀色眼眸看人一付无辜的模样,不是没有人动过歪心思,那人被邬童砸了个酒瓶子,最后邬父出了手扫清了后患,打那以后,邬童再也没让尹柯喝过酒,而邬童的胃病也是从那时候一点点落下的,所以尹柯才会设计小厨房。



     尹柯突然肩上一沉,邬童不知道什么时候喝完了粥,过来挂在自己身上,尹柯推了下他脑袋没推走就随他去了,邬童靠在尹柯肩上才觉得充电完成,疲惫慢慢褪去,邬童觉得尹柯靠起来有点咯的慌,他觉得尹柯又瘦了,现在想想,尹柯是不是早就知道这个方案,所以才不帮自己追刘艳芳,邬童突然内疚,尹柯还在操心公司的事情,而自己却只想着儿女情长。实在是太不男人了。



    邬童蹭了蹭尹柯慢吞吞的开了口,“那个,你不帮我我也没有生气,毕竟你也是出于大局考虑,我都知道,你也不要生闷气了,这个案子我一定拿下来。”



    尹柯嗯了一声算是应了,推开邬童让他去洗碗,看着邬童笑出一脸猫纹,内心翻来覆去只有一句话, 呵呵,你知道个P。



    日子过得金戈铁马炮火四起,邬童忙的脚不沾地也顾不上其他,他跟尹柯最近几乎住在公司没日没夜的更改预算方案,计算成本资产,确保后续稳航。当合同签了那一刻邬童才松了口气,回头刚好看见尹柯站在他身后笑出两个梨涡,要不是人太多邬童几乎都要抬手戳上去了,你看,尹柯,这一场仗,我们又赢了。



    karry听说了这事忙不迭的跑过来道贺,请他们俩吃饭,尹柯和千智赫一直很合得来,所以karry一直醋的不行,这次也是,karry看尹柯和千智赫又凑一起嘀嘀咕咕的时候踢了邬童一脚,“哎,你不觉得你应该让尹柯离智赫远点吗?”邬童翻了个白眼,“你能不能有点成熟男人的大度?”



    karry肚内狂飙三字经,眼珠一转开口问邬童,“你跟那个小丫头最近怎么样了?”“就那么回事吧。”邬童晃了晃酒杯,“最近太忙,我做什么跟她说她也听不懂,就联系着,但是她有叮嘱我要照顾好自己之类的。”



“这样啊”karry拉长音,“其实你可以营造一个人设,比如你下次胃病犯了的时候可以让她来照顾你,脆弱的男人总是会让人心疼,有心疼就会有心动。”



“你确定吗?”邬童满脸怀疑的看着karry。



“当然,我当年就是这么被智赫拿下的,呸,我就是这么拿下智赫的。”



事实证明,你谈恋爱的时候周围总是会有军师,只不过有的是诸葛军师,有的是狗头军师。而偏偏,听得人居然觉得有道理,邬童和karry双手交握颇有点惺惺相惜的意味。



“你看,那两个都是白痴。”千智赫笑笑跟尹柯说到。“我以过来人的身份觉得你辛苦了。”



“哪有什么辛苦,命苦而已。”尹柯勾了勾唇角,眼底却笑意全无。



    合同签了以后接下来细节地方就是尹柯跟进了,合作方对他们非常满意,也惊讶于他们团队的年轻化,也决定派个年轻人过来跟他们交接,尹柯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应付接下来可能出现的各种问题,邬童算是有了个短小的假期,他甚至还带着karry去刘艳芳那个奶茶店逛了一圈,等俩人出来以后karry扶额,“邬童,我居然没想到你还有收集盗版的爱好。”



    “啥?”邬童不明所以,正打算问个明白的时候karry接了个电话,“邬童,你让我查的跟尹柯这次对口的人我查到了,跟你们差不多大的一个小伙子,我说邬童,你这毛病要不得,你每次都这么查跟尹柯合作的人,你不怕尹柯生气?”



“你不说谁知道?”邬童懒洋洋的靠着车窗,“给我看看是谁。”



三秒钟后,一声“卧槽”震的车外路过的小狗瑟瑟发抖,呜汪呜汪的叫了半天动不了地方。

“卧槽!怎么他妈的是他!”

TBC

这章属于过渡,情节铺垫外加一点点糖,邬童其实并不是不在意尹柯的,嗯!下一章开始正经八百的双向开虐(兴奋握拳)祝大家周末愉快啦!

评论(39)

热度(177)

  1. 徵水安静摸鱼不声不响 转载了此文字